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676|回复: 0

德国的冬天不太冷

[复制链接]

90

主题

0

好友

379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4-5 19:55:59 |显示全部楼层

2017年翩然而至。新年新气象,赠自己一个“善付嘱”:有心愿便去实现,不管是想泡一壶茶、泡咖啡馆还是泡温泉;听从自心的召唤,对自己的兴趣爱好负责,从心所欲,去探访一座城,欣赏一副画,聆听一场音乐会,直心而行,无怨亦无尤。

新年伊始,在电视上接连品尝了三场音乐盛宴,各有滋味,让人回味。维也纳新年音乐会,是辞旧迎新最简单又最合心意的仪式,也是我和女儿亲子互动的美好时光,不管在家里还是旅途中,我们都选择以聆听经典的方式,迎接新一年的到来。

汉堡易北爱乐音乐厅的揭幕音乐会,历史性的一刻,不容错过。那袅袅乐音,穿越岁月的滚滚风尘,叩击人心。夜幕中,缤纷多彩的霓光,跳跃在音乐厅的外墙,悦人眼目。

一年一度的德累斯顿森柏歌剧院舞会,与大名鼎鼎的维也纳歌剧院舞会齐名,吸引着乐迷的目光。现代与古典在此交汇,争辉,上百位青年男女翩翩起舞,青春洋溢,流光溢彩。聚集在剧场外大屏幕前的德累斯顿民众,朔朔寒风中见证着这座歌剧院历经战火与冷战之后的再一次繁荣。唯有和平年代,才能滋生这份平和与安详,化作寒气中的袅袅音符,飘向千家万户,给天涯海角的人们送去温暖与祝福。

身历其境的音乐会让听众更贴近地感受到现场的氛围、音乐家的个人魅力和人与人之间的互动。今年的第一场音乐会是在所住小城市中心的城市教堂聆听海顿的清唱剧《创世纪》(Die Schöpfung),这是海顿最为著名的作品,始作于1796年10月,完成于1798年4月。这部清唱剧以《圣经·创世纪》和英国诗人弥尔顿的长诗《失乐园》为基础,由玛·斯维腾撰写德语脚本。全剧分成三个部分,由三位天使的领袖加伯利(Gabriel,女高音),尤利尔(Uriel,男高音)和拉斐尔(Raphael,男低音)和亚当与夏娃的宣叙调、独唱、重唱共同构成,配以天使们的合唱。担任伴奏的是“城市教堂管弦乐团”,由本地的职业音乐家和音乐爱好者组成,其中一位职业大提琴手是我的朋友。


海顿


我们的结缘是通过各自的女儿,她俩同班,都酷爱骑马,是无话不谈、形影不离的好朋友。一次,我去她家接女儿,聊天得知她是荷兰人,娘家住在阿姆斯特丹,她和老公都是音乐教师,一个拉大提琴,一个弹吉他。她漫不经心地告诉我,她的弟弟是赫赫有名的“荷兰阿姆斯特丹皇家音乐厅管弦乐团”的乐手,我当时听了惊羡不已。这个乐团是世界享有盛名的古董级的十大管弦乐团之一,而该音乐厅不仅音响卓越,而且古色古香、美轮美奂,是世界上最美的音乐建筑之一,该乐团1888年的首场音乐会就在此举行。每年夏季,一年一度的阿姆斯特丹运河上的露天古典音乐会,也是由该乐团承办。斜阳西下,习习凉风中,年轻的情侣们坐在小船上,老人们倚在自家窗台上,倾听久演不衰的经典乐段或歌剧咏叹调,边听边随音乐摇摆,惬意舒畅。

这次聊天后,我俩除了交流孩子的情况,也常常交换音乐会的信息。她告诉我,2016年“城市教堂”修葺完工时成立了“城市教堂管弦乐团”。去年春天,在庆祝教堂重新对外开放的音乐会上,他们与三位独唱家和合唱团成功演出了海顿的清唱剧《创世纪》。当时音乐会的门票供不应求,应观众们的强烈要求,今年一月加演一场。

去年德国统一日前夕,他们在教堂里演奏了普罗科菲耶夫的交响诗《彼得与狼》和柴可夫斯基的《睡美人》。圣诞时节又与独唱家们和城市合唱团联袂演出了巴赫的圣诞清唱剧。每次递到我手里的音乐会宣传卡,都让人爱不释手,明信片大小,做工精美,色彩雅致。可惜因为外出观展和参加女儿圣诞节钢琴表演而与之失之交臂。今年将要举办的另外两场音乐会已经确定了,一场是7月份的电影音乐交响音乐会,一场是10月份的纪念马丁·路德宗教改革500周年的专题音乐会,将演出门德尔松的“宗教改革交响乐 (Reformationssinfonie) ”和巴赫的“我们的上帝是坚固的城堡 (Ein feste Burg ist unser Gott) ”。对于不是基督徒的我来讲,与基督教有关的建筑、艺术、文学和音乐是认识、了解和鉴赏德国历史、民俗与文化的一扇窗户。


巴赫为路德的《Ein feste Burg ist unser Gott》谱写的著名教会歌曲曲谱


一月中旬,女儿学校的整个八年级6个班大约180名学生在老师的带领下,乘坐三辆旅行大巴去意大利北部滑雪八天。想着都替孩子们开心,13、14岁的少男少女们,脱离了家长的呵护与束缚,自由自在地在冰天雪地里滑雪玩耍,于皑皑白雪中体悟“天地有大美而不言”,何等惬意。

孩子不在家,我便“偷得浮生三日闲”,来回驱车约600公里,去巴特洪堡 (Bad Homburg von der Höhe) 泡温泉,去法兰克福看画展,与情投意合的朋友们小聚,喝茶聊天,品尝美食。

斯泰德美术馆举办的主题画展“性别之战 (Geschlechterkampf) ”,从2016年11月24日起至2017年3月19日,给人们提供了一个严冬里散步的好去处。被吸引去的原因是斯泰德美术馆一贯的策展水准和宣传广告中那些个如吸铁般的名字:蒙克、弗里达·卡罗,和在不同艺术画廊屡次跃入眼帘的德国画家斯图克 (Franz von Stuck)。他的两幅前后作于1893年和1912年的题为《有罪的女人》 (Die Sünde) 的油画分别在慕尼黑新画廊和柏林国家老画廊展出,他在二十年间 (1891-1912) 反复绘制同一题材,该画成为德国画坛1900前后“最臭名昭著同时又最受观众喜爱的一副画作”。画面上的女人袒胸露腹,深色长发和玄色披肩映衬着白皙肌肤,显得格外扎眼。一条闪着磷光的猛蛇盘踞在香肩,美女与毒蛇直勾勾地盯着观者,充满了警示、诱惑、挑衅与轻蔑,让人觉得被蛰了一下,忍不住探头去看画家的大名和画的名称。另外两幅斯图克的油画分别是馆藏品《亚当与夏娃》和来自德累斯顿新画廊的《失去的伊甸园》。


画展“性别之战 (Geschlechterkampf) ”的海报


此次主题展以圣经故事为题材的作品非常多,亚当夏娃首当其冲,包括馆藏品罗丹的雕塑《夏娃》。同样取材于圣经故事的油画《莎乐美》(Salome)(1899,本纳Jean Benner) ,看得人心惊肉跳。一位端庄秀丽的少女,手捧施洗约翰被希律王砍下的头颅,心满意足、似笑非笑,让人不寒而栗。另一副同样题材的油画(1900,科林特Lovis Korinth) 让观者恨不得疾步离去:莎乐美云鬓高耸、袒胸露臂,目不转睛地盯着奉上的盘子里施洗约翰的头颅,她弯下腰,好奇地用纤纤玉指拨弄死者的眼珠,面不改色,叫人忍不住慨叹:女人如花,心似铁。

莎乐美的故事背景是女性的记恨与复仇。然而人性是共通的,善恶高低贵贱并无男女之别。征服与占有,诱惑与贪欲,嫉妒与记恨,阴险与恶毒,非男性或女性专有,是人类共同的黑洞。几百年来,以莎乐美为主题的文学艺术作品层出不穷,被各路大师不断地描绘渲染,从王尔德的戏剧到理查·施特劳斯的歌剧,更有提香和卡拉瓦乔的传世名画,其中卡拉瓦乔甚至把盘子里的施洗约翰首级画成他本人的自画像。


油画《莎乐美》(1899,本纳Jean Benner)


蒙克不多的几幅作品中,有馆藏品《嫉妒》(1913),画中年长男子衣冠楚楚却怒发冲冠,因嫉妒而发绿的脸庞,把嫉妒的威力表现得淋漓尽致。右边的青年男子面容模糊,目光低垂,若有所思。两人之间的年轻女子身穿象征纯洁的白色连衣裙,直视前方,眼神坚定,充满了自信。这幅画是蒙克感情生活的真实写照,年长男子是他的朋友,一位波兰作家,年轻女子来自挪威,学音乐的女大学生,代表着妇女解放运动时期的新女性。她最终成为了作家的妻子。这段三角恋情三位当事人的心理活动、矛盾和冲突,被蒙克永久地留驻在了画布上,是回顾抑或反思,不得而知。展览中的其它蒙克作品如《莎乐美》、《女杀手》、《灰烬》、《青春期》、《吸血鬼》等,均来自奥斯陆的挪威国家美术馆和蒙克美术馆。

徜徉美术馆,阅尽人间爱恨情愁、悲欢离合,体悟人性的愚痴与智慧、至善与极恶。

被窝里读诗观影,剧院里聆听音乐,博物馆里流连忘返,温泉池里静默沉思,身心舒泰,气定神闲,感觉不到严冬的寒意,生活仿佛一个冬天的童话,神秘而美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17-10-21 14:45 , Processed in 0.174384 second(s), 23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