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情断德意志】连载之二十九、“地球村”的学子们

2017-4-5 22:05| 发布者: 华商报| 查看: 853| 评论: 0

摘要: “地球村”的学子们林楠所在“国际班”的同学们来自各国,波兰的理发师,进修德语为了更好的为顾客服务,一到下课时间就拎着装满理发用品的铝合金小行李箱匆匆而去;有土耳其蔬菜水果店投靠亲属的的小伙计;有圆圆脸 ...

地球村”的学子们


林楠所在“国际班”的同学们来自各国,波兰的理发师,进修德语为了更好的为顾客服务,一到下课时间就拎着装满理发用品的铝合金小行李箱匆匆而去有土耳其蔬菜水果店投靠亲属的的小伙计;有圆圆脸庞的蒙古姑娘来学德语,为更美好的将来。这似乎更符合林楠的预期,要与努力生活、奋力工作的同学们共同学习、一起进步,各自有闪光点,能照亮对方,在黑暗的隧道中多一些光亮与温暖。

这天下课后,林楠直接去了饭店正在厨房做晚饭的准备工作,阿龙进来说:个美女找。出来一看:原来是帆帆和崔晓红,帆帆说钥匙忘记带了,回不了家,等林楠赶紧去更衣间取出钥匙出来时,阿龙与崔晓红已经聊得不亦乐乎,甚至阿龙张罗着要走进吧台内给二人倒咖啡。林楠催促帆帆:“别在这耽误时间了,赶紧回家写作业吧!”崔晓红说:“好容易练德语的机会阿龙德语讲得好,我们聊天就当写作业了!”林楠不得不小声说:“孙经理一会儿就到,多人聊天怕影响不好。”崔晓红恋恋不舍说:“那好吧,阿龙,给我写一下你的电话号码,说不定有什么德语难题我好向你请教。”

她们走出餐馆很远,阿龙还在门口挥手,厨房内的张师傅和阿宾都在撇嘴:“人家是林楠的女朋友,瞧阿龙乐得……北都找不着了。”

晚上回到家,帆帆就说:“下午那事,真不是我想带崔晓红去的,我只不过在班里地图上找你餐馆的位置,无意中说出要来找你,她就非说陪我看看,你同事没说啥吧?”

林楠故意板着脸说:“我同事说,全慕尼黑这么多女学生,你最漂亮。”

“得了吧你,就会显摆,要不是钥匙忘了进不了屋,我才不会去找你呢!”话虽这样说,她脸上还是漏出得意的神情,腆着脸又问:“那怎么评价崔晓红?”

林楠说:“我同事说,全慕尼黑这么多女学生,她第二漂亮。”

“她?能和我比么?”帆帆恼怒地冲着走进卫生间去淋浴的林楠大声喊着。

     “国际班”的学习仍然在继续中,中级以后的德语要求对“性、数、格”达到熟练掌握的程度。性德语单词分为阴性、阳性、中性;数单数、复数;格四格变位主格、宾格、与格、所有格。使得林楠对德语,这个印欧语系西日耳曼語支的一门古老语言,有了更深刻的体会。 


国际班里的学生都是来自各个国家

     

 德语在中世纪初期是历史上日耳曼土地上生存过的公国、列国使用的许多地方方言的总称1521年秋天,随着新教领袖马丁·路德(Martin Luther)将圣经由拉丁文翻译成德语的一种方言成为后来标准德语的基础

     “国际班”的好处是由此接触了来自世界各国的留学生,大家带来自己的文化和观念,在德国慕尼黑这座有着悠久历史的古城,进行交汇和碰撞。

 这天的讨论课,一位新老师卢卡要求大家讲述学习德语的动力和自己目前的困惑。

长着苗条身材,面容较好的波兰女理发师说,也许大家在报纸上,甚至火车站广场上的留言板上,都会看到东欧女孩找对象的广告,东欧女孩不仅仅想来德国找对象,也会用自己辛勤劳动找到自己的幸福生活。

土耳其蔬菜水果店的小伙计说:地处欧亚板块之间的土耳其,被欧洲看作是亚洲国家,同时被亚洲看作是欧洲国家。二战后,几百万土耳其劳工来到德国参加重建,自己目前投靠经营果菜店的叔叔,提高语言后也许会进入大学。

满月脸且长着痘痘的蒙古女生说:地处中国与俄罗斯之间,蒙古建国史不过百年,工业落后,以前靠畜牧业,现在靠资源矿业,但是,将来靠什么呢?她准备学习德国的可持续发展,认为旅游业才是蒙古发展的方向。她目前最大的困难就是:来自中国的同学们太多了,可能使得自己申请大学的几率大大减小。

林楠忍不住在蒙古同学后发言,他困惑的说:我也在为申请大学的事情而发愁,但是,我认为并非因为中国同学太多,会使得几率大大减小,因为中国学生集中的热门专业在IT、机电一体化、机械制造等领域,具他所知,象可持续发展、旅游等专业并非中国同学扎堆的情况。

卢卡老师支持了林楠的说法,具他介绍:统一前西德地区的大学,申请的学生多,因为经济发达、企业众多,学生便于打工、实习、就业。而东德地区的大学的申请率远远没有西德地区高,前不久《南德意志报》还有笑话:东德某地某专业的教授新学期只招到1名学生,教授告诉学生:千万不能退学,否则自己就失业。

而且,他还介绍说:东德的大学生们如同候鸟,一到假期分为3路:西进鲁尔工业区、南下慕尼黑、北上柏林、汉堡去打工。赚的工资除去房租、交通还是要比东部多。

回到家里,林楠把同学们的争论告诉了帆帆,帆帆不以为然说:“这山望着那山高,那山是个大沙包,你以为就你聪明啊,这么好学校怎么不告诉我们呢?”林楠反问帆帆:“如果中国同学们都离开,不是损害了Benedict学校的利益了么?”

两人云里雾里讨论半天,一致认为:考过中级二再考虑此事。

于是,写作业、做饭、刷碗、睡觉。将来的选择成为“达摩克利斯之剑”悬在二人头顶,诗情画意不在,浪漫温柔无心,当两个年轻人的心头被未来潜在的阴影所覆盖时,儿女情长变得不合时宜无关紧要。


为什么在一起?


林楠曾经在一人独处时问自己:这是真爱么?回答不是毫无疑问的肯定,也不是不加选择的否定。两个人在一起有太多的机缘巧合:离开亲友的孤寂,崭新德国的新奇,封闭学习的枯燥,活力青春的需要……但为什么是彼此,而不是其他人呢?一定是有吸引彼此的内在魅力,情投意合的成分。

帆帆不是崔晓红,她心底里瞧不起那种“伴游行为”。她也不是董霞,为了学习可以两耳不闻天下事,一心只读圣贤书。

她曾经告诉林楠,自己是“性情中人”,但是,到底什么是“性情中人”林楠充满了困惑。敢爱敢恨是,优柔寡断也是,既珍惜眼前缘分,又不忘昨日旧情。虽然,曾经告诉林楠:出国送到北京机场是她与国内男友小强约定的最后一面。

是否所有的人都更愿意享受多一个人的爱恋与温暖呢?

由此能评价帆帆是“滥情”么?他宁愿把帆帆想得更好一些。人不轻狂枉少年,目前的一切都不是可以设计出来的,那么,既然生活安排了开始,就安心等待结果吧。

第二天,一个意想不到的消息在学校流传:张生和李丹私下花钱委托办理大学注册的中间人联系不上了。

放学时,林楠在电梯中见到李丹,他头发蓬乱,几天未刮的胡子象一团杂草贴在下巴上,双眼布满血丝,进电梯一声不吭就闭眼低头。到达一楼大厅,电梯们一开,他就闪身出去,消失在大门外川流不息的人群中。

林楠等了一会儿,见张生、帆帆、董霞等一起走出电梯,赶紧把张生拉在一旁休息的椅子上问怎么回事?

张生强忍住内心的慌张说:“黑中介白琳琳上周还在催促我汇款,这周就联系不上了,还好,我只付了一千欧元,不知道李丹付了多少。”

董霞问:“报告学校了么?不是说任何事情首先告诉学校么?”

“法律顾问Steven说可以按照她在亚琛工业大学的地址起诉她,我们不用付律师费,可以申请法律援助。”张生叹了口气,又说:“现在知道受骗的学生有十多个,听说法兰克福的《华商报》要来采访这个事情,因为那个白琳琳来自西安,有很多接触过她的人,听说,她男朋友是后台老板,她只是经办人而已。”

几人心情复杂的分手后,林楠和帆帆往地铁站走去,一拐弯,只见那位头戴黑色尖顶巫婆帽的老太太,身披一个墨色的厚毯子,蜷缩在街角的阴影里,远远的看着他们,嘴中喃喃有词,眼中发出冰冷的目……不由得,帆帆抓紧了林楠的胳膊,林楠安慰她:“没事的,有我在这。”两人十指绞在一起,握得得更紧了。 


连载中 ↓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18-12-18 18:49 , Processed in 0.089700 second(s), 12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