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219|回复: 0

哪些党有望进入默克尔新内阁?

[复制链接]

154

主题

0

好友

61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12-20 23:24:14 |显示全部楼层

在联邦德国历史上,自民党和联盟90/绿党(以下简称绿党)均发挥过左右政局的“天平砝码”作用。自民党2013年被逐出联邦议会后,几乎被人忘却。曾几何时,这个小党东山再起,重新成为政坛关注焦点。但新生代自民党人缺乏在联邦层面上的参政经验,这是该党目前的一大软肋。而绿党则已从一个由理想主义者和穿运动鞋者组成的群体,演变成了一个能与各种政党结盟的“政治企业”(《明镜》周刊语)。但该小党的执政能力仍受质疑。从目前的民调来看,社民党要避免沦为在野党,就只能继续作为小伙伴与联盟党结盟。第四届默氏政府非常有可能依然是由联盟党和社民党组成的大联合政府。



自民党新生代缺乏经验

自民党党徽

在联邦德国历史上,至今均是由联盟党(基民盟+基社盟)和社民党这两大政党轮流牵头组阁的。此时,政坛小党往往成了两者的争夺对象,从而成了左右政局的“天平砝码”。成立于1948年的自民党是个自由主义政党。该党在联邦层面上就发挥着这种“天平砝码”的作用。自民党参政时间非常长。在15个不同的内阁中,自民党成员总共出任过8位副总理以及4位德国外长。此外,自民党还推出过两位联邦总统。

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至今已执政三届,共12年。其中,从2009年至2013年的第二届默氏政府就是由联盟党和自民党组成的。结盟时,自民党曾取得了其历史上最佳的选举成绩14.6%。与默克尔结盟四年后,作为小伙伴的自民党结局极为悲惨。在2013年的联邦议会选举中,该党只获得了4.8%的选票。因未过5%的门槛,因而被逐出了联邦议会。在过去一段时间中,这个政党几乎被人忘却。但曾几何时,这个小党东山再起重新成为政坛关注焦点。

在2016年3月莱普州议会选举后,自民党与社民党和绿党组成红黄绿联合政府。今年以来,自民党又先后在石荷州与基民盟和绿党组成黑黄绿联合政府以及在北威州与基民盟组成黑黄联合政府。这表明在联邦州层面上自民党已在积极参与执政。而在本届联邦议会选举中,自民党又成了联盟党和社民党的争夺对象。该党又有可能成为左右德国政坛的“天平砝码”。但新生代自民党人,包括该党主席克里斯蒂安·林德内尔(Christian Lindner)在内,几乎没有联邦层面的执政经验,这是自民党目前的一大软肋。

在有希望当选为下一届联邦议会议员的自民党人中, 现只有米夏埃尔·林克(Michael Link)曾在2012年初至2013年底担任过不到两年时间的外交国务部长,并列席过内阁扩大会议。许多自民党人自己也认为,自民党在被逐出议会、几乎已成无足轻重政治力量之后,还没有作好充分准备在联邦层面上参与执政。《明镜》周刊指出:“从上世纪五十年代以来,尚未有过一个政党是从议会外反对派直接入阁参政的。”此外,由联盟党和自民党组成的第二届默氏政府给后者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创伤。欧洲议会自民党团主席亚历山大·格拉夫·拉姆斯托夫(Alexander Graf Lambsdorff)曾直言道:“我们是被上一届黑黄“政府”烧伤了的孩子。”而自民党副主席沃尔夫冈·库比奇(Wolfgang Kubicki) 则表示:“一旦可以参政的话,我们理所当然不会拒绝。”看来这位自民党宿将也并未为此而受到鼓舞。

基民盟党徽


当然,对于与自民党结盟,在联盟党内却有不少人明确表示支持。譬如,基民盟党人、财政部长沃尔夫冈·朔伊布勒(Wolfgang Schäuble)今年6月底就表态道:“我一直把自民党看成是联盟党优先的结盟伙伴。”他并希望黑黄能够结盟。基社盟主席、巴伐利亚州州长霍斯特·泽霍夫(Horst Seehofer)日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态道:“首先我们必须成为最强大的议会党团。如果民众为此给与我们信任的话,那么自民党将是我所希望的伙伴。”当然, 他也强调:“即使是自民党我们也将会面临特别艰难的结盟谈判。”但基民盟主席、联邦总理默克尔并未作出类似的表态。8月中旬,她还明确表示,除基社盟外“没有天然的结盟伙伴”。这表明,默克尔并未优先选择黑黄联盟。按照默克尔亲信的说法,这位女总理对结成黑黄联盟抱有十分怀疑的态度。在她的眼里,自民党人缺乏政治经验,且推行为利益集团服务的政策。据称,从根本上来说,默克尔认为自民党是难以揣度和不可信赖的。因而在这次大选后,默克尔是否会选择黑黄联盟或黑黄绿“牙买加联盟”来执政或许还要打上问号。


绿党参政能力受到质疑

绿党党徽


绿党则是德国的一个中间偏左政党。在1994年联邦大选后,绿党进入议会,并组成了该党的议会党团。1998至2005年,绿党与社民党曾在联邦层面上组成红绿联盟,参与过执政。当时,绿党要员约施卡·菲舍尔(Joschka Fischer)出任过社民党人格哈德·施罗德(Gerhard Schröder)内阁的副总理和外交部长,曾风光过一番。2005年后,绿党成了在野党。

2011年时,德国绿党又有过一次历史机遇。在日本福岛核泄漏事故发生后,温弗里德·克雷奇曼(Winfried Kretschmann) 当上了巴符州的州长。当时绿党在该州的得票率达24.2%, 许多人都认为绿党已成了新的人民政党。但基民盟主席、联邦总理默克尔审时度势,接过绿党三十余年来一贯坚持的弃用核能主张,果断放弃核能,从而化被动为主动,从绿党那里夺走了相当数量的选票。在基民盟的挤压下,绿党未能在关键时刻转变策略,从而痛失良机。在2013年联邦议会竞选中,绿党首席候选人尤尔根·特里廷(Jürgen Trittin)和卡特琳•格林-埃卡尔德(Katrin Göring-Eckardt)错选竞选议题,推出了诸如增税和素食日这类题目,结果遭遇大败,绿党仅获8.4%的选票,在议会中敬陪末座。

对绿党而言, 2017年则是关键的一年。该党已推选出策姆·厄兹德米尔(Cem Özdemir)和卡特琳•格林-埃卡尔德作为首席候选人,两人将带领绿党参加本届联邦议会选举。厄兹德米尔和格林-埃卡尔德均属党内现实主义派。从目前来看,大选后,在联邦层面上或将给绿党提供与联盟党和自民党组成黑黄绿“牙买加联盟”执政的机会,从而有可能结束其自2005年以来在联邦议会内的在野党地位。在目前的民调中,绿党所获支持率在8%左右。虽然绿党对联盟党内的基社盟仍有顾虑甚或惧怕该党,但时代精神正趋向绿色和环保,且已不再仅限于大城市,因而大环境对绿党是有利的。   

基民盟内也有许多人对与绿党结盟持开放态度。三年多前,基民盟已与绿党在黑森州组成联合政府。至今运作正常,两党均表满意。去年在萨安州,绿党又与基民盟和社民党组成所谓的“肯尼亚联盟”。在巴符州,绿党甚至与基民盟组成了联邦州层面上第一个绿黑联合政府。绿党人士克雷奇曼并再次出任州长。在柏林,绿党还与社民党和左翼党组成红红绿联合政府。今年在石荷州,绿党又与基民盟和自民党组成黑黄绿“牙买加联盟”。在德国的16个州中,绿党现已在10个州执政或参与执政,这就增强了该党在联邦参议院中的地位。

《明镜》周刊曾发文断言,在德国政党版图上,绿党已完成了一个急剧的转变。它已从一个由理想主义者和穿运动鞋者组成的群体演变成了一个能与各种政党结盟的“政治企业”。这个企业“提供根据顾客胃口设置的产品,且能很好地与黑色、红色,很快地还能与黄色相结合”; 其产品不会刺激任何人,并能投新选民阶层之所好。该文并指出,人们已经不知道绿党除权力之外究竟还想要什么。

现在,联盟党和绿党之间所存在的关键问题是,究竟是否要像法国和英国那样考虑设定时间禁售汽油和柴油车的问题。基社盟主席、巴伐利亚州州长泽霍夫断然拒绝这种禁止做法。他并将不放弃内燃机作为基社盟参政的先决条件。泽霍夫明确指出:“禁止内燃机是着手铲除我们福祉的根基。”他并表示:“对于基社盟来讲,在结盟谈判中,这就如同增加税收、减轻移民入境难度和放宽安全政策那样,能谈判的余地非常小。”禁止汽油和柴油车适合于“计划经济,而不是市场经济”。

绿党首席候选人厄兹德米尔很快作出反应。他向媒体表示:“对于我们来说,清楚的是: 我们不会进入一个不着手结束化石燃料内燃机时代并不准备进入无废气排放交通系统的联盟。”据此间媒体报道,绿党准备给每辆无污染物排放的汽车奖励6000欧元。该党并要投资70亿欧元来实现交通系统的转折。厄兹德米尔并强调,2030年不再放行由柴油或汽油发动机驱动的汽车这一目标是“不容谈判的”。针对在结盟协定中是否必须强调该年份这一问题,他回答道:“为了在2030年做到这一点,则必须在下一个立法会议任期内为此创造先决条件。”基民盟副主席、北威州州长阿明·拉舍特 (Amin Laschet)则警告绿党不要通过提出至2030年结束内燃机这一要求来为结盟谈判设置红线。他声称:“绿党眼下正在用这种方式放弃所有在德国参政的可能性。”拉舍特表示,绿党是在与德国的工业核心作斗争,这实在使他感到担忧。拉舍特表示,对诸如电动汽车那样的替代方案进行促进是正确的。但把退出时间定在2030年这种做法是“完全不合理的”。在联盟党要员对绿党参政能力质疑的情况下,看来后者要在这次大选后入阁参政尚有难度。


社民党挑战者留下后路

社民党党徽


9月3日晚,德国总理默克尔和社民党总理候选人马丁·舒尔茨(Martin Schulz)进行了这次联邦议会选举中唯一一场电视辩论。由于社民党现今民调支持率大幅落后联盟党,因而,在这场辩论前,不少媒体认为这是舒尔茨改变选情的最后机会。但出人意料的是,这场辩论并未演变成一场激烈的争论。有报刊甚至将它戏称为“二重唱取代对决”(《柏林晨报》语)。

这场在大选前三周举行的辩论使人更加相信大选后有可能会再次出现大联合政府的这种推测。在辩论中,舒尔茨有意识地未将延续大联合政府这扇门关死。这是因为对于社民党而言,这可能是它不至于沦为在野党,而是能继续留在德国政坛上参政的唯一机会。虽然在选战中,社民党的一些头面人物对延续大联合政府作了拒绝,但这只是为了不使自己基层气馁而已。一系列的社民党高层人士早就向往着在默克尔领导下的新届大联合政府,这也不是秘密。对于社民党领导层来说,一旦沦为在野党,这就意味着只能与左翼党甚或选择党一起组成反对派,这种前景确实令人不寒而栗。此外,只有在大联合政府内才有足够的职位可供分配; 否则的话,整个一代社民党人将会面临在政治上提前退休的命运。

基社盟党人、原国防部长卡尔-特奥多尔·楚·古滕贝格(Karl-Theodor Zu Guttenberg)在9月3日晚就已嘲笑道,舒尔茨在电视里就像在与其未来的女领导人进行“谋求外交部长职位的谈话”。一旦大联合政府得以延续,舒尔茨也的确有可能成为外交部长。当然,据此间媒体报道,舒尔茨已向西格玛尔·加布里尔(Sigmar Gabriel)作出承诺,如果社民党获得外交部长职位,加布里尔将留任外长。


左翼党党徽


上述电视辩论刚结束,德国联邦议会9月5日随即举行了换届前的最后一次会议。在会上,除社民党之外,所有议会党团都利用了这一机会来为自已造势。但社民党人、副总理兼外长加布里尔却在发言中向默克尔致了谢,并称赞了彼此间的合作,他还对她大声说:“我们把您侍候得不错吧!”此间有媒体为此评论道,这种做法在选战中“或许是异乎寻常的”。看来加布里尔也在为自己在新届大联合政府谋职打下伏笔。

德国选择党党徽


9月9日公布的埃姆尼德研究所(Emnid)受《星期日图片报》(Bild am Sonntag)委托所作的民调结果显示,联盟党所获的支持率为37%, 社民党为24%,左翼党和德国选择党各为9%,自民党和绿党则同为8%。默克尔已稳操胜券,其连任已无悬念。从现在来看, 这届联邦议会选举后,在德国政坛上很可能将继续是由联盟党(基民盟+基社盟)和社民党组成的大联合政府执政。自民党和绿党依然很难重圆入阁参政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18-6-21 21:57 , Processed in 0.168698 second(s), 19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