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430|回复: 0

德国自民党能否东山再起?

[复制链接]

154

主题

0

好友

61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6-6-17 18:39:54 |显示全部楼层


袁杰 博士


       德国前外长、自民党前主席古多·韦斯特韦勒(Guido Westerwelle) 和德国政坛元老、自民党泰斗级人物汉斯-迪特里希·根舍(Hans-Dietrich Genscher)已于近期相继离世。此前,自民党在巴符和莱普两州的州议会选举中也已取得不俗成绩,在莱普州并参与执政。这让人们的视线再次转移到这个几乎已被人忘却的政党上来。新生代党魁克里斯蒂安·林德内尔(Christian Lindner)受命于危难之时,经过两年多来的努力,终于带领自民党走出低谷。林德内尔现正着手推进自民党的现代化,但至今仍未能摆脱唱独角戏(One-Man-Show)的困境。在德国联邦议会中,缺少了自民党总让人感到有些遗憾。为了迎战2017年的联邦大选,争取重返联邦议会,林德内尔及其团队必须选好竞选议题,同时团结好党内老一辈成员,任重道远,决计不可掉以轻心。



自民党主席Christian Lindner


自民党大佬相继离世

       德国自民党是一个自由主义政党。它成立于1948年。在联邦德国历史上,自民党参与执政时间非常长。但该党总是充当联合政府中的小伙伴角色。在15个不同的内阁中,自民党成员总共出任过8位副总理以及4位德国外长,即:瓦尔特·舍尔(Walter Scheel)、汉斯-迪特里希·根舍、克劳斯·金克尔(Klaus Kinkel)和古多·韦斯特韦勒。传统上属自民党掌管的还有经济部和司法部。此外,自民党还推出过两位联邦总统,这就是特奥尔多·豪斯(Theodor Heuss) (1949-1959年)以及瓦尔特·舍尔(1974-1979年)。
其中,根舍是自民党的泰斗级人物。他从1974至1992年几乎不间断地担任联邦副总理兼外长近二十年。在此期间,根舍成功地塑造了联邦德国的外交政策,并辅佐联邦德国前总理赫尔穆特·科尔(Helmut Kohl)实现了两德统一。今年3月31日,根舍驾鹤西去,德国为其在波恩前联邦议院原址举行隆重的国葬仪式。在德国历史上为一位前外长举行国葬实属罕见。足见根舍在德国政界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此前,在自民党内颇具争议的韦斯特韦勒也因患白血病医治无效而去世。在担任外长期间,韦斯特韦勒2011年曾代表德国在联合国安理会就利比亚局势的决议草案投了弃权票。从目前利比亚的现状来看,不得不承认当时德国在西方阵营中顶住压力作出上述决定系明智之举。这个德国前外长是位同性恋者,年仅54岁,实属英年早逝,令人扼腕。
       自民党历史上这两位重量级人物近期相继离世,加上该党这次在巴符和莱普两州州议会选举中的出色表现,使人们的视线再次转移到这个几乎已被人遗忘的政党上来。

新生代党魁满怀壮志

       在2013年联邦大选中,德国自民党遭遇大败,只获得4.8%的选票,未过5%的门槛而被逐出议会。随后,时任党主席菲利普·罗斯勒(Philipp Rösler)以及该党全体执委引咎辞职。克里斯蒂安·林德内尔受命于危难之时,从2013年12月起出任该党新主席。
        要把处于如此低潮的自民党带出困境绝非易事。当时曾有人建议把自民党朝右翼自由主义和民粹主义的方向引导。但林德内尔拒绝了这种做法,从而划清了与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德国另类选择党(AfD)的界限。经过近年来的努力,林德内尔终于带领自民党走出低谷。在今年3月莱法州议会选举后,自民党与社民党和绿党组成红黄绿联合政府。该州自民党主席福尔克尔·维辛(Volker Wissing)出任副州长兼经济部长,维辛与另一自民党人、州司法部长赫贝特·默丁(Herbert Mertin)是目前德国政坛上仅有的两位自民党部长。这表明在联邦州层面上自民党已开始重新参与执政。这是自民党从上届联邦大选失利后取得的一次重大突破。在联邦层面上,自民党民调值也已越过5%的“议会门槛”, 目前在6-8%左右。



莱法州副州长Volker Wissing


       美中不足的是,现今这里的报刊大多把自民党的现状形容成党魁林德内尔在唱独角戏,该党现今的一切都是为他设置的。虽然林德内尔本人否定这一点,强调自民党拥有一个坚强的团队,并以总书记尼古拉·贝尔(Nicola Beer)以及欧盟议会副议长亚历山大·格拉夫·拉姆斯托夫(Alexander Graf Lambsdorff)为例来证明这一点,但不得不承认的是,自民党至今还是靠林德内尔在支撑大局。
       今年4月23至24日,自民党在柏林举行党代会。所涉及的主题是“我们生活世界的数字化”。林德内尔认为这个主题是与自民党的自由概念有关。自民党把数字化革命视作正面挑战。它要以此与文化悲观主义者划清界限。按照自民党的观点,后者主要来自绿党。在数字化领域中,林德内尔率领下的自民党的口号是“德国勇气取代德国恐惧”(German Mut statt German Angst)。当然,自民党这时也清楚地知道这一未来隐含着风险。这次自民党党代会所提出的一个核心要求就是“必须使个人重新拥有对自己数据的主权”。向数字化进军将会增强自民党对21世纪网民阶层的影响力。一旦自民党向新的数字化中产阶层提供各种设想,它就能接触到这个阶层。而海盗党两位前要员入盟自民党,更加强了后者在这方面的特色。此间报刊对自民党新生代党魁林德内尔上述着眼于未来的计划给与高度评价。托斯登·容霍尔特(Thorsten Jungholt)在《世界报》(Die Welt)上撰文认为: “克里斯蒂安·林德内尔正在推进自民党的现代化。”在当今错综复杂的德国政局中,林德内尔及其团队不畏艰难,满怀信心, 为扭转自民党的式微趋势作出了难能可贵的贡献。

老字号政党东山再起?

        政治记者尤利娅·埃梅里希(Julia Emmerich) 4月24日在《柏林晨报》(Berliner Morgenpost)上发表评论文章,分析为何德国需要自民党。她提出了三点理由: 其一是作为民主政体内的抗议政党。尤利娅·埃梅里希认为,有相当多的选民对由联盟党和社民党组成的大联合政府不满意,绿党和左翼党又令这些人在政治上感到陌生, 而AfD的右翼民粹主义主张更使其无所适从。这时,这些选民可选择自民党。其二是作为自由主义的声音。在受到恐怖和政治极端主义威胁的世界中,公民的自由已成了不稳定的财富。而捍卫自由和宽容的自民党的声音就是至关紧要的。其三是作为乐观主义者。尤利娅·埃梅里希指出,无论是联盟党、社民党、左翼党、绿党还是AfD,在宣传上,都惯用令人害怕而不是给人希望的辞藻。而自民党,特别是其党魁林德内尔,则善于用一种乐观的声音来宣传自己的主张。人们可能认为自民党所宣扬的是新自由主义。但作者强调,作为对德国政党宣传用词的纠正,自民党的声音意义重大。
       当然, 林德内尔要让已有近70年历史的自民党在联邦层面上东山再起,那就一定得打好2017年联邦大选这一仗。为此,他必须注意下列两点:其一, 一定要选好竞选议题。自民党至今给人留下的印象是: 只关心减税。有人甚至把它称之为“一个议题政党”。但正如容霍尔特在上述发表在《世界报》上文章中所述那样:“虽然自民党还将继续为之奋斗,但也不是仅此而已。”林德内尔在这次党代会上选择面向未来的议题就是一次大胆尝试。但他把这次党代会的口号定名为“Beta Republik Deutschland”(Beta版德意志共和国)却给人留下弄巧成拙的印象。据报载,党内许多人对这一令人费解的口号并不满意。林德内尔本人也不得不从一开始就对此解释道,这里的“Beta”指的是“一种软件的发展阶段”,用来表示“敢于创新”和“好奇”。尽管如此,这类尝试的风险太大,今后还应三思而后行。总之,选好竞选议题将是对林德内尔的一次严峻考验。
       其二,自民党新生代一定要团结好党内老一辈成员,并发挥其作用。在这次党代会上,林德内尔表扬了自民党前辈布克哈特·希尔施(Burkhard Hirsch)(1930─)、格哈德·鲍姆(Gerhart Baum)(1932─) 、前司法部长扎比内·洛伊特霍伊塞-施纳伦贝格尔(Sabine Leutheusser-Schnarrenberger) 等人。今年4月20日,德国联邦宪法法院裁定联邦刑事调查局反恐法律部分违宪。希尔施、鲍姆等人取得了局部胜利。在过去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由于自民党领导层只关注税务议题和经济,因而这些为公民和自由权利而奋斗的老前辈们较少受到重视。按照这些元老们的意见,即使在数字化时代,捍卫公民权也具有极其重要的现实意义。林德内尔在这次党代会上为团结老前辈所做出的努力符合自民党的利益。在接受报刊采访时,林德内尔预计在下一届联邦议会选举中,自民党甚至会超过AfD。他认为自民党的选民来自不投票者营垒,来自联盟党,部分也来自绿党; 但从AfD 那里,自民党拿不到选票。林德内尔并断言: “AfD不是一个中间政党,而是一个恐惧和怨恨的党。”当然,从目前来看,在2017年联邦大选中,自民党要在得票率上超过AfD还只是一个美好的愿望。这是因为在目前大多数民调中,AfD所获支持率已达14至15%, 而自民党尚徘徊在6%至8%之间。
       在接受采访时,林德内尔强调:“我们着眼于人们的创造力、经济的理性、世界上最好的教育、新的创始人精神以及现代的基础设施。”他的目标是要让自民党重新成为“联邦政治的一个因素”。这位自民党主席对该党能进入下一届联邦议会充满信心。他表示:“我们不用惧怕老龄化、数字化和全球化带来的变迁,我们可以将其变成一种机遇。在议会中还缺乏一个作为进步加速器的政党。因此,我确信我们能够做到这一点。”
       当然,自民党民调至今尚未真正趋稳。稍有不慎就有可能重韬上一届联邦大选的覆辙。5月11日公布的德国民调机构Infratest dimap 所作“柏林趋势”民调显示,在柏林,自民党今年5月只获4%的支持率,而4月份时还是5%。在今年9月柏林议会选举中,自民党能否越过5%的门槛进入议会还是一个未知数。虽然联邦层面上林德内尔及其团队的境况相对要好一些,但也决计不可掉以轻心。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20-4-4 19:32 , Processed in 0.071146 second(s), 24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