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219|回复: 0

我的2017年第一天

[复制链接]

154

主题

0

好友

61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3-29 18:47:36 |显示全部楼层


德国的2017新年第一天依然没有什么新气象,和往年往日一样,天空依然是昏沉沉、灰蒙蒙的,老天爷并不因为这一天是新年伊始而给你好脸色看。

31号午夜零点前后,窗外五颜六色的礼花在夜色中升腾,绚烂的光束在书桌上、地毯上舞动着。大概10分钟后,礼花的光束渐渐稀稀拉拉,礼花的绽放声音由强变弱,渐渐远去……不知过了多久,忽地“叮咚”两声,手机在静静的房间里响起,这声音不是微信留言就是凤凰新闻。睡觉前忘记将手机静音,这漏网的声响还是抽不冷子钻了进来。反正睡不着,那就看看吧。在黑暗中伸手在地毯上摸到手机。


新年第一条新闻


“土耳其元旦恐袭39死69伤”。这是新年第一天接收的第一条新闻。又是土耳其!10天前,土耳其一个年轻警察刚刚枪杀了俄罗斯驻土耳其大使。从2016年夏天以来,土耳其出现新一轮恐袭高潮,已有数百人丧生。这个国家的穆斯林、库尔德人、反政府组织和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IS)之间杀杀打打,历来不消停。柏林恐袭遇难者尸骨未寒,恐怖袭击此起彼伏,ISIS搅得全世界不得安宁。2016年,100多万真假难民涌进德国,一些难民抢劫、偷盗、强奸、地铁里踢人、放火、恐袭……2017年,德国的日子也未必好到哪儿去。

暂且不去想,不然越想越抑郁。终于有点时间休息了,几个月的德语课,伤害了太多脑细胞,催生了不少华发。新年,该犒劳一下自己了。用什么方式呢?国内的家人也在微信上问我:德国热闹吗?你怎么过新年?

这个问题还真没好好想过,我喜欢随性,不太喜欢计划。饿了就吃,困了就睡,睡醒了吃,吃饱了睡,吃吃睡睡,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做一天幸福的猪,全然不管今昔是何年何月何日。写到这儿,想起国内一个年轻博士同事的话。春节长假这位博士要么回江苏老家,要么去山西太太老家。小俩口商量好,今年春节去女方家,明年去男方家,特殊情况除外。待博士节后上班,一同事问他:“春节在太太家过得怎样?”博士有点无精打采地说:“无非就是吃了睡,睡了吃,像猪一样,还得陪没见过面的七爷爷八姥爷小舅子大叔子喝酒,一波儿接一波儿地喝,喝倒为止!”很同情这位身不由己的年轻博士。


新年第一场音乐会


打开电视,德国的电视台正在转播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实况。若干年前在国内观看维也纳新年音乐会视为很神圣的事儿,总是早早地守候在电视机前,但近些年兴趣大减。笔者所在的德国小城距离维也纳大概八九百公里。如果在10年前,我一定会在新年追随而去,体会身临其境的神圣感。现在距离奥地利近了,反而没了兴致。年年岁岁音乐会都是相似的,还是金色大厅、还是那些整齐划一的座席、还是那些身着盛装、正襟危坐的观众,不同的只是变化不大的演奏曲目和指挥家的面孔,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够严肃、够古典。但新年音乐会,新在哪里?失去新形式、新内容的新年音乐会正在变成鸡肋,不禁心生几分遗憾:维也纳老了,新年音乐会老了,欧洲老了。

手握电视遥控器,荷兰小提琴家、指挥家安德烈·里欧熟悉的微笑跳入眼帘,欢快的乐曲、跳动的音符在手中流淌,加上这个长腿荷兰人的翩翩风度,观看这样的音乐会不仅赏心悦目,还可以享受到音乐的饕餮大餐。尽管安德烈·里欧年近七旬,近几年双鬓斑白,但舞台上的这位音乐家幽默的话语、适度夸张的表情,手舞足蹈的演奏,让人感觉不到他的实际年龄。音乐会总是常新常变:除了保留曲目外,每一次音乐会总会有新的曲目、新的演唱者、新的表现形式。乐队的演奏家们不仅演奏乐器,而且能歌善舞,个个身手不凡。再看观众,随着舞台上或舒缓或欢快的音乐翩翩起舞,让一向不苟言笑的古典音乐会活生生变成了几千观众的大party,台上台下欢乐的气氛交融在一起。我将手里的遥控器放下,定格在安德烈·里欧,我的新年音乐会。


新年的吃与睡


现在身在国外,远离了这些应酬,放假时间是自己的,想和谁见面就约时间;想吃中餐就自己动手,不想起床就慵懒着。“在没有人与人交接的场合,我充满了生命的欢愉”。张爱玲道出了我所思所想。

先说吃。德国的知名饮食除了土豆沙拉、肘子、各种口味的香肠之外,实在乏善可陈,蔬菜种类更是屈指可数。面包酸且硬,轻轻触碰还掉渣儿;饼干糖果等甜得齁死人,让你不想再吃第二口。节假日的餐食,德式饭菜不在考虑范围之内。

中餐的选择实在太多。第一个跳入脑海的也是必不可少、雷打不动的饺子,这是我的最爱。此外,这几年在德国和其他国家练就了自己也吃惊的厨艺:各种馅料的饺子、北京烤鸭、红烧排骨、北京稻香村蛋卷、宫保鸡丁等等,其中烤鸭和红烧排骨最受荷兰亲戚、德国邻居的喜爱。德国邻居夏天去荷兰航海一周,将我做的红烧排骨带上了船。邻居的航海朋友们品尝后也是口有余香,念念不忘。尽管调料缺这少那,我就用在德国超市里买到的调料做出地道的中餐,在不知不觉中把自己培养成了“大厨”。什么是大厨?北京东单某条胡同里有一个在美食家中知名的“厉家菜”。据说克林顿总统当年访问中国时,点名到这里就餐。店主是皇家御厨的后代,其菜品的特点是,民间常用的花椒大料桂皮等调料基本不用,萝卜、芝麻酱等天然食材才是厉家菜的调料。不用调料却能烹饪出美味佳肴,这才是大厨的本领。

再说睡。有时候困得头疼,脑袋像撕裂了一般,但就是无法入眠。此时才知道,幸福和满足感是一件容易且不容易的事儿。比如,我想要常人眼里简单的幸福和满足感:困了倒头就睡。但发现,倒头容易入睡难,在床上像是翻饼烙饼,翻来覆去,平躺着,睡不着;嘴啃泥式的趴着,大脑还是在不停地运转。潜意识里告诉自己:什么都别想,让大脑停摆吧,但是大脑似乎不愿意合作,白日的鸡毛蒜皮、柴米油盐依然像放电影一样,一幕幕毫无头绪地穿插闪过。此时真切地体会到什么是身不由己。

手机屏幕上方微信的两个小白人头跳出来。一个在德国的华人女友发来几张图片:一张大圆桌上摆放着几盘淡红色的大虾,那大虾的个头是河虾的数倍,显然是海虾,好诱人!这又是去哪里潇洒奢侈去了?一会儿,微信上显示了几个字:我在海南三亚向你问候:新年快乐!噢噢,原来是在三亚。此女友又携德国老公到三亚吃喝玩乐去了,去年暑期他们夫妇曾经去三亚度假。德国老公迷恋上三亚白色的沙滩、新鲜无污染的海鲜……这一次是故地重游。女友住在杜塞附近,从杜塞到三亚,八千公里左右,夫妻两人都是50多岁,他们共同的想法是:趁着吃得下走得动,腿脚利索,瞄准目的地,买张机票,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好不潇洒,让人好生羡慕。

看来,新的一年或许我也需要稍作计划:在吃好睡足继续做好大厨之余,读书、写字、绘画、远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20-3-29 20:07 , Processed in 0.064894 second(s), 19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