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5045|回复: 0

帅哥老师,我不会为毕业证而爱你

[复制链接]

154

主题

0

好友

61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5-1-19 17:20:34 |显示全部楼层


红柳
        新学期开始了,我们将进入编程专业课程学习。全班同学为之兴奋期待,因为这些课程将决定我们能否顺利毕业,甚至决定将来能否成为IT人士。所以,大家都有了紧张感,连上课前在电脑上玩游戏都渗进了几分心不在焉。
        准点,等待中的编程课老师走了进来,所有眼球不由得为之一亮﹕好帅!新老师40来岁,高大矫健,棕色卷毛下一双梦幻般的蓝眼透着神奕。一直备受全班人宠爱的小帅哥马可,在这样成熟男气场的照射下,立马显出稚嫩。
        几次课程下来,帅哥老师从外到里彻底让同学们心悦诚服。和其他穷讲究的学究老师很不同,他随和没一点架子,而且不故弄玄虚,把对我们来说深奥难懂的编程密码讲得通俗易懂。总之,新编程帅老师像座航标灯塔,把全班罩住了。估计,像上学期全班集体向校方强烈反映硬件老师不负责任的事件,决不会再发生。姑且称他为帅老师,没多久好多男生成了帅老师的粉丝,下课一起出去抽烟闲聊。女生嘛,在这份崇拜里自然还参杂了几分复杂。
         那几年,德国前总理施罗德执政的政府大力扶持职业教育,尤其在IT行业下足了本钱培养人才。在这样的大背景下,随着IT业不断高涨的潮流,我从因环保治理而前途渐暗的化学行业的大学实验室里走出来,考进了这个职业教育学校IT编程深造班。IT业并非女人喜欢的专业,所以全班算我才3位女生。
        我的同桌叫凯蒂,30多岁,大学生时代是学习民族学中的一种我从未闻过的非洲一个旮旯角落小国家的古老民族语言的,她投身这门极偏僻生冷的专业纯粹是出于由好奇激发出来的兴趣。德国年轻人上大学选专业不像我们中国那样现实功利追热门,其父母也不会越位干预。也幸亏德国学术研究的无所不囊,大学里还真有这种专业,让她过足了兴趣的瘾。但显然,这个研究方向很难找到对口的工作,毕业后她在市图书馆某了工作位子。
        由于专业的关系凯蒂混入了大学非洲留学生圈子,还跟着去非洲偏僻小国玩过。非洲人的豪爽坦荡能歌善舞给了凯蒂极快乐的新奇感,使她在中规中矩的天主家家庭成长中被抑制的叛逆性格,得到淋漓致尽的释放。不久,一位浓眉大眼漆黑一团的高大黑帅哥成了她的男朋友,进而又荣升为丈夫。嫁给黑哥是德国女人的一种时髦,高大魁梧激情四射的黑哥更容易让她们获得活力和满足。
        凯蒂是那种有主见有魄力,认准了道就勇往直前的女人。跟着黑哥翘着屁股敲打着手鼓彻夜狂欢的激情过去之后,尤其是女儿出生后,黑哥依然以非洲部落男人的优势对待他的德国老婆,在家里除了吃喝睡理所当然地啥家务都不插手。在手忙脚乱地独自照料女儿照料家务中,凯蒂对原始非洲部落神秘感的向往,逐渐消失殆尽。
        一天,在凯蒂筋疲力尽地忙完了给女儿洗澡喂奶换尿布转身又得面对餐桌上的残羹剩饭一片狼藉时,黑哥此时极不合时宜的激昂手鼓声就像道催命音符,终于引爆了卡蒂以德国人的传统教养也无法压住的满腔怒火。她像头愤怒的非洲母狮,把黑哥的手鼓连同黑哥一起扔出了家门,毫不犹豫地离婚了。
        女儿慢慢长大了,这个黑白混血女孩除了一头来自非洲部落的浓密的黑卷发和让德国人无限崇尚的巧克力肤色外,其性情完全继承了母系的日耳曼民族,安静﹑稳重﹑礼貌。女儿的独立和省心让卡蒂下定了决心改变四平八稳的图书馆工作,赶潮流报考了IT编程深造班,和我成了同桌。
        另一位女生叫朱莉亚,前几届的高中毕业生,在大学门前晃了几晃,终还是回归到对于她来说属于正确路线的职业学校。和绝大多数德国女孩一样,她比较简单无心计,但情场上绝不是让人小瞧的实习生。她和现任男朋友快要订婚了,基本上是晚来早走,无暇关注别人。
        帅老师接任了我们班的指导老师,相当于国内的班主任或辅导员。每天上他的编程课,教室里鸦雀无声,只见一堆全神贯注的眼睛在放光。尽管没有漏掉他的每一句讲解,抄下了每一个字符每一串数字,但面对电脑要独自完成他给出的指令时,大家的表情一律是一片茫然。然而,帅老师很理解编程课的入门难,他不急不厌,耐心地带我们一起操作,时而停下来帮助指点一下没跟住的同学。我们随着他照猫画虎地敲键盘输入指令,直到最后“执行”。当正确结果在我们“编出”的程序的运算下展示出来时,那种惊喜兴奋自不言而喻。这样的课堂多有成就感,这个帅老师怎能不招人喜欢。
        慢慢地我发现,帅老师不太讲究装束,有时衬衣邹巴巴地甚至头发乱蓬蓬地就走进教室。德国人穿衣打扮很讲究场合,上班族虽未必人人衣冠簇簇,西装笔挺,但衬衣绝对要熨得挺刮刮。尤其教师,像他这样顺便一件家常T衫就来上课,真不常见。
        凯蒂和朱莉亚也是抽烟族,也是下课就往外跑那圈里的。凯蒂抽卷烟,就是先自己动手用小纸条夹了碎烟叶卷成烟卷,因为便宜。后来朱莉亚也跟着抽卷烟,因为酷。再后来,听凯蒂说,帅老师也常伸手卷她的烟抽。开始我觉得帅老师此举很哥们,没代沟,后来知道了没这么简单。
         凯蒂与“烟圈”同学关系密切谈笑甚欢,但悄悄话却只跟我说。在她看来我值得信赖,而且还有太多的同情心和情商理解她的感受。我的确挺看重别人的信赖,因为有自己感动自己的高尚感。所以尽管我从不泡在“烟圈”,与帅老师没有任何课下的接触,但关于他的个人信息却从凯蒂那接收了许多。凯蒂说﹕帅老师离婚了,一个人生活,他还得付前妻和两个儿子的生活费。难怪呢!原来他是个没人给熨衣做饭的口袋里没几个余钱的单身汉。
        早就听说德国社会支持女人在家相夫教子,其理论根据是,一个温馨的家安逸的生活,无论对男人还是孩子的心身健康,精力充沛,情绪稳定都至关重要。对于妇女对社会对家庭对经济发展的独到贡献,作为从中受益的国家则以法律的形式予以保护。男人遭遇另爱就得为离婚付出昂贵的经济代价,使为家庭放弃职场的全职太太在失落了爱情时至少不失落生活质量。德国男人大多挺遵纪守法,该出的出该付的付。所以在德国变换过几次爱情的离婚男人,基本上都是穷光蛋。像中国那样红旗彩旗在原配无奈的睁眼闭眼中一齐飘的情况,不属于德国人的选择。
        据说,一些嫁入德国的中国女子不了解这些,婚后常因德国老公付前妻生活费照料子女生活而吃醋吵闹,怨恨他们“藕断丝连”。其实大可不必,入乡随俗才安逸。
        在凯蒂越来越多关于帅老师的讲述中,我越来越清晰地感觉到了什么。
        一个周五开始的节日长周末,我请凯蒂来我家吃饭。她到达时很兴奋,寒暄后告诉我她顺路先去了学校,帅老师居然在办公室上班。也是哈,一个单身汉节日也得单着。她没理会我的戏虐,继续开心道﹕你猜!发生了什么事情﹖凯蒂根本憋不住,没等我猜就竹筒倒豆子全招了﹕她表白了对他的仰慕之情,没想到他很痛快地回应说上课的第一天就注意到她了…….
       真是干柴遇火柴,“嘭”地一下他们就把自己燃成了熊熊大火。
       虽然按照中国思维感觉他们有点太快了,但我还是真诚地祝福她获得美好的爱情,而且是捕获了那么亮眼的大帅男。同时我也暗自称叹﹕爱欲大火冲天时,她居然没被烧昏,还能抽身撤退按时赴约。凯蒂烧不毁的德国式守时讲信誉的好习惯,这会儿比她的爱情更让我动容。
        帅老师搬到凯蒂家同居了。但除了我无人知晓。他们不想公开爱情,以免有考试透题及评分袒护之嫌。他们依然各自开车到学校,依然装模做样地一块混在“烟圈”。帅老师开始衣冠整齐,满头蓬散鸡窝变成了风调雨顺的波浪。凯蒂很会装无辜,只有在幸福得实在憋不住时才跟我唠叨关于帅老师,还有他的前妻和孩子。比如他的两个小儿子很可爱,在她家过周末时三个孩子相处融洽什么的。她的幸福指数就像中国的房价每天见长,直到实习后回到学校准备毕业考试。
       半年的毕业实习开始了,同学都离校各自找公司实习去了。我在西门子所属的一家企业信息部门参加了编程工作。这是一家为核电站生产原子反应堆金属管的公司,对其产品的要求极其严格,我要编写的是监测生产流水线“技术参数程序”的程序。技术参数程序是买来的,控制着生产线上金属管产品的技术指标,信息部门一直想编写个监测程序但一直没闲人手。我在这里工作很愉快,很享受真正的硕士博士IT男们所构成的认真敬业﹑谦和儒雅的办公室气氛。要不是某一天帅老师例行公事走访学生实习情况,我都快将学校给忘了。
        帅老师到来我还是挺高兴的,用他教会的方法我编出的程序在用生产线真实数据库做检验时,居然检测出“技术参数程序”出现了纰漏。在我还懵懂不解还以为自己出错呢时,公司招来那家卖程序公司纠正纰漏,同时也没忽略我这个实习生,奖励了我一笔不菲的奖金。后来这家企业被德国取消核能源计划给计划掉了,我那个获奖程序也带走了我一生中上帝恩惠的那点智慧。
        实习结束同学们又都回到学校,开始写论文准备毕业考试。我发现,凯蒂有些忧心忡忡,时而蹙眉发愣。终于她告诉我﹕帅老师有出轨迹象。我吃惊地听她讲述了他的种种可疑行为。有一天她神秘地说,昨天她先于他回到家,打开电脑检查他前一晚忙活的内容。沉浸于偷情刺激中的人真缺智商,帅老师以为一切都删除了没留任何痕迹,但跟他学会了IT常识的凯蒂很快就恢复了他写给另一个女人的亲昵情书。帅老师在与她谈情说爱时顺便与新结识的另一个女人该干的全都干了。
         凯蒂终于醒悟,为什么他老婆和他离婚了。他就是一个花心男,英俊的相貌潇洒的风度是他诱惑女人的杀手锏。帅老师百般抵赖却又忍不住逮住机会就风流,凯蒂眼里又容不得哪怕一点灰儿,从此他们的战争开始了。
        放假复习准备考试,每个人都感觉压力山大,作为外国人我就更紧张不安。就在考试前的一个晚上凯蒂突然打来电话,说她和帅老师摊牌了,要么珍惜他们的感情要么分手,结果他选择了搬走。凯蒂说她看不进书心无比痛,说着失声痛哭起来。我同情理解她的伤痛,可除了倾听她诉说,陪她泪水长流,也只能尽力搜寻可以用来安慰人的德语词汇,告诉她上帝会顾惜她,也会教训他。
        大约一年多之后,我突然接到了一个陌生男人的电话,他解释了半天我才恍悟,原来是那个IT班帅老师。他问候了我几句之后“顺便”问起了凯蒂。我立马明白了他的意图。可惜,生活折腾日子忙乱,毕业之初通过几封伊妹儿后,凯蒂及同学们已了无音讯。我只能抱歉提供不了有价值的信息。放下电话我还在回味﹕想必他花心了一圈又单着了,顶着鸡窝头睡不着觉时幡然后悔丢了凯蒂。我忍不住有点幸灾乐祸,虽然这不太厚道。
        在以后很长的岁月里,我时常回味﹕那毕业考的关键时刻帅老师多么至关重要!甚至以后他的鉴定他的推荐信都会给凯蒂毕业谋职增加砝码。凯蒂如果聪明点把握住这个难得的机会,利用他的优势先完成她的目标再把他踢出去也不迟。不过,德国没有“三十六计”学,凯蒂没受过这种“精明”的熏陶。时光虽然使我对凯蒂的同情已经淡泊,但她的诚实和独立,一直启迪着我如何融入德国社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20-4-4 19:38 , Processed in 0.074899 second(s), 19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