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连载之二十五、走进中餐馆“淘金”

2017-4-5 20:00| 发布者: 华商报| 查看: 204| 评论: 0

摘要: 走进中餐馆“淘金”乡镇企业家的所谓“成功”让林楠重新衡量钱对于男人,特别对于留学生的重要性。林楠想象崔晓红会用怎样的理由来说服自己:临时兼职而已;注意些措施就好;与其年龄相仿毛头小伙同学们出手不够豪爽 ...

走进中餐馆“淘金”


乡镇企业家的所谓“成功”让林楠重新衡量钱对于男人,特别对于留学生的重要性。

林楠想象崔晓红会用怎样的理由来说服自己:临时兼职而已;注意些措施就好;与其年龄相仿毛头小伙同学们出手不够豪爽,脾气不知忍让国内来的大叔也未必那么可憎吧?没有随随便便的成功,人家总有成功的原因,江浙地区集体改制企业多了去了,为啥这个乡镇企业家就成功了呢?并且涉足本行业全球最高级别的展会呢?

至于个人可能承受的自责与内疚,包括别人的偏见,看在报酬优厚的份上,就当踏入社会购买的门票,或者学到经验所付的代价吧。

人生,不是得到,就是学到。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没错的,大方的男人最美丽。

于是,林楠决定去“掘金”,可是,金矿在哪里呢?

课间时,他把想法告诉张生,张生可能吸取了上次轻信“难民”的事情,眨着镜片后闪烁的眼光说:“我爸说,还是让我抓紧申请学校。”

晚饭时,帆帆是积极的态度:“可以出去试试,反正课都是排在上午和中午,下午2:30就放学了。你要是觉得写完作业呆家里太闷,可以出去做一个晚间和周末的兼职工作,出门在外多认识朋友总没错。”

“挣工资了要不要买个手机啊?”帆帆晃着手中自己趁上个月圣诞促销时买的诺基亚黑白直板手机问林楠。看到林楠肯定的答复,她又问:“那你要给我买什么呢?”

林楠帐然若失,论情感,他不如帆帆国内男友的厚实;论实惠,他更没有乡镇企业家的壮举那么,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行动起来吧。

夜间,林楠做了一个梦:自己在深邃山洞中磕磕绊绊走着,山尽头有一点模糊的光亮,走啊走,那点光亮一直那么模糊,丝毫没有变大变清晰的趋势忽然,身后和头顶的黑暗齐齐压迫过来,让林楠一刻不能停息,甚至要加快脚步、要飞奔......

情急之下,梦醒了,室内寂静一片,窗外的白色月光透过窗帘帷幔的缝隙洒落在床上,窗外花园灌木丛中,不知名的夜莺偶尔会有啼叫声传进房间,半晌,隔壁单元隐约传来马桶冲水的声音,林楠望着旁边单人床上帆帆的轮廓,朦胧中,又睡去。

第二日,林楠找来免费的社区报纸,先找到广告,一个个仔细翻看起来。因为惯例,一份社区报纸上面的商家应该不会离得太远。

终于,他在分类广告的一个角落里找到“金矿”--荣华中餐馆。

课后,林楠找了一个背街的公用电话亭,找足了硬币,忐忑中开始出国后的第一次求职。

电话振铃后,对方一个柔软的男中音用德语问:“您好!这里是荣华中餐馆。”

林楠说:“您好!请问我想与总经理通话可以吗?”

对方说:“我就是总经理,有什么可以帮助你么?”

林楠开始背诵事先准备的求职申请,对方大概听出了林楠的口音,善解人意的说:“你可以讲国语的,我也是大陆来的。”

这一句话像一道暖流,让林楠的心中立刻变得充满阳光。

交流中,经理问:“你以前有过相关经验么?”林楠觉得说没有肯定会降低求职的可能,马上急中生智说:“对的,我在国内中石油后勤机关工作过,其实,您知道国内的,后勤就包括职工食堂。”

尽管,他只是在机关上班时,经常路过,但是,看里面松散的节奏,觉得不会有什么技术难题自己克服不了,所以索性有所夸大,含糊说自己有一定的经验。

最终对方说:“这样吧,你留一个电话号码,你可以称呼我孙经理,如果有需要我会联系你,好吗?”

林楠赶紧告诉孙经理帆帆的手机号码,还特意告诉对方:“这是我同学的电话,不过一定能找到我的。”

放下电话,林楠对自己的应对还算满意,刚才精神高度的紧张,此刻感觉身体一下松懈了下来,林楠看到街边草坪边有一条长凳,就坐下来面对着冬日的暖阳,眯眼休息一下。

一个德国老太太挎着买菜的的兜子走过,草坪上有几个少年在书包垒成的球门前练习射门,少有的晴天,几朵棉花般的浮云慢慢的在碧蓝天空中飘过,几只鸽子忽地降落下来,在地上叨了几嘴草籽之后,被街角小教堂的钟声惊起,扑棱棱的飞去......对面的咖啡店飘过来咖啡浓郁的香味,混杂着隔壁面包店新出炉法棍面包发酵后的小麦清香,让林楠的肚子咕噜噜叫起来。

生活着,是美好的。他脑海里浮现这么一句话,站起身,打起精神,背书包向亚洲超市走去。他准备买块豆腐,再买包粉条,家里冰箱里还有五花肉,可以给帆帆一个猪肉炖粉条、麻辣豆腐,加上上次没喝完的一罐黑啤,每一个第一次都应该小小庆祝一下。

没过几天,课间时,帆帆接到电话,然后将手机递给林楠说:“找你的?”林楠接过电话,只听孙经理说:“因为一个员工去度假,所以如果你今天下午课后有时间的话,就可以来餐馆上班了。”

林楠放下电话,强抑住心头狂喜,悄声对帆帆说:“回家再说。”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上课。

其实,留学生多多少少都有打工的经历,有的体验生活,有的为买电脑手机,有的补贴家用,有的为能买回国的机票和礼物......做得多了,便不足为奇。


德国对餐馆的卫生要求很严格


但是,第一次的新奇和激动,却是林楠忘记不了的。千里之行,始于足下。那些在展会上忙碌的青年才俊也并非个个出生时口衔金匙,江浙乡不也登上国际最高档次的展会么?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推开了一扇门,意味着开辟了一条新的道路。

荣华饭店位于慕尼黑的闹市区内,靠近地铁站,已有多年历史,孙经理介绍说,不仅吸引北面宝马公司的食客,而且南面西门子公司每当有国内考察团提出要吃中国餐时,也会时不时来订桌。当前寒冷的冬季恰恰是以煎炒烹炸为特色的中餐的旺季。

他把林楠带入厨房,对一个戴着白色高帽子的厨师说:“张师傅,小林就交给你啦,做什么你教他一下。”

张师傅魁梧身材却由于整日缺少阳光而显得白皙,眯缝眼、朝天鼻,滚圆的肚子,如果扎上领带、穿上西服,也是乡镇企业家的派

他上下打量了一下林楠,眯眼一笑,语句精炼问:“来读书啊?”

林楠回答是啊,并好奇地反问他怎么知道的呢?

“哈哈哈,”张师傅得意的笑起来:“你们的身上带着文气,我们身上带着洋葱气。”一句话,说厨房中的四个人都笑了起来。

张师傅是厨房的大厨,总负责,颠炒勺;二厨是来自香港的杰叔;负责给大厨切菜、配菜、焯水等工序;油锅是一个精瘦的阿宾,负责炸春卷、烤鸭过油加热,蒸米饭、雕萝卜花;在厨房的一角,半人高的不锈钢水槽旁就是林楠的岗位:洗碗。


到德国的第一份工作:洗碗


服务生在餐厅下单后,把纸条送进厨房,扎在墙上的一个钉子上,张师傅扫一眼,然后高声地报一个菜品编号,二厨、油锅应声急速忙碌起来。等张师傅的炒勺大火加热,加入半勺油时,所需的配料基本已经齐备在左手边,葱姜蒜炝锅,食材入锅后,左手持炒勺柄,把锅内食材抛起来,在空中优雅180度翻转后,又准确的落入锅中,与此同时,右手也没闲着,在右手边的案子上依次排列着10个敞口小盆,依次是:油、盐、糖、酱油、料酒、醋、老汤、豆豉、辣椒粉,水淀粉。他象中医老先生用天平称取药一般,用炒勺准确的舀出适量的调料倒入锅中,分毫不差,发出嗞啦嗞啦的声响,时不时还伴着升腾的火苗,刹那间,铁锅与炒勺交会,美食与调料齐飞,几番折腾,张师傅用另外小勺稍微舀点汤汁,用舌头咂摸一下滋味,微微皱眉,左手猛然倾斜,把炒锅中的成品准确的倾倒在右手边摆好萝卜花雕刻的长条瓷盘中,右手的炒勺在炒锅上沿用力的磕两下,风驰电闪般,一盘菜肴已经出锅,按一下厨房通往餐厅过道的铃铛,随着服务生的脚步,色香味俱全的美食端到食客们的面前。


这种旺火也只有在中餐馆看得到


随着一个个盘子端出去,随后,又一堆堆的搬回来,堆在林楠左手的案上。里面有盛菜的长条型瓷盘、盛米饭的中号带盖不锈钢锅、个人吃饭用的圆瓷盘,吃米饭用的小瓷碗、喝汤用的汤碗、刀叉筷子调羹......简而言之,中餐馆为提高档次在餐具方面是首先做到中西合璧。

林楠按照张师傅所教,首先把食物残余倒入脚下的食物垃圾桶中,然后,把牙签、餐巾纸等垃圾丢进另一个垃圾桶中,把刀叉碗筷分门别类放入面前水池有洗涤剂的水中,第一时间把4个服务生放置脏碗盘的台面清理出来。

左手清理完毕,面前的水池也堆了差不多,快速用海绵把碗盘的各个面擦一遍,转身插入右手打开的洗碗机中,一行行插满,把洗碗机外罩拉下来,呼啦呼啦就开始自动清洗,烘干程序结束后,外罩自动打开,冒着热气的餐具象刚出笼的馒头,蒸汽袅袅,只是林楠闻到得是略微刺鼻的的洗涤剂味。还需要林楠把大餐盘十个为单位,小餐盘二十为单位送到厨房入门处的餐盘柜中,拿得少效率低,得多太重会脱手。剩下的不锈钢餐具需要用专用面布擦干净,不能让镜面似表面有水渍。

往往这些还未做完,服务生新收回来的碗盘又铺满了左手平台,新一轮的清理又开始:左手、面前、右手......渐渐林楠就象程序严密高速运转机器上的一个齿轮,随着晚间吃饭时间的到来,愈加疯狂飞转起来

至晚间十点左右,节奏稍微慢了一些,孙经理进来巡视了一遍,点点头问林楠:“感觉怎么样?”

林楠强打精神说:“还好,没问题。”其实,持续无间断的重复动作已经让他大脑缺氧、反映迟钝,左耳是灶台嗞啦嗞啦的爆锅声,右耳是洗碗机呼隆呼隆的水流冲击内壁的声音,头顶是大抽油烟机嗡嗡作响的抽气声,他此刻只想坐下来安静一会儿。


一天下来,胳膊都抬不起来了


待孙经理走后,张师傅笑眯眯的说:“小林啊,看得出你是干活卖力的人,熟能生巧,一周后你就轻松了”他压低声音又说:“食物残余垃圾和餐巾纸废弃垃圾不能混的,政府抽查到会罚款,孙经理就会不高兴。”

林楠赶紧谢过提醒,把已经稍许混杂的两类垃圾又清理了一遍。

吃过张师傅做的炖鸡翅、炒青菜和一碗白米饭,林楠又开始整个厨房区域的清理:凡是能够着的墙面凡是有油渍水渍的地面都要打扫

灶台的8个灶头仍然火光明亮,老汤锅、油锅、蒸饭锅都保持着温度以等待忽然从夜色中来用餐的客人。

一番折腾,林楠能清晰感觉到内衣汗湿了贴在身上,腰部扎皮带的地方也有汗津津的感觉。但是,动作丝毫不敢放慢,因为,这仅仅是第一天而已。

回到家中,已是凌晨。帆帆睁着惺忪的双眼问:“怎么这么晚,明天还去么?”

林楠说:“孙经理说他们一共2家中餐馆,周一到周五的晚间,我可以轮流去两边上班,周末还可以全天。”

洗完澡关灯躺在床上,林楠浑身散了架,他真真切切感受到柔软的床垫紧贴着皮肤的幸福。

帆帆在旁边略带腔调问:“不行了吧?你!我记得的你以前就告诉过我----你不行,是不是呀......”林楠一言未发,撑起身子,走帆帆床前,甩开身上的浴袍,倒在帆帆身边,帆帆嘟囔着说:你累了,我来吧。说完翻身上来。林楠乐得享受这一切,任由其摆弄......渐渐,夜色淹没了一切。

人生的幸福来自与痛苦,没有痛苦的折磨就没有幸福的感受。林楠不知别的男人如何感受,他觉得只有这样做才更象是这个家庭的男主人,辛苦一天精疲力尽回到家中,有一盏温暖的灯为他而留,有一个关心的人为他守候,所有的辛苦和付出都是那么值得。 


连载中 ↓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18-1-24 02:09 , Processed in 0.091250 second(s), 12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