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765|回复: 0

维也纳新年音乐会让我陶醉

[复制链接]

91

主题

0

好友

384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3-29 18:49:23 |显示全部楼层



亲爱的读者朋友们,我在汉堡遥祝你们2017年新年快乐,万事如意,心想事成。昨天晚上从电视上看到了汉堡易北音乐厅雄姿,经过千辛万苦,终于完成,太了不起了,其气势当属全球第一。按理说,一个开幕式,应该让观众高高兴兴地共同庆祝,但当晚听了这场开幕式音乐会,我都快睡着了。典型的德国某些文化艺术界人士的傲慢和脱离群众,他们选的曲目,除最后一场《贝多芬第九的欢乐颂》还让我有点兴奋感外,其他曲目我一概不知,而且并不讨人喜欢。这不只是我一个华人的意见,问了几个德国朋友,他们都有同感。

记得我在大学任职时听过一位德国教授的学术报告,一头雾水,我和他关系不错,事后问他,为何做如此“深奥”的报告。他回答说,“我就是让人家听不太懂,才能表现出我的学问”。联想到这场音乐会,组织者安排这场现代派的音乐会,目的大概就是为了表现:“我们汉堡易北音乐厅就是与众不同,让人体会到我们的先进和高超”。我真庆幸没有花钱买票亲临其境。不然该后悔死了。再看看人家维也纳,丢死我这“汉堡人”的脸。



来自上海和德国的团队出现金色大厅中


了了毕生的一个心愿



一个月以前,上海好友王祖同和曹景行两对夫妇约我们夫妇一起到维也纳欣赏2016年12月31号晚维也纳国家交响乐团的《贝多芬第九交响乐》,和次日2017年元旦维也纳金色大厅爱乐乐团的新年音乐会,他们替我们在上海弄到了票。就我所知,在德国弄到这样的票,比登天还难,要提前半年订,也未见得订得到。我摆脱不了他们的诱惑,从汉堡总比从上海飞维也纳近得多,豁出去了。总算了了我毕生的心愿。还真的没想到,我们也上了全球电视联播镜头,诸位在电视里大概也看到我们了吧!哈哈!可是香港大学张建雄教授发现了观众席里的我的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的德国老婆珮春,竟然没看到我这“美髯公”,真是岂有此理!明明是他诚心视而不见。

2017年1月1日的新年音乐会现场

诸位读者,这次去维也纳已是第四次,只不过三天但印象仍然非常深刻。小小只有180万人口的城市,矗立在市中心的宏伟磅礴的大小宫殿,折射出这里曾经是欧洲历史上一个帝国的权力中心。这段辉煌的皇家历史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但是,建筑物依然故我。这座城坐落在依山傍水、世界著名的阿尔卑斯山脚下,人们都很和气,连酒店里的自来水,都来自五千米高的雪山清泉,喝起来清甜可口。怪不得维也纳姑娘的皮肤显得比汉堡姑娘还来得白嫩。嘘!这只是内部谈话,不能给外人听到!

好像回到19世纪维也纳的鼎盛时期,维也纳被称为世界音乐之都实至名归,令我感叹不已。旅册里介绍,这里是约翰·施特劳斯和他儿子的出生地,也是华尔兹、波尔卡的创造发源地。这些曲目不但在该城大小音乐厅里演奏,也能在咖啡馆中听到。维也纳的咖啡馆也没什么特别,但历史悠久,莫扎特在这里生活期间,就已门庭若市。人类的普遍弱点就是喜好追星,哪儿有名,谁有名,人们都会随风而至。我也不例外。能亲自到维也纳金色大厅现场欣赏新年音乐会是一种傲慢。维也纳新年音乐会这些年来被炒作得红得发紫,连这里的名咖啡店都要事先订位。我还从来没听说过什么国际娱乐节目,哪怕是足球世界杯,也没有90多个国家同时联播。

维也纳新年音乐会,我们的门票1100欧元一张,还要半年前预定,据说黄牛黑市在东京、上海可炒到1万欧元一张,真是发疯了。不知是真是假?组织者也很聪明,演出时间安排在欧洲上午11点,向世界各地转播都不是深夜。


本文作者夫妇在金色大厅遇到熟人吴昭苏女士(右一)。吴昭苏女士与她的先生常恺与金色大厅有多年合作的关系

2017年元旦午前十点半,我们来到金碧辉煌、花团锦簇的“金色大厅”,我真被镇呆了。我好像回到19世纪维也纳皇室的鼎盛时期,大堂富丽堂皇,华贵无比。露胳膊大腿的西方贵妇,互相拼比谁更性感,着鲜艳和服的日本娇娘被身穿大礼服的男宾搀扶着,也不甘示弱。但他们没有注意到,这里还有一个标新立异的白发华人,身穿深蓝中山装,白衬衫,挺起腰杆,手挎着唐装汉服的德国夫人徐徐入场,充分显示出他的中华大男子的气概。那就是我。


举世闻名的景色大惊就在这个维也纳音协的大楼内


奥地利出了不计其数的作曲家



维也纳酒店的小册子自吹自擂,说维也纳古典音乐全球第一,把贝多芬说成奥地利人。一些奥地利政客却把明明是奥地利人的希特勒说成是德国人,把德国人气得嗷嗷叫。我是中国人,久住德国,当然为德国人打抱不平。但是也必须承认,奥地利也出了不计其数的作曲家,如新古典乐派的代表人物勋伯格、韦伯恩和贝尔格。还有出生在维也纳的舒伯特、老小两代的约翰·施特劳斯、兰纳、克热内克等。此外还有无数的世界驰名音乐家如海顿、莫扎特、贝多芬,李斯特、莱哈尔、布鲁克纳、马勒、格鲁克、勃拉姆斯、维瓦尔第等都曾在维也纳学习、生活过。

我们还有个非常值得留念的插曲是在金色大厅遇到了我们的老朋友雅丽端庄的吴昭苏女士,她和她的先生常恺于1994年在维也纳创办了奥中文化交流协会,每年活跃在组织承办赴奥赴华大型电视和文化演出交流活动上,与维也纳金色大厅建立了密切关系。在这场新年音乐会中场休息时间,我们被她邀请到唯一的一张高脚桌旁,享受2017年元旦第一杯维也纳金色香槟,那是极高的待遇。要知道这场音乐会贵人豪客来自五洲四海,只有我们这桌人能用美酒来共同回味上半场音乐的奥妙,不是一般人能办到的。那是一种至高无上的享受和礼遇。真谢谢昭苏女士了。

“杜达美改造了新年音乐会的风格”



维也纳新年音乐会1939年开始,每年1月1日都是在维也纳举行,到了1946年1月1日,新年音乐会挂起‘金色大厅’招牌,先是在欧洲,后传至美洲,现在成为全球每年的新年盛会。它的曲目多为圆舞曲、波卡舞曲、进行曲,充满愉快的气氛。请谁来指挥,都由维也纳爱乐交响乐团的团员们进行投票决定。两年前,南美委内瑞拉青年指挥家古斯塔沃·杜达美(Gustavo Dudamel)忽然接到书面邀请,他向记者表示,他高兴得几乎晕倒。虽然,他那时已经誉满全球了。

我是一个西方古典音乐迷,少年时就喜欢和母亲在上海家收听广播电台播送的西方古典音乐,这与我自己小时就学小提琴、弹过钢琴有关。当1981年出生的委内瑞拉青年指挥家古斯塔沃·杜达美站在金色大厅的指挥台上,笑着鞠躬向观众致意时,我就发现他和全体乐队上身都穿黑上装,下身一律灰色长裤,和维也纳爱乐乐团新年音乐会以往的指挥家全身黑色大礼服不同,透出点新春气息。毕竟他是新年音乐会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指挥家,才36岁。而且,该音乐会除了日本指挥家小泽征尔以外,绝大多数都是欧洲出生的。一般来说,欧洲指挥家都比较严肃、拿起指挥棒来一般正劲。小泽征尔则一般不用指挥棒。而这位南美洲出身的杜达美,指起挥来浑身是森巴和探戈舞的姿态,手舞足蹈。尤其是一曲走到了尾声时,全乐队都要发出FFF高强音,他的左手用力高高举起,五指大张,然后往下一拉,音乐嘎然而止。听了让我毛孔大开,听得太过瘾了。我相信我汉堡大学那些保守的循规蹈矩的德国同事们,会摇摇头表示:这是不是太夸张了。现在,人家是世界大师,谁敢乱指点?德国、奥地利这两天的媒体大肆宣传古斯塔沃·杜达美,甚至把他神化了,有的评论说杜达美在改造新年音乐会的风格。我给他起个外号,叫“毒打美”。你美国不要老是逞能:老子天下第一。强中还有强中手!走着瞧!

世界著名指挥家Gustavo Dudamel

她爱上了他的两个酒窝



杜达美五岁时开始学习小提琴,之后又学习作曲,有非凡的音乐天赋。1995年,年仅14岁的他,就被聘为委内瑞拉莫札特室内乐团的艺术指导,成为古今奇谈。2004年,杜达美参加国际马勒交响乐指挥大赛而夺冠,一举成名。2014年9月他曾与维也纳爱乐乐团一同出访上海。因此对中国来说,杜达美之名并不陌生。我最佩服他的是他的记忆。如果他指挥一些常演出的古典名曲,不要谱,我可以理解,驾轻就熟嘛!但是,施特劳斯等等的圆舞曲、波卡舞曲、进行曲除非新年,不可能时常演出。而且它们节奏活跃,忽上忽下,曲调忽高忽低。会骤然蹦出不同乐器的插进或独奏,锣鼓声也时有时无,只见“毒打美”完全凭记忆,两手运用自如,上下左右调动,这还不够,他有时还拧腰曲膝,把整个乐队调动得团团转,指挥得天衣无缝,我是真服了。      

他打破常规,每奏完一个曲子,都不厌其烦地和第一第二小提琴拉手致意,寒暄一下。我都觉得有点过分。后来听说,这是为了配合电视直播,给电视导演们一点插话和拍摄观众场面的空间。今年是“蓝色多瑙河”诞生150周年,杜达美将它放到加演曲目第一首,也是专门向伟大的作曲家施特劳斯致敬!受到听众极热烈的掌声。

我们一位漂亮的德国金发女邻居安娜,在我们和她的丈夫面前公开表示她爱上了“毒打美”,特别是爱上了他的两个酒窝。我则觉得他长相平平。反倒是音乐会中插进来的几个漂亮的奥地利年轻芭蕾舞姑娘,就在我们坐位旁的走道上来回蹦蹦跳跳,太诱人了,男观众的眼球都睁得大大的,我们的朋友王祖同和曹景行也不例外。我在老婆面前不敢太放肆,偷偷地看几眼。诸位读者,你们相信吧!祝大家春节哈哈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17-10-24 06:34 , Processed in 0.104185 second(s), 23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