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008|回复: 0

微調後的反思

[复制链接]

154

主题

0

好友

61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5-11-17 20:57:07 |显示全部楼层

郭琛

反课纲运动将对国民党明年的大选产生重大负面影响
   最近台灣歴史課綱的爭論沸沸揚揚,我亦是百感交集,喜的是高中生竟然就有思考的能力,憂的是高中生竟然學起街頭正義。
   爭論主要是爭奪台灣近代史的詮釋權。掌權一方宣稱微調課綱,卻是大幅變更特定議題,引發歷史教育學界及政界裡的各項爭議。政大台史所教授薛化元發起反對歷史課綱調整連署,結果共有139位歷史相關科系研究員與教授參與,包括中研院2位所長、30位研究員,以及大學歷史系8位系主任、6位台灣史相關所長、系主任等加入,是台灣第一次以歷史相關學者教授為主、連署最多的公開聲明。歷史學者拒絕附屬在政治之下,歷史不為政治服務。

司法加油
回想以往自小受教,學的都是做人要誠實。但自中學起,與現實社會接觸後,滿眼看到的、滿耳聽到的盡有說謊的行為,這就是當年青少年成長的痛苦。當年青人認定大人的世界都是謊言,就會否定過去所認知的道德、懷疑過去聽到的歷史故事,我們就製造了一代不相信專家、不相信政府的年青人。除非教育部能學中共把網路上的反對論點都淨空,否則假話再印一千萬本,亦不能掩蓋真話一本,猶如千年暗室,無法遮擋蠟燭一亮。
   當司法無法制裁國家的行政暴力,人民就會尋求街頭正義,法治就立遭破壞。民主與法治是國家前進的兩條腿,而會廢一條腿,想前進也只能在原地打轉。同樣學生衝進官署、佔領公署,如同行政暴力,都不能用任何理由來縱容姑息,因為都已經違法了,雙方以暴易暴而已!這也顯示台灣司法正義有不被信任與採用的地方。司法越無能,則台灣改革轉型的陣痛就越久。繾責任何形式的暴力,司法對違法者必判必罸,不分官員或學生,對知法犯法的官員更應重罰。
歴史是什麼
歴史是對過去真相的官方紀錄,亦是官方對下一代型塑的工具,但當政治造假滲入了歴史後,意味著歴史可以造假,同樣政治也可以對道德、成績、是非、善惡、美醜、等等造假。任何人只要掌權,就可以把百姓當豬養,任意微調所有的事實。
   如同人體的病歷必須是真實,否則生病時醫生會因此下錯藥;國家的歷史必須是事實,否則當歴史為當權者竄改,為政治而扭曲,則真象、正義將無法呈現;當统治者不反思自己的過錯,則所有的過錯自然就由反抗者全部承擔,悲劇就會一再重演。
   認同中華文化,不必美化文化中惡質的部分,尤其亞洲文化都強調名不正,則言不順,結果是誰拿到發言權,他就先把自己漂白、把名弄正。日本掩飾侵略,侵略就成為進出;國民黨為掩飾1945-1949年接收、統治台灣的腐敗,就指責台灣百姓是該殺的皇民;掩飾失去大陸江山的原因,就推說是共產黨打打停停,不反省自己腐敗而先失去了大陸民心。


台灣何去何從
   台灣歷史說日本的好或壞,都不能改變我們是炎黃子孫,祖先是來自大陸,使用著中文傳承文化,從祖先到子孫接受的都是中華文化!全台的16,000座寺廟,皆是華夏民族的儒釋道特色,過年、過節敬拜祖先亦是華夏民族的節日。不能因為說美國好、說民主好,就是不愛中華文化?澳洲人不諱言其祖先十個有九個是罪犯,也沒人說要美化澳洲歴史?
   台灣歴史應該據實書寫,日本對台統治50年中,是視台灣人為次等國民,但不該隱瞞日本在台的努力經營,她大力培育台灣人才、大力建設台灣,帶給當時的台灣現代化。如何能讓沒有誠信的政治人物書寫歴史?尤其讓施暴者書寫受害者的驗傷報告?在台灣各地還留下眾多的日治時代的建設,還活著如此多的老人見證過日本與國民黨的統治經歷,國民黨卻想以漂白代替反思,這是該繾責的思想暴力。1937年日本侵華戰爭的罪業,不能由台灣歴史來承當而塗改。

民进党主席蔡英文探望反课纲的学生表达支持

   1945-1949年國民黨掠奪台灣資產,以用於國共內戰,與搜捕並殺害有思考能力的台灣精英人士,以掩藏統治者的錯誤過失,而這些行為比日本1895年佔領台灣之初確實更惡質。雖有其歴史背景因素,是可原諒但一定不能忘記。對等於此,台灣人亦應感謝1949年蔣介石帶領二百萬國民黨軍民來台灣,亦帶來相當黃金使新台幣得以一元折合舊台幣四萬元,蔣經國執政後努力建設台灣,亦是台灣人世世代代該感恩的。沒有蔣介石帶領大陸精英到台灣、沒有蔣經國推動的民主改革,台灣就沒有今日與時同進的現代化。台灣今日的結果,是歷代經營台灣先賢以一棒接力一棒下來的成果,想更好、或避免變壞都得由歴史中尋找答案。
   如今台灣逐漸步入已開發國家,選民自然更趨無情,對政府施政品質要求更高,國民黨不圖改進,竟認為選民對不起她?想把敗選推論為台灣歴史書把她寫的不夠好?深藍的急統派竟然歸罪,台灣歴史書把台灣人變回皇民後裔而抗拒統一?關於統一之態度,看看《孟子盡心上》說的“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善天下”,如今比起中國,台灣是窮是小,獨善其身-可!想要兼善中國,不是不可,得用智慧-兩個條件,一是找到桿槓作用點,二是離遠一點,以四兩之輕發揮桿槓原理去撥萬斤之重。另外,深藍的急統派不要始終把台灣人視為皇民後裔,認為只能思過、謝恩,不能選首都市長或總統的國民。
   我是浸泡在中華文化長大的,也夢想有一天會統一,但統一在中華文化的國度裡,而非今日說一套,做另一套的體制。套用龍應台《我們的中國夢》裡的話:“在湖南老鄉面前突然懵住了,我是湖南人嗎?沒去過湖南,不會說湖南話,對湖南一無所知;我突然明白,我其實是台灣人!”
   希望台灣在批判與反思時能少些感性,太多的感性就蘊藏著太多的虛假,理性批判與反思之後,透過多元的尊重、包容,讓不同的觀點,來共同描述出歷史的真相,從而讓每個人可以學習到對方的尊重與包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20-4-9 05:17 , Processed in 0.064821 second(s), 19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