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687|回复: 0

莱茵要塞葱丝的猪排啤酒的世代冤仇

[复制链接]

154

主题

0

好友

61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6-1-27 05:37:51 |显示全部楼层

城市俯视图
        莱茵河纵贯德国北威州,在杜塞尔多夫与科隆之间,左岸,也就是河西,有古城要塞葱丝。切莫以为这是在恶搞德国地名,用葱丝来音译Zons实在是再贴切不过的了。尽管葱丝人喜欢讲述公元前罗马人就在葱丝如何如何地,葱丝真正可圈可点的历史则应该始于中世纪的1372年,科隆主教弗里德里希三世(Friedrich III. von Saarwerden)把他的莱茵河税卡由诺伊斯(Neuss)移到了葱丝,莱茵河当时可是欧洲贸易的黄金水道。次年弗里德里希三世又将葱丝升格为市并投入资金将葱丝建成了一座名副其实的要塞(拦河收买路钱首先要保证自身和收来的钱的安全),要塞德语为Festung,所以多年来葱丝一直被称作Feste Zons。葱丝是德国为数不多的保存完好的古城,四周城墙环绕,角堡城门箭楼一应俱全,极为精致。置身其中恍如隔世。城市的历史也是跌宕起伏,由最初的无名河村升格为城市,继而变为科隆主教区教产,以后又成为选帝侯的属地。1794年,法国革命军兴,葱丝因为地处莱茵河左岸,又变成了法国领土,直到1814年拿破仑垮台,又归于普鲁士。葱丝紧邻杜塞尔多夫和科隆,乃游历莱茵河之理想目的地,葱丝设有码头,可乘船直达。


保存完好的角堡

城墙环绕的城市

          中世纪欧洲的教会势力可谓一手遮天。科隆的主教当年就在莱茵河航道上拦路收税。起初税卡设在诺伊斯(Neuss),后来主教可能发现诺伊斯人不地道,便把税卡南移到了葱丝,这样离科隆也近一点,便于看管。那是1372年的事情。主教除了把葱丝升格为市,还花钱把葱丝打造成了一座真正的要塞(图为1400年左右的葱丝)。从乡野村夫一步登天变成了城市人,葱丝人想必对主教是充满感恩之心的(葱丝城门前立有弗里德里希三世塑像,还有歌功颂德的浮雕铭牌等)。不过日月流逝,二百年之后,葱丝人续了几代,科隆主教也换了几任,他们之间的关系就变得有点此一时彼一时了。可以想象,莱茵潮起潮落,日月盈亏消长,随着葱丝人渐渐习惯了城里人的地位身份,幸福成了新常态,科隆的主教们就开始疑神疑鬼了。


1400年左右的葱丝


弗里德里希三世塑像


浮雕铭牌
        1577年(又一说1575年),科隆的萨冷丁主教(Salentin von Isenburg)与葱丝人的冲突终于公开化,主教指责葱丝人在钱的问题上手脚不干净,为了弥补自己的损失,主教派他的军队去葱丝抢了五十头猪,并带着猪们离开了葱丝。眼见自己的猪们被抢走,葱丝人群情激愤,全城揭竿而起,组织起来与萨冷丁主教抗争,坚决要五十头猪回葱丝。这场斗争的结果是葱丝人大获全胜,根据我们读到的碑文记载,葱丝人要回了猪们。不过根据更可靠的史料记载,1579年萨冷丁主教因为猪问题处理不当引咎退位,但是五十头猪已经没有了(八成是被主教吃了,因为主教显见不会养猪,要照顾它们几年肯定是很麻烦的)。教会赔不出五十头猪,最后赔了葱丝人等同五十头猪价值的钱。不管葱丝人是要回了猪还是得到了钱,葱丝人胜利了是不争的历史事实。马列主义历史学家因此会高屋建瓴地说这是先进的新兴城市资产阶级(就是葱丝城里以养猪为副业的住户,他们的正业我怀疑是主教的税吏,因此他们先进的资产阶级本性应该不是体现在正业而是在养猪的副业上)对腐朽封建阶级(就是把五十头猪吃了的科隆主教)进行阶级斗争推动历史车轮滚滚向前的一个漂亮的回合。葱丝人对这一历史性的胜利显然相当陶醉,以致在1959年于入城口建碑勒文(设计人是来自杜塞尔多夫的雕塑大师罗孚 Bernhard Lohf)。之后还不过瘾,当然也可能是由于其他的原因,1987年又请来自科隆的雕塑大师拉布斯卡(Herbert Labusga)制作五只小铜猪放置在纪念碑下,以一当十,纪念那被主教吃了的五十头猪。
纪念碑下的五只小猪
  
        猪风波之后,葱丝人也养成了吃猪排的习惯。城里的每一家饭店都供应不下十样不同品种的猪排。我们这次吃的就是炸猪排加荷包蛋加蘑菇浇头加炒土豆。如果是晚上,吃猪排的客人可以聘请一位故事员,一边吃猪排一边在烛光下为客人讲述猪风波的始末,还有音乐伴奏,再配上啤酒,想必是十分High的。

当地的炸猪排
        说到啤酒,葱丝人的陶醉会霎时戛然而止。葱丝的城市其实很小,只有百来户人家,在猪风波时团结一致共同对外,但是在喝什么啤酒的问题上却形成世仇,老死不相往来。葱丝南邻科隆北接杜塞(尔多夫)。科隆人喝科啤(Kölsch),清冽味苦,国语一般称作黄啤或苦啤,杜塞人喝老啤(Altbier),厚黑味重,国人呼为黑啤。城南的餐厅酒吧只卖科啤,城北的反之,只售老啤。如果外来的客人不了解情况,定错了啤酒,据说酒保会当场把餐牌酒牌摔在桌上,其他的客人则会对你怒目而视。这都算是客气的,毕竟不知者不为过。如果你被认做是明知故犯,麻烦就大了,因为这会被视作蓄意挑衅。现在德国人的法制观念比较过去深刻,你当然不会挨揍,特别是在酒客还没有喝High起来的时候,不过被当头浇一杯科啤或老啤(视在城南还是城北而定)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科啤(Kölsch)
        说到科啤与老啤的势不两立,很可能也是和中世纪教会的蛮横滥权有关。中世纪科隆一带酿啤酒不用啤酒花而是用一些香料植物(Grut),Grut 只有科隆主教才能经营,当年所有啤酒坊主必须宣誓,不得使用啤酒花只能使用Grut 酿制啤酒,因此啤酒酿造实际是被教会垄断的。长此以往,尽管两地相距区区数十里,互相拿啤酒说事,恶语相向,诽谤谩骂,俨然登堂入室,开出了文化奇葩(科隆狂欢节散发的徽章,意为科啤生,老啤死)。而葱丝地处战略要冲火线前沿,犹如冷战时期柏林之于华约北约,两军对垒的同时亦讲究细节的平衡:猪风波中葱丝人抱团取胜,以致六百年后形成共识,建碑勒文定格荣耀。不过微妙之处在于,既然碑体已经由杜塞艺术家设计,那么五头小铜猪的制作就非科隆人莫属了。



老啤(Altbier)

      有趣的是尽管科啤和老啤不共戴天(除了互相诽谤对方啤酒的质量,酒杯也成了取笑的对象。科啤的啤酒杯直而细长,杜塞人讽之为发动机气缸,老啤杯肚大口窄,科隆人说像芥末缸),在如何把啤酒喝进肚子里的技术层面上却是绝对同步共识:根据精确换算啤酒入杯的解泡升温时间与啤酒入口下肚的速度,科啤与老啤都将0.2立升/杯规定为上限 (科啤还有更小的更科学 的0.1立升的杯子),多于此限的啤酒因为解泡升温的原因乃饮驴之料。不过用给驴子喝的形容饮料的低劣只是中国人的口传文化传统,西方人的认知与之南辗北辙。科隆人和杜塞人在啤酒大战中互相攻讶,居然是竞相把各自的啤酒美化成饮驴之料,而对方的啤酒则被比喻为驴尿。由于小杯啤酒会增加服务成本,近年来在两地开始出现出售0.3甚至0.5立 升大杯科啤老啤卑的黑酒馆,尽管这些酒馆大都散布在郊区乡野,生意也是偷偷摸摸地,也足已使得双方的粉丝痛心疾首,为世风日下人心不古而呼天抢地,为此四处上访, 最后由法院立法规定凡是容量多于0.2立升/杯的啤酒均不得称为科啤或老啤才将风波平息。


啤酒0.2L的规定
        由此联想到日益火爆的慕尼黑啤酒节,中国人一边喝1立升杯装啤酒,吃一公斤重的大猪肘(顺便说一句,那德国猪肘也是不堪入口之物,要吃好猪肘必须去东欧,东欧一带称猪膝盖),一边噘嘴瞪眼傻笑玩自拍,自觉十分德国文化,十分巴伐利亚,浑不知杯中的啤酒百分之八十已经变成被捂热的驴尿了。巴伐利亚人肯定一边小跑着给中国人(当然还有日本人韩国人)端啤酒一边说,这些亚洲傻X,被人卖了还在帮着数钱呢!


慕尼黑的啤酒娘

猪肘
        巴伐利亚人从来不认为自己是德国人,因此要想体验真正的德国文化,当牢记它的三个代表:葱丝,猪排和0.2啤酒。




相关帖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20-6-6 23:07 , Processed in 0.071080 second(s), 23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