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513|回复: 0

我的自序和后记—来自恩丽小说散文集

[复制链接]

154

主题

0

好友

61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8-28 19:04:48 |显示全部楼层

自序

         从写作到发表作品,貌似有近十年的光景,可是,今天坐在写字台前,细想起来,其实我写作岂止是开始于十年前。我的文学梦在我十几岁时就开始了,我曾经想象王蒙一样,十七岁就能写出自己的《青春万岁》,所以我的年少怀春,怀的是文学的春,我和所有有文学梦的同龄人一样,患有年龄病---文学,我一心只想追逐我的文学梦,我在那个年龄的时候写过各种题材的稿子,也投稿到当时的各种报刊杂志,至今我已经想不起来,我都投给了些什么报刊杂志,不过,有两件事我还能记得,一是曾经写过一个京剧剧本,投稿给了一个剧本杂志,那个时候还有退稿,我还得到一个编辑的手写退稿信,还有记得最清楚的一次,是我以表弟为原型写的一篇短篇小说《叹息的表弟》,依稀还记得是投给了当时南京的《青春》杂志,这篇曾经点燃过我的希望,因为那封信不是退稿信,而是要求我按编辑要求修改小说,我按要求修改了,又寄回给了那位编辑,可是,后来就石沉大海了。

2017年8月12日,参加华商报“第五届读者作者编者联谊会”时在Bodenwerder市政厅前合影。左起:施小璐、杜煦电博士、恩丽(丁恩丽)和本报总编修海涛

此次,我突然懂得,梦毕竟还是梦,要想实现梦,还需要扎实的学习,我开始读文学著作,以及当时能读到的文学杂志,各类书籍,如饥似渴地泡在新华书店……

1997年,我来到德国这个陌生的国度,我语言不通,可是,我在我住的这个小镇里却碰到了这样的一群人,他们可以和我说“国语”,他们看到我是如此的亲切,他们是那样的愿意和我交谈。他们说:“啊!乡音!乡音!久违了!听到你的乡音,耳朵都要出油了。”他们还和我说:“我们已经好多年没有说国语了,真想说说家乡的话呀。”就这样,我从他们那里听到了很多故事,他们是一群越南排华时愤怒投海的难民,他们的每一个故事都是那样的惊心动魄,在他们的故事里,有他们的苦难,有他们的拳拳之心,也有他们的扭曲人生,更有他们的无奈。

这些故事始终在我的脑海里缠绕,我简直不能忘记这些故事,我的文学梦被再次唤起,我用了四年的时间,把这些故事串成了一部中篇纪实小说《永远的漂泊》,小说写好后,对自己没有信心,只是把它锁在了自己的抽屉里。后来有了博客,我把《永远的漂泊》帖在了我个人网页上,有一天,德国华文报纸《华商报》总编修海涛先生给我留言,问我可不可以把这篇小说在《华商报》上连载,那一刻,我觉得我离我的文学梦又近了一步。

2008年起,我开始为德国中文报纸写文章,写专栏,这些文章都收集到了我现在的这部书里。2016年初,看到一则新闻,当时还是法国经济部长的马克龙,有一个年长他24岁的妻子,从中激发出灵感,写出一部中国式的女大男小的爱情小说《文秀的爱情》,故事中的女主人翁,因为传统社会的势力,自己就黯然退出了这场恋爱。小说发表在美国最大文学刊物《红杉林》上。

回望自己的写作之路,也是自己的心路历程,每一篇都是从心出发,如今想起也还是心潮再起,写作的情景历历在目,感慨万端。穷其我一生的梦,终究我追逐的还是文学梦,我还将追逐下去,直到我生命的终结。



后记


2016年8月27日参加华商报“第四届读者作者编者联谊会”时与大童话家朱奎合影。左起:朱奎、恩丽、羽丝

当我掩目收集完这本书时,眼前出现了几个人身影,他们是在文学创作道路上应该感谢的人,一位是德国华商报总编修海涛先生,是他的报纸接受了我在海外的第一篇投稿,从此,我愈发不可收拾。也是他在我的博客里发现了我的小说,让我的小说在他的报纸上连载。第二个我要感谢的是旅德女作家徐徐女士,是她在我刚刚写文章还没有多久的时候,邀我参加《在德国我们这样上中学》一书的撰稿,我从她那里学习到了很多专业的知识,更增添了我写作的信心,还有一位我要感谢的 是旅德女作家穆紫荆女士,是她把我的闪小说推荐给了国内权威杂志,把我的中篇小说《文秀的爱情》推荐给了美国纯文学杂志《红杉林》,没有他们的发现鼓励、支持和推荐,我的文学之路不会走到今天,在此我深深地感谢他们。



牵绕兮我怀,河升波涨

评恩丽小说散文集《永远的漂泊》


穆紫荆


        当新书《永远的漂泊》进入我眼帘的时候,从题目上我就感受到了一种被抓住的震动。华人移民海外已经有了漫长的历史,从晚清开始有了不同时期的被记载下来的移民故事。那时候的华人,按照古称被标记为汉人,或者唐人。清末民初的时候,他们或经商、或逃难、或留洋,从开始的到东南亚的南海各国,到19世纪中叶鸦片战争,清朝的国门被迫打开后,航海事业的发达,导致大量华工因欧洲的工业革命需求而移居到美洲、欧洲、东南亚及世界各国当苦力。而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的移民浪潮,开始于70年代末的和平时期。由于20世纪末航空事业的迅速发展,移民到海外的华人已经不限于广东、福建等沿海地区,而是更多地是来自大陆内地的各个省份。80年代之后,大部分移民为在华出生或改籍后的海外华人,他们在华文媒体当中,被称做华裔。之后,大量的华二代也随之出现。
《永远的漂泊》封面

恩丽的小说散文集《永远的漂泊》所展现的故事就是移民的故事。小说《永远的漂泊》开头第一句:“是谁在唐人街上徘徊,命运多桀的他,或许根本不应该长大。”把读者一下子拉入了极具悲壮而又含辛茹苦的风雨之中。故事以越南华侨的一个家庭为主,从长子在新中国成立之后以满腔热血回国报效祖国为引子,从次子夫妇带着两个年幼的孩子,于70年代中期在越南的排华浪潮中,挤上一首逃亡中国的海上难民船为开始,围绕逃难的心酸、遭遇海盗的恐怖、被救往        德国的幸运以及如何在伤痛之后重新开始生活等一系列人生经历,向读者展示了一个移民家庭的面面观。

恩丽的小说是极富有故事性的。人物本身多变的命运,再加上她冷静的描述,更增加了故事本身的张力。比如,正当人们庆幸这些难民被德国军舰从海上捞起来之后,庆幸他们可以从此在天堂般的欧洲过上衣食无忧的和平日子时,她的笔锋一转﹕“有心理学家说,躲过了一场浩劫之后,并不是灾难的结束,而是灾难的开始”将故事进一步再送入新一轮的揪心与起伏之中。为此,我认为恩丽是一个很会说故事的作者。

在德国勤奋地做“文化之旅”的恩丽

认识恩丽是大约从2007年新浪博客开始的。那时候德国喜欢写点文字的人,都开始选择新浪做自己的博客。久而久之,滚雪球般,就形成了一个德国乃至欧洲的海外文友交流圈。那时候恩丽的博客名叫老来天真。她在博客里面书写得最多的是有关孩子的教育和成长。而我们的第一次真正见面,是在华商报的联谊会上。我们都是《华商报》的作者。当恩丽的作品在华商报上出现之后,即引起读者的关注和兴趣。这是因为她所描述的,不仅有丰富的故事性,还有很强的实用性。比如书里的另一篇小说《在德国手术记》。恩丽的丈夫是一名牙医,也因此,她在对健康和医疗的描写上,也总很有自己的独到观察和见地。这是一篇充满了深刻体验的小说,描述细腻而又不失警醒。是一篇对读者很有参考价值和帮助的文字。

恩丽和所有漂洋过海移民来的德国的华人一样,经历了一次生命的改变和重新塑造。她通过小说,将这种改变和重新塑造的过程,提炼并揭示给读者。比如《文秀的爱情》。这部中篇小说的故事情结也是和船有关,不过这次不是一艘逃难的难民船,而是一艘豪华的邮轮。小说通过文秀在豪华邮轮上的回忆,拉出了一个在和平环境下的新移民的爱情故事。同样是和生活与家庭有关,恩丽将这两个故事都漂浮在海水之上,非常形象地比喻了海外华人的移民生涯,就像是一艘在海上漂泊的船。不仅生活在漂泊,更因为是离开了家乡的迁移,所以灵魂和心也在漂泊。小说的女主人公文秀在和中国的小暖男程琪经历了一场没有结果的爱情之后,奇遇般地和比自己大了十多岁的,和妻子离异的德国男子彼得成婚。这本来是一个犹如白雪公主或灰姑娘般的童话故事,然而,在恩丽的笔下,却是冷静地以“生活并不会像童话故事的结尾‘他们过着幸福的生活’那么简单,从风花雪月到柴米油盐,恰恰这才是生活的开始。”来结尾收笔,顿时给人以故事之外还有故事的期盼。这就是恩丽善于讲故事的本事了。她会在本身已十分精彩的故事里在藏一个让读者可以去想象的故事。

恩丽不仅会写长的故事,她的短篇和闪小说也是她的擅长之一。并且,通过这些作品,读者可以发现,她是一个颇幽默的人。我曾经为她推荐了两篇闪小说《老人避暑》和《魏大爷过生日》到国内的《小小说》上发表,就是因为我看了之后,禁不住哈哈大笑。一个对生活有观察力和描述力的人,同时还能够幽默地给人带来快乐的笑意。这样的作品是令人喜爱的。她能够以一双海外华人的眼睛,描述出两种文化交织下的种种无奈和冲突。这是恩丽文笔的另一个特点。也是我喜欢她文字的又一个原因。

恩丽的散文,较之她的小说,除了故事本身之外,更有一层深入海外华人之心的东西方两种文化的内涵。比如《瓷器的传说》、《野韭菜的传说》和《端午节的记忆》都很浓重地带有海外华人对中华文化的追溯、渴望与喜爱。又比如《德国骨科诊所候诊室》、《德国孩子为什么都牙矫形》、《德国人的环保态度》又都很细致地带有西方欧洲人对人对事的规矩。

作家是文学的创作者。生活在海外的作家在创作时,更是面对了东西方两种文化的交织和对立。如何能够将这两种文化的不同本质,通过我们的故事来揭示并于此同时,找到我们海外华人在文化上的自我依托,这是我们身为海外作家的责任所在。恩丽的小说散文集《永远的漂泊》努力向读者所表达的就是这样一种理想的海外华人作家的状态——既有海外华人对自身文化的自信也有海外华人对异国文化的吸收。她的笔触不仅仅是针对于海外华人自身,更针对于异国他乡的文化。通过这本书的写作,恩丽获得了自己的天堂。可以肯定,这也是一本可以在大陆和海外两边的华人读者眼中都深受欢迎的好书。最后祝福所有在漂泊途中的灵魂,都能够借着恩丽的书找到自己的天堂。(2017年8月2日于法兰克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21-1-21 09:21 , Processed in 0.066293 second(s), 19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