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705|回复: 0

加布里尔使社民党陷入选战困境

[复制链接]

154

主题

0

好友

61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12-20 23:25:41 |显示全部楼层
   德国社民党前主席西格玛尔·加布里尔(Sigmar Gabriel)接任德国外长后,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客观上抢了该党总理候选人马丁·舒尔茨(Martin Schulz)的风头。随着加布里尔的支持率越来越高,舒尔茨在选战中就越发处于劣势。但在这场选战中,舒尔茨又不得不倚重这位德国外长,因而使自己陷入两难境地。社民党目前的支持率大幅落后于联盟党。在这种情况下,前者已落入背水一战的境地。虽然社民党至今仍未放弃通过与自民党和绿党组成红黄绿“交通灯联盟”来执掌总理府的希望,但现在看来,这种构想难以实现。已连任三届的安格拉·默克尔已稳操胜券,有望再次蝉联新一届联邦总理。
   据最新报道说,加布里尔甚至已经表示,社民党不会赢得大选。在柏林的政客圈子里大家都心知肚明,加布里尔企图继续坐在外交部长的位置上,继续维持由默克尔主导的联盟党与社民党的“大联合政府”。如果是社民党真的胜选了,外长的位置只能让给其他联合执政的伙伴政党(如绿党)。在这种情况下舒尔茨会成为总理,而加布里尔坐哪把交椅,还在未定之天。

德外长展现自己能量

今年1月下旬,西格玛尔·加布里尔在将社民党主席职位让给马丁·舒尔茨并让后者作为该党总理候选人挑战安格拉·默克尔时,也不失时机地给自己留下了外长这个较易博取支持率的职位。2017年3月22 日,弗兰克-瓦尔特·施泰因迈尔宣誓就任德国第12任总统,加布里尔随即履新接任德国外长
德国社民党的三巨头。左起:总统候选人马丁·舒尔茨(Martin Schulz)、德国外长西格玛尔·加布里尔(Sigmar Gabriel)和德国总统弗兰克-瓦尔特·施泰因迈尔

  《明镜》周刊(Der Spiegel)声称,此时舒尔茨和加布里尔商定了“分工”: 新任外长主要负责欧洲事务。政坛老手加布里尔深知如何来实施这一君子协定。他抛出了一个接一个的欧洲文件,频频造访布鲁塞尔,并亮出自己与法国新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亲密对话的场景。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加布里尔客观上抢了舒尔茨的风头,而使自己的形象大为改观。在一个季度内,他在民众中所获的支持率提高了6个百分点。而同期内,舒尔茨所获的支持率却下降了10个百分点。不仅在外交方面,而且还在内政方面,加布里尔也频频发表意见,展现自己的能量。《明镜》周刊指出:“无论是特朗普还是难民危机、电动汽车还是联盟问题,几乎没有一个领域是这位57岁男士所畏惧的。”
   在G20汉堡峰会期间发生骚动后,汉堡基民盟要求社民党人、汉堡市第一市长奥拉夫·肖尔茨(Olav Scholz)引咎辞职。这时挺身而出与联盟党争辩的是加布里尔,而不是舒尔茨。加布里尔声称,谁要求肖尔茨辞职,“谁就必须同样要求默克尔辞职”。这位外长并声称,着眼于诸如战争、内战、逃难、饥饿和贫困那样的“人类大问题”,这次G20峰会本身是“完全的失败”。这是加布里尔对主持召开这次峰会的默克尔展开的尖锐抨击。
   今年7月,德国人权活动人士彼得·施托伊特纳(Peter Steudtner)在伊斯坦布尔遭拘捕后,德土外交冲突加剧。加布里尔当即中断休假,回到柏林。在对土耳其采取强硬态度并对经济援助进行审查后,这位德国外长还在德国《图片报》(Bild)上用德语和土耳其语撰文,安抚生活在德国的近300万来自土耳其的移民。这位德国外长声称,无论是生活在土耳其的人还是生活在德国的我们的土裔同胞,德国都与之没有争端。但当“品行端正的德国公民被投入监狱”时,德国政府不能袖手旁观。遗憾的是,人们没有听到舒尔茨对此发表的意见。
   在自己担任外长后,加布里尔则决心要发挥外交部的作用,并要使默克尔不得不让社民党在国际舞台上同样占有一席之地。8月上旬,在地处北海的叙尔特岛度假时,这位德国外长又接受了《明星》周刊(Stern)的采访。他声称,社民党在这次联邦议会选举后将要与联盟党“分手”。社民党部分领导人员甚至把这一访谈理解成加布里尔要在一个主要策略问题上给该党总理候选人定调。社民党议会党团主席托马斯·奥珀曼(Thomas Oppermann)批评道,现在请不要展开有关结盟的辩论。此间有媒体声称,一些社民党人已有了这样的感觉,即加布里尔是要向自己的党表明,他是更好的总理候选人。
   8月10日公布的、德国电视一台委托民调机构Infratest dimap所作的“德国趋势”中政治人物满意度民调显示,加布里尔为63%,默克尔为59%,而舒尔茨只有33%看到这一民调结果,不知加布里尔这位社民党前主席作何感想?但不争的事实是,这位外长的形象已大为改观,并使舒尔茨相形见绌。随着前者的支持率越来越高,后者在选战中就越发处于劣势。这是社民党总理候选人舒尔茨目前陷入困境的重要原因之一。

社民党难以扭转选局

   在舒尔茨刚出任社民党总理候选人时,笔者就曾提到所存在的若干不利因素,其中一条就是:“社民党上层能否团结一致投入选战还要打上一个问号, 这对舒尔茨来说将是一大风险。”加布里尔在将社民党主席职位让给舒尔茨并让后者披挂上阵挑战默克尔之后,理应和全党一起,众星拱月,全力支持舒尔茨,拉抬这位社民党总理候选人的支持率。但遗憾的是,加布里尔担任外长后的许多做法客观上改善了自己的形象,却压低了舒尔茨的支持率在上述“德国趋势”政治人物满意度民调中,加布里尔现已跻身于德国最受欢迎的政治家行列之中,且与名列榜首的财长沃尔夫冈·朔伊布勒(Wolfgang Schäuble) (64%)只差一个百分点,位居第二,他不仅超过默克尔4个百分点,而且还领先舒尔茨30个百分点。这一民调结果很可能会让社民党领导层大失所望,但实在也是无可奈何。   

8月26日公布的埃姆尼德研究所(Emnid)受《星期日图片报》委托所作的民调结果显示,联盟党所获的支持率为38%, 社民党为23%,自民党和左翼党各为9%,另类选择党为8%。绿党则为7%。从联邦层面上的结盟可能性来讲,虽然从上述的民调结果来看,如果是两党联合执政的话,现今只有由联盟党(38%)和社民党(23%)组成的大联合政府议席超过半数,但默克尔在组阁方面尚拥有较大的选择余地。她可寻求通过由联盟党、自民党(9%)和绿党(7%)组成的黑黄绿“牙买加联盟”(因与牙买加国旗颜色相同而得名) 来组阁。此外最近一些民调显示,甚至由联盟党和自民党组成的黑黄联盟也有执政的可能性。当然,默克尔日前也强调指出,除基社盟外“没有天然的结盟伙伴”。

   而对社民党来讲,因它与左翼党(9%)和绿党组成红红绿联盟或被该党寄予厚望的与自民党和绿党组成红黄绿“交通灯联盟”等选项均远未达半数议席,因而实现可能性不大。在目前支持率大幅落后于联盟党的情况下,社民党已落入背水一战的境地。在上述黑黄联盟有可能实现时,社民党发起了对其的攻击, 以期动员自己的追随者投入选战。社民党总书记胡贝图斯·海尔(Hubertus Heil) 针对第二届默氏黑黄政府抨击道:“黑黄(政府)对德国来讲曾是一种恐怖。没有税收改革,没有投资,取而代之的是把公共福祉排除在外的可耻政策。”在选战的关键阶段,社民党正设法让人们回想起第二届默氏政府的糟糕政绩。海尔声称,该届政府几乎没有做成什么事。“而安格拉·默克尔则是女总理。”

西格玛尔·加布里尔(Sigmar Gabriel)与法国新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亲密对话


   此外,社民党还想通过攻击黑黄联盟间接对绿党造成压力,从而达到阻止绿党加入“牙买加联盟”的目的。绿党的左派现在一想到要与开保时捷的自民党党魁克里斯蒂安·林德内尔(Christian Lindner)结盟,就感到恐惧。社民党的如意算盘是: 黑黄联盟的名声越坏,绿党内部在加入“牙买加联盟”问题上的分歧就越大。这样,部分绿党选民甚至可能会改投社民党的票。当然,社民党对自民党的攻击是适度的。这是因为社民党至今仍未放弃通过与自民党和绿党组成“交通灯联盟”来执掌总理府的希望。自民党现已成了联盟党和社民党的争夺对象。该党又有可能成为左右德国政坛的“天平砝码”。但社民党的这一策略在选战的最后阶段究竟能否奏效,令人颇为质疑。
   迄今为止,舒尔茨主打的是社会公平牌,而默克尔所代表的联盟党则以社会治安议题见长。这次G20汉堡峰会中出现的骚乱再显安全治理的重要性。而这恰恰不是社民党,而是联盟党的长项。此间有媒体评论道,不是说社会公平不重要,但人们现在主要关注的是严重的国际冲突,陷于危机中的欧盟以及可能发生的恐袭。而用安全这一议题就可将这些关注点联系起来。因而社民党现在不得不考虑一下,自己是否选准了竞选议题。加之德国民众有求稳怕乱、安于现状的心理,拥有“先天优势”的当权者默克尔在相当程度上已稳操胜券。
   从目前来看,一旦联盟党这次大选获胜,如果社民党愿意继续充当小伙伴与联盟党组成大联合政府,那么加布里尔有可能留任外长(他至今在外长任上做出政绩,实际上也是在为此作铺垫),但舒尔茨也有可能成为新外长; 如果社民党不愿与联盟党组成大联合政府,且自己与自民党和绿党组成“交通灯联盟”或与左翼党和绿党组成红红绿联盟这两种选项议席均未过半数,那么,只得沦为在野党。这时对于默克尔来说,联盟党与自民党和绿党组成“牙买加联盟”或许是一种较为现实的选项。 

2017年5月,加布里尔访问中国期间,与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兼中国足球改革领导小组组长刘延东女士会面


   今年5月石荷州州议会选举后,该州的基民盟、自民党和绿党已组成了这种执政联盟。日前,基民盟人、该州州长丹尼尔·京特(Daniel Günther)还在为联邦层面上组成“牙买加联盟”执政造声势。他表示:‘牙买加’把生态和经济结合了起来,是一种具有吸引力的未来项目。但自民党党魁林德内尔8月上旬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仍表示:“我不相信,这次大选后我们会与绿党坐在同一张内阁会议桌旁。”在联邦层面上究竟能否组成“牙买加联盟”,现在还不得而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18-12-18 20:11 , Processed in 0.108771 second(s), 19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