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情断德意志】连载之七、空房的诱惑

2017-3-29 18:50| 发布者: 华商报| 查看: 424| 评论: 0

摘要: 07空房的诱惑大家三三两两地散去,林楠独自来到旅馆外微凉的街道上散步。失去夏日炙烈的阳光象一杯温开水,懒懒地洒在街道及路旁的树木上,偶尔有枯黄的树叶猛地挣脱树枝似的飘然而下,用尽全力在地上舞蹈几下,就一 ...



07
空房的诱惑

大家三三两两散去,林楠独自来到旅馆外微凉的街道上散步。失去夏日炙烈的阳光象一杯温开水,懒懒地洒在街道及路旁的树木上,偶尔有枯黄的树叶猛挣脱树枝似的飘然而下,用尽全力在地上舞蹈几下,就一动不动静静地躺在那里了......


寂静的大街


说实话,他也是充分作好打工准备的,可以说:目前拥有的自保金就是可以筹到的全部,其中三分之一还借来的。目前的形势:一年语言学习可以毫无疑问得到保障,但是接下去怎么办?国内没有继续提供资金支持的可能,德国又不允许打工。脑子一转,他又想起国企工作时常说得一句老话:只要精神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难道想到若干年后都会灰飞湮灭就失去继续生活的勇气吗?慢慢地脚踢着路旁的落叶,他忽然又来了精神,转回旅馆。

上到4楼,林楠发现帆帆房间斜对面的屋子刚刚打扫完毕,空无一人,他也没多想什么,就上前把门虚掩起来。

吃过晚饭,林楠再次路过,用手一推,门竟然还是开的。他心里乐了,看来清洁工真的疏忽了,自己倒拣了个大便宜:虽然只是一个独立的小空间。

来到帆帆房间,见她刚洗过澡,身穿浅绿色睡衣、睡裤,头上包了一块大毛巾,正与同屋的崔晓红、董霞随意聊天。林楠与他们随意寒暄几句,就暗自与帆帆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出去

走出门来,不明就里的帆帆问林楠:“还去楼梯拐角坐吗?我可是穿得少了点。”林楠没有回答,把她领进斜对面的空房,轻轻把门关上,“啪”地把灯打亮,然后面带微笑,舞台上表演的魔术师一般作出一个有请的手势。“哇塞!你是怎么把门打开的?”帆帆同样掩饰不住脸上的的惊喜。她在屋内欣喜地转了两个大圈说:“从小就是自己一个人住,三个人一个房间这还是第一次,这几天把人憋死了,什么时候才能自己住这么一间房。”

隔壁空房间竟然是开着门的


絮絮叨叨地唠了半天,她忽然仰头望着林楠认真说:“后两年的学费、生活费准备好了吗?”林楠没有看她,只是摸棱两可地回答:“嗯......”

“这些天,看得出你是特稳当的人,”帆帆自言自语:“这么多人里面,就你还成熟些,象李丹、张生他们简直就是一群生瓜蛋儿。”

“何以见得,我就与他们不一样?”林楠也有一搭无一搭地应答着,就这样,晚间静谧的时光悄悄逝去,俩人没有看表也没有离去的意思,林楠已经在想:难道还要在这里住一晚吗?

整栋大楼彻底安静下来,走廊里已许久没有过往的脚步声。

帆帆说:“我累了。”把被子靠在床头,自己顺势斜靠在上面。“你过来坐嘛!”她望着林楠,手拍拍床沿,示意他坐到身旁。

林楠没有回答,他忽然被仙人的“定身术”点中穴位一般,大脑高速运转,但身体不能动,嘴也不能说。作为有一定社会经验的成年人,他懂得这一举动意味着什么。虽然自从到德国与帆帆接触以来,他一直在半推半就的被动接受,但他同时更清楚地感觉到:甜蜜的背后总有隐隐的不安。特别是自己的明年还是未知数的情况下,哪里有资格去谈情说爱,哪怕她是一个让任何男人都有可能心动的漂亮姑娘。

“来嘛!”帆帆仰着脸,一双大眼直勾勾地望着林楠,瞳人中反射出屋顶吊灯的两个亮晶晶的灯影。

 林楠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没有走向床边,却双手撑住桌子,演讲一般侧对着帆帆,稳了稳情绪,语调缓慢地说:“国企上班时,我刚从基层调入机关,领导找我谈话说,群众眼睛是雪亮的,任何人的一举一动都会被大家看得清清楚楚。”见帆帆露出疑惑的神情,接着又说:“坐下去容易,站起来就难了......机关的人手中多少有点权力,总会被诱惑,包括美色,说实话,我还是经得起考验的。”

“你说什么呢?我又不是你单位的一线职工,又不找你往后勤调工作,”帆帆佯装恼怒,杏眼圆睁,直逼林楠。

“不是......不是这个意思。”林楠赶紧摆手否认。

“那你过来,坐我旁边。”帆帆仍然不依不饶。

“我给你说,帆帆,你有没有想清楚?”林楠急中生智信口说:“我理解你的心情。可是,我不能......”

帆帆楞了一下,不相信地说:“我只是让你过来坐,又不是要你怎么样。”

林楠暗自告戒自己:冷静!他仍站在原地......

俩人正在僵持中,门口忽然传来磁卡开门声,林楠一步跨过去,卡住门把手,一手示意帆帆赶快起来,整理衣服,恢复床铺。然后镇定一下自己,主动打开房门,门口站着位德国高个青年和一位金发姑娘。

“Hallo!”林楠主动招呼,很显然,林楠与帆帆的出现给对方一个惊讶和意外。林楠现炒现卖用刚刚学会的德语边说晚上好!”,边与帆帆走出门来,见对方有些疑惑的神情,晃了晃手中的钥匙牌,指了指斜对面自己的房间,蹦出来一个德语单词:邻居。对方终于明白,也说了句晚上好,然后互道再见,那一对青年进屋后轻轻的把门关上。

林楠这才发现自己的手臂被帆帆攥得疼,拉着帆帆向自己房间走去,帆帆靠在房门外的墙壁上说:“刚才吓死我了,你要是不在,真不知该怎么办好。”

林楠回应她:“差点被捉奸在床能不令人恐惧吗?”

“哼!你不说我还不生气呢!都怨你!没情趣!我回去睡觉了......”说着扭着胯,踢着拖鞋,扭头回屋


夜色中慕尼黑充满着诱惑


 林楠回屋没有开灯,摸黑脱衣钻进被窝,他觉得今晚坚持站而不坐并没有错,他知道自己无力抗拒诱惑,只是自己首先采取冷静的拒绝的方式,日后回首不会因大脑一时冲动而后悔。让帆帆考虑清楚更是重要:忽然离开亲朋好友,离开自己熟悉的成长环境,孤独寂寞不可避免。但是,自己不是乘人之危,男子汉要仁义,使她心甘情愿地接受自己。将来怎么办,将来再想吧!如今,温柔着、快乐着、矛盾着、徘徊着......突如其来的这份感情已经让人应接不暇,隐患与忧虑,暂且忘记吧!想到这里,他伸展着四肢,舒舒服服地躺在德国式宽大的木质单人床上,闭上双眼,安然入睡。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17-10-24 06:15 , Processed in 0.086818 second(s), 12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