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德国 -- 华商报 华商大视角 特别关注 查看内容

我找到了世界最贵雷司令酒庄

2017-12-20 23:35| 发布者: 华商报| 查看: 308| 评论: 0

摘要: 更多精彩,请关注“德国华商”微信号:HSB-1997摩泽河往事点击链接德国酒庄里竟有“古罗马城墙遗迹"!?这是一个古老的秘密......一个人的摩泽河奇遇(一) ——德国第一葡萄酒村的意外邂逅一个人的摩泽河奇遇(三) ...

更多精彩,请关注“德国华商”微信号:HSB-1997

红柳


在《2017年全球十大最贵葡萄酒》排名中,摩泽河有三家酒庄入选,其中莎兹宫庄园名列第二位。若将白葡萄酒单独排列,莎兹宫庄园的雷司令则是白葡萄酒类全球之冠!


原来这就是世界上最好的雷司令酒庄


       德国,当之无愧是雷司令的故乡,全球65%雷司令葡萄种植在德国,而摩泽产区则是德国雷司令葡萄酒的典范。摩泽两岸那些具有完美陡峭坡度的葡萄园所种植出来的雷司令葡萄是最优质的,那里的每棵葡萄树几乎都可呈90度地直至根部接收阳光直射,从而保证葡萄的最佳成熟度。摩泽河最经典雷司令的顶级酒庄,多分布在萨尔河(Saar)流入摩泽河的交汇地区。当年我无意中读到这些时,满腔热血开始为深藏不露的摩泽河而沸腾,寻找世顶级雷司令酒庄的欲望,就此一发不可收拾。 

摩泽河顶端的康兹(Konz),是位于德国西部萨尔河流进摩泽河交汇处的一座小城。当我第一次来到这座陌生的小城,准备开启寻找世界最好的雷司令酒之旅时,与每到一处新地一样,我径直走进了康兹市旅游信息中心。有深度德国自助游经验的人都知道,德国各地的市政部门几乎均设有旅游信息中心,在当地最市中心处,门上或窗上印有醒目的红i字(或蓝色)。德国政府对这个部门很下本钱,在这里你可以找到当地所有历史文化、自然地理、民俗传统、交通吃住等全方位的资讯,很多资料是免费的。你也可以通过询问工作人员,而得到了解本地旅游资源的最有效帮助。

康兹市旅游信息中心很小,只有一位年轻女士在。她真是太年轻了,看上去像个实习生。她解答不了我的询问,但也没有敷衍而是写给我个地址,推荐我去本城一家旅游公司门市部。来到这家旅游门市部,我直接了当与一位工作人员陈述了到此一游的目的。他很热情,一边解答我的各种问题,一边帮我在电脑上查询推荐并打印出三家最著名的酒庄地址。他在地图上划着线路告诉我,这三家均为顶级酒庄,但他们都不会接待游客,须事先预约。我说我不是游客是记者,我就是想去看看,哪怕只是拍点照片。他哦了一声说,或许您真会有机会获得接待,而且那些酒庄都是古典的庄园建筑,很值得去拍照。

莎兹宫酒庄(Scharzhof)在附近的维廷根村外约3公里远,我想趁着体力好先去最远的,何况它还是最负盛名的。维廷根村不大,村外坡上满眼笔直笔直的葡萄架绿油油的望不到头。走着走着颇觉吃力起来,脚下平坦的公路似乎渐行渐上,我恍然,莎兹宫酒庄坐落在莎兹宫山下,这当然是一段环山爬坡路。连日奔波已经消耗了很多体力,背包里的相机越发沉重起来。

静谧的原野只闻鸟鸣不见人影,四周除了葡萄藤还是葡萄藤。正举步艰难,后面传来了车轮滚动的沙沙声,一辆豪车悄然驶来在我前面停住,车窗缓缓放下,一位中年绅士探出头彬彬有礼微笑道﹕您好女士,您要去哪?我可以带您一段路吗?

所谓“心想事成”?眼前这境遇也太传奇了吧?我赶紧掏出地址递给绅士;我要去这个酒庄,它应该就在前面。绅士和蔼地说:正顺路。豪车继续飞奔,窗外风光立刻变得生动迷人起来。我抱着大相机舒服地坐着,幻觉丛生:该不是上帝又派人来帮我了吧﹖

前面起伏的葡萄梯田山下出现了一座气派的古典庄园,淡黄色的小宫殿在铺天盖地的翠绿中格外醒目。绅士将车停在庄园大门前笑道,您要去的酒庄到了,祝您开心愉快!

大名鼎鼎的酿造世界上最优质雷司令葡萄酒的莎兹宫庄园,就这样得来毫不费功夫地耸立在我面前。除了发自内心的真诚笑颜,我觉得,此刻任何感谢的言语都是废话。或许对于他来说只是举手之劳,但于我却是雪里送炭。信任与被信任、付出与得到,此刻我似乎怦然领悟到,什么是人与人之间的“快乐指数”。

莎兹宫庄园完全不能与我所到过的任何一家酒庄同日而语,若不是绅士把我带到这里,我真不敢相信这儿是家酒庄。庄园里外毫无酒庄标志,甚至连标牌都没有,铁艺大门随意敞开着。我东张西望,周围静静的,除了我就是一望无际的葡萄藤,连条狗都不见。既然庄园如此毫不设防,我不妨大大方方走进去。

莎兹宫殿典雅精致,透着低调的旧贵族气息。以其享誉世界的名气,它的确无需任何招牌。业内“2017年全球十大最贵葡萄酒”出台,莎兹宫庄园的逐粒枯葡精选雷司令再次当选,名列世界第二位。据说,此庄园最好的雷司令售价1万5千欧元,还可遇不可求。

我随意地四处走动,把初次见面的莎兹宫庄园摄进我的镜头。其实这就我的目的,我还没做好采访“雷司令之王”世界顶级酒庄的准备,知识储备远远不足,此行只消见到它认识它足以。何况我还额外收获了那位从天而降的绅士赋予的心灵感动。


邂逅贵族后裔少庄主


 在维廷根村中心古老教堂旁,我找到了另一家著名酒庄 Van Volxem,与莎兹宫庄园一样让人无法想象这里是家酒庄,这栋紧靠着晚期哥特式大教堂旁的雕刻着圣像的古色古香的老建筑,曾是中世纪时期的资深酿酒修道院。推门而入,里外同样是静悄悄的毫不设防。一位优雅端庄的女士从走廊深处走出来,当弄明白了我是个来“猎奇”的记者,她大度友好地满足了我的愿望,允许我穿过后门进入偌大的修剪精致的私家花园,随意走动、拍照。

就在我过足了瘾准备告辞时,一位身高似2米、浑身充满坚毅自信磁场的儒雅男士,从走廊深处走了过来。一望便知,他是庄园的主人。听了我简略的自我介绍,正为无端打扰了人家而感抱歉,儒雅庄主居然说,请跟我来!果然如旅游部门那位工作人员所料,我真的走进了那神秘的走廊深处。

这是一间风格色调极独特的会客厅,暗红色的高大墙壁垂挂着暗红色的绒窗帘,极精致的沉木家具﹑地板﹑大三角钢琴,似乎已在此默立了上千年。我立刻明白,正是这世代沉积的不动声色的贵族气息,熏陶出了少庄主的儒雅气质。那内涵决不是现代天朝腰缠万贯﹑趾高气扬的新贵们所能模仿的。

十八世纪兴起的法国大革命,解体了欧洲长期的宗教统治,也使酒庄开始从修道院过渡到私人经营。这座位于摩泽—萨尔交汇流域的原修道院酒庄,被来自比利时的贵族酿酒师van Volxem买下,他用其精良的酿酒技术将其逐步打造成为德国最有名望的酒庄之一。

坐在厚重的大木桌旁,少庄主拿出一瓶本庄雷司令。我学着他轻轻摇动酒杯,抿了一口,只觉一丝甘泉滑入心扉。我当即放弃了语言表述,以我肤浅的酒知识,我的任何描述都是对它的不负责任。

少庄主介绍说,20世纪90年代一家公司曾收购了本酒庄,但经营状态每况日下。几年后,这位Roman Niewodniczanski先生不愿看到家族酒庄衰落下去,勇敢坚定地收回了酒庄,从头再来,承担起家族酒庄的经营使命。他带领着酒庄延续着摩泽产区两千年来的葡萄种植方法,坚持酿造自然葡萄酒,摒弃任何人工筛选的商业酵母和添加剂。如今他们的高端客户遍及世界各地,还有香港客商。他认为,酒如其人,人如其酒,酒之所以卓越不凡皆因酿酒人力求完美。那是一颗匠人的心和尽善尽美的信念,对葡萄园内一草一木倾注着心血,不容一丝马虎。他以此信念,欲将家族酒庄打造成为世界最顶级酒庄。

少庄主沉静自信的一番谈吐,让我想起了海明威的一句名言:葡萄酒是世界上最文明的产物”这一刻我知道了,从今始我将成为葡萄酒特别粉丝,不仅仅因其美味,更敬重它背后渊源流长的历史故事。

此行我所拜访的第三家著名酒庄,真没料到,其庄主居然是大名鼎鼎的德国电视节目主持人Günther Jauch!在这座直接坐落在葡萄梯田山下的巨大庄园里,遗憾我没有撞上庄主,但同样获得了尽兴拍照的待遇。(待续)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18-4-26 12:03 , Processed in 0.100743 second(s), 15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