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连载之二十四、展会翻译只要女的?

2017-4-5 20:00| 发布者: 华商报| 查看: 818| 评论: 0

摘要: 春节过后没几周,德国机械精密仪器展就在慕尼黑国际会展中心拉开帷幕。龚先生并未食言,给帆帆、董霞、和她同屋的崔晓红找了在中国公司展台上担任临时接待翻译工作,为期3天,包含一顿午饭,每天100欧元。慕尼黑国际 ...

春节过后没几周,德国机械精密仪器展就在慕尼黑国际会展中心拉开帷幕。龚先生并未食言,给帆帆、董霞、和她同屋的崔晓红找了在中国公司展台上担任临时接待翻译工作,为期3天,包含一顿午饭,每天100欧元。


慕尼黑国际会展中心


龚先生未赚差价,只是在两边得了感谢,德国严格苛刻工作许可证制度使得找一个德语翻译要按小时付费,学生的这个价格只是几分之一,同时,学生也用此机会锻炼口语、开阔眼界、提高自我。

帆帆和董霞工作的展台车床行业一北一南两家大公司,参展人员彬彬有礼,会英语交流,见面时还略有些内疚人解释:“因为参展经费有限,不能开更多的工资,所以,托朋友找熟人,才找到你们。”

崔晓红服务那家公司老板是来自江浙的乡镇企业家:板寸头,啤酒肚,公鸭嗓,每隔10分钟就要到展会室外吸烟区腾云驾雾过瘾一番,不仅肥硕的手指上有一颗金晃晃的大戒指,而且粗短的脖子上面还挂着一条风格粗犷的金链子,他一见崔晓红就说:“好好干,钱不是问题,随时可以增加!”

林楠趁布展时用帆帆的展商胸卡进去兜了一圈,确实开了眼界。往来商务人士西装革履、皮鞋锃亮,来去匆匆,神情严峻。来自世界各国的顶尖厂商在现场都设有展位,经济实力的大小在展位面积上能看出分晓:一线生产、研发公司在主展馆占据大片的位置,台装饰考究,灯光音响模特杂志光盘样品一个都不能少;二、三线配套、零件商分布在周围两翼展馆;其他以贴牌加工为主的中国小企业在展馆剩余部分,租得两张写字台大小的展台。

如果说大展商的展台是带大草坪的别墅,那么中型展商是中规中矩的一居室,小型展商则是一居室外面的那个阳台。这大致显示各商家在精密仪器加工水平上的差异。

走在会展中心柔软的地毯上,着身边的精英才俊,林楠头脑走了神,仿佛自己也成为其中一员,运筹帷幄与各国商贾之间,跨国订单滚滚而来......


热闹的会场


展会第一天晚上,帆帆回到家就眉飞色舞给林楠讲述自己的感觉:印度客人的发音好像嘴里含了一块糖,中东客人的发音则像舌头打了卷;英国客人说话浅尝即止,中规中矩,美国客人大大咧咧,语速飞快......最后少不得诉苦说:“站了一整天,腰酸腿疼不说,8个小时满脸堆笑,你看看脸蛋是不是肿了?”

林楠勉强说着:“没事没事。”心里少不得有些羡慕妒忌恨,赶紧去厨房端晚饭给帆帆吃。尽管他也尝试问过,但是龚先生明确说暂时不需要男生帮忙,下次有搬货之类的事情,也许会需要。

睡前,帆帆迷迷糊糊的说:“知道么?崔晓红的那个小展台可舒服了,老板对她可好了,她甚至可以坐那里,晚上还带她去吃慕尼黑猪脚炖酸菜,还说只要听话小费加倍......”

“啊?那张生知道么”林楠好奇地问。

“管他什么事啊,都已经结束了,崔晓红说她和张生属于小葱拌豆腐---一清二白。”帆帆振振有词。

“没喊你去?”林楠没好气地问,他觉得男女分开总还有不同于一般的关系。

“喊我也不去,”帆帆马上回答:“那个乡镇企业家,我嫌弃烟熏味道恶心。”

第二日展会后,和帆帆一起到家吃晚饭的董霞带来一个爆炸性的消息:乡镇企业家开始追求崔晓红。

昨晚他们俩在玛里亚广场吃完烛光晚餐,企业家又要去酒吧喝啤酒,邻近午夜邀请崔晓红去他入住的酒店,说好好谈谈心崔晓红借口要赶地铁末班车,自己也实在太累了,才脱身回宿舍。今天一早,两人在会展中心门口碰见,企业家竟然变魔术似从背后拿出了一捧红玫瑰送给崔晓红,崔晓红左右为难,只好接下,摆在他们展位的桌子一角。

“那崔晓红怎么想的?”林楠禁不住地问。

“她说她知道企业家只是心血来潮,来国外出差几天,寻刺激罢了,自己怎么会当真呢?”董霞回答。

“不过,我看她得意洋洋的样子,好像被企业家喜欢是啥光彩的事情。”帆帆说完故意问林楠:“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对么?”

林楠想了想说:“男人们要是不主动,那这个世界上的男女只怕都要打光棍了。只是没想到崔晓红角色转变这么快,那么当初与张生只是逢场作戏喽?”

“这事,只有人家自己知道。”帆帆转过脸对董霞说;“那个崔晓红一看就是有些社会经历的人,企业家找她也是有眼光。”

董霞回答:“她是毕业后,在社会上工作过两年,可我觉得崔晓红怎么能看上那个企业家呢?因为她今早给我说,是看在欧元的份上,1天顶得上她在国内半个月工资的份上,才又去展会与企业家碰面。”


展会结束后,还可以交易点别的


第三天晚上,帆帆一到家就告诉林楠:“叫我说中了吧?昨晚半夜企业家才打车把崔晓红送回宿舍,今天下午展会还没结束,俩人就撤展不只去向了。”

林楠说:“这又有什么大惊小怪呢?要报警么?”

“我是没什么大惊小怪”帆帆为自己辩解;“只是崔晓红整日在学校一副清高的样子,还是抵不过有钱的乡镇企业家的魅力。”

过了三天,崔晓红又出现在课堂,暗淡的脸色,大熊猫似得黑眼圈难掩一脸疲惫。她告诉帆帆,企业家在柏林还有业务,自己也就不得不过去帮助翻译。

可是董霞私下告诉帆帆:“还是你有眼光,看人看得准,我听崔晓红说伴游是1天500欧元,她回来时还多了一个国内版本的笔记本电脑,什么伴游?孤男寡女你懂得,一天500欧元!我要考虑换宿舍了,近朱者赤。”

说完,董霞与帆帆不约而同撇了撇嘴。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18-12-18 20:08 , Processed in 0.053142 second(s), 12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