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柏林物语01

2015-1-16 00:04| 发布者: huashangbao| 查看: 1037| 评论: 0

摘要: 黄雨欣谨以此文献给所有在德国通过艰辛打拼改变命运的同胞们!本文根据发生在柏林的真实故事编写,文中所有人物均确有其人,欢迎对号入座。在创作这篇小说的过程中,作者做了大量的采访,并得到文中主人公们的积极配 ...

 


 

黄雨欣

 

 谨以此文献给所有在德国通过艰辛打拼改变命运的同胞们!

 本文根据发生在柏林的真实故事编写,文中所有人物均确有其人,欢迎对号入座。在创作这篇小说的过程中,作者做了大量的采访,并得到文中主人公们的积极配合,在此深表谢意!

 同名电影正在筹拍中,欢迎有识之士的加盟!

                                

 

这是北方大学城的高级知识分子住宅区,晚饭后,年届七十的退休教授徐泓和她的老伴儿丁槐教授,闲适悠然地漫步在校区的林荫大道上,他们走走停停,不时地要止住脚步和迎面遇见的熟人寒暄着闲聊几句。两位教授已经在这里生活了大半辈子,左邻右舍几乎都是老同事老邻居,大家互相都知根知底,见面时,话题几乎都离不开各自子女的近况。你家儿子升迁了,我家女儿出国了,他家孙儿考上了省重点中学等等,这些似乎都是这些退休学者们嘴里永恒的话题。

闲聊时,徐泓教授老两口被问候最多的当然是他们在德国留学多年并已在柏林某大公司谋得要职的宝贝女儿丁茵了。丁茵是他们的掌上明珠,也是他们的骄傲。以前,他们工作闲暇,同事们最好奇丁茵在德国的求学经历,在他们看来,留学欧洲实在是很了不起的一件事,因为德国毕竟不同于美国,那可是说着英语之外的另一门陌生语言的国度,能在那里求学已属不易,学成之后还能在那片神奇的土地上立足,和那些金发蓝眼不苟言笑的德国人平起平坐地打拼,就凭丁茵能够走到这一步,足以成为他们子女中的楷模。退休后,老两口遇到老同事老街坊们,总要被问起:“宝贝女儿什么时候接你们去德国享清福啊?听说人家欧洲的讲究人家都是住独楼的,邻居之间也没有院墙,每户之间都是用鲜花和绿树做围墙,你们去了别忘了多拍些照片回来,让我们也神游一番啊!”每到这时,老两口都满怀自豪地应承:“是啊,丁茵也在为我们张罗着呢,等忙过外孙的中考就带他一起去!”往往一个话题还没打住,另一个话题接踵而至:“你家茵茵一个女孩子家在国外也挺不容易的,也别太要强了,还是劝她找个条件相当的成个家吧!”每次提到这个话题,老两口的志得意满马上打了折扣,一副不愿深谈的样子敷衍道:“孩子离得远,她个人的事情我们不便多问,毕竟是成年人了,相信她自己会处理得很好的。”

在这所北方知名学府的医学院里,夫妇俩的高超医术可谓是有口皆碑, 多年来不知从他们的手术刀下抢救出了多少生命,尤其是丁槐教授,提起医学院的丁一刀,业内同行们没有不竖大拇哥的。每当他们的酣眠被午夜的电话铃声打断,丁教授总是一边急速地穿衣下床,一边对老伴心怀歉意,他总是许诺退休后就把手术刀交给年轻人,绝不返聘,天天陪老伴睡个安稳觉。退休后,丁槐教授果然信守诺言,谢绝了多方医学界的盛情邀请,执意回家颐养天年,徐教授心里总算松了一口气。

夫妇俩唯一的女儿丁茵在德国留学多年,非常支持父母退休后的打算,他们通常在傍晚和女儿视频聊天,因为时差的关系,这个时候正好是身在德国的丁茵午饭后小憩的时间,而他们在国内恰是晚饭后。这天,女儿又是用既心疼又嗔怪的口吻对父母说:“我每次让你们到德国来,你们总说既要忙于工作又得给我管儿子,实在脱不开身,现在退休了,也该过来看看了吧?”徐泓教授告诉女儿“虽然我和你爸退休了,可眼下正是一帆中考的关键时期,一帆这孩子你也知道,聪明有余,勤奋不足,又活泼多动,一眼照顾不到,就说不定给你惹出什么事端来,我都被老师和家长们找怕了。”丁茵问起丁一帆的学习钢琴的情况,徐泓教授告诉女儿:“别看咱们一帆整天上窜下跳的,可一碰钢琴就能静下来,多亏了我和你爸在他3岁半的时候就给他请了音乐学院的高级教师定期来家里教他,平时我们也对他看得比较紧,才给他打下了扎实的童子功底,这次全市钢琴比赛,一帆又得到了少年组冠军!”母亲言语中流露出的自豪让丁茵颇感安慰。徐泓教授时时挂在嘴上的一帆就是她的宝贝外孙--丁茵的儿子丁一帆。

    母女俩正通过视频聊着家常,丁茵就见母亲别过头嗔怪一帆道:“你怎么才回来,又疯到哪里去了?”随后,镜头里闯进了丁一帆汗津津却阳光俊朗的脸庞,他嬉笑着冲丁茵说:“妈,你还是劝劝咱家老奶奶吧,她把我的功夫教练给辞退了,我都是男子汉了,整天除了读书就是练琴,再不让我施展拳脚,就不怕我不长个啊?”因为一帆从生下来就和姥姥,姥爷一起生活,连姓氏都随了丁教授,所以一帆从来都是喊他们爷爷奶奶的,闹情绪时就叫他们“老爷爷”和“老奶奶”。丁茵对儿子说:“这可不能怪你奶奶,终止你练武功可是我的主意,平时你就爱惹事生非的,学会了武功,更不知深浅了,伤着谁都不好!家里不是还有一副架子鼓吗?你有劲没处使就多敲敲鼓吧,虽然吵了些,总比打架强。”

    说起丁教授夫妇的独生女丁茵,可一直是亲友圈中的话题人物。丁茵从小就聪明可爱,尤其是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又黑又亮,幼儿园的老师特别偏爱她,总说她长长的眼睫毛上能站小鸟。上大学时,丁茵并没有继承父母治病救人的神圣事业,美貌不可方物的她却偏偏对统计数字情有独钟,中学毕业就以优异的成绩考进了省府财经大学。一进校门,她的美貌就惹了麻烦,几个高年级接待新生的男同学竟然为了争相帮她拿行李而大打出手。从那以后,真真假假追求她的男人更是令她无所适从,这些人从校内血气方刚的男同学跨越到校外风度翩翩的成熟男性。丁茵虽然深陷在这些男人的包围圈中,但凭着天资聪颖,并未耽误学业,那些别人看来枯燥无味的经济学数字,在她面前却是服服帖帖,每次考试她总能轻而易举地取得好成绩。老话是怎么说江湖人士的?常在河边走,难能不湿鞋。其实,这句话同样适用于整天被众多男人围追堵截中的美女:常被男人围,难能不失身!就这样,大学毕业时,丁茵如愿地给父母拿回了门门优异的学习成绩和通红的学位证书,同时也献上了一份令她的教授父母始料不及的礼物—肚子里的丁一帆。丁茵和一帆的父亲--丁茵的同班同学,为此遭受了双方家长的逼婚,刚走出校门的他们自己还是孩子,根本就没做好成家为人父母的准备,闪电般结婚后也就意味着闪电般结束了恋爱的甜蜜,猛然进入柴米油盐的琐碎生活令这两个大孩子措手不及,没过几天就一拍两散了。丁茵生下一帆就把他留给了她的教授父母,只身远赴欧洲,从此丁茵绝口不提一帆的父亲,仿佛这个人在她生活中从来就不曾存在过。(未完待续)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18-12-12 13:52 , Processed in 0.086313 second(s), 12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