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8750|回复: 0

不仅是《克劳代先生和他的女儿们 》

[复制链接]

154

主题

0

好友

61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4-9-14 05:28:24 |显示全部楼层

谷秀

       政府要员的丑闻仍旧沸沸扬扬,经济状况的下滑也是势不可挡,失业率的飙升似在情理之中,世界杯上又栽在德国人的脚下只是历史的回放。右翼在议会选举中的获胜表明了民众排外情绪的高涨,左派总理的突然辞职又展示了政府内部的剑拔弩张……法兰西啊法兰西,与法国大革命时隔225年,你那粪土当年万户侯的激情哪里去了?难道就这般捉襟见肘起来,内忧外困下去吗?
       法国人自有他们排忧解愁的办法,他们去电影院。电影是法国人的发明,这个传统他们当然不会丢。两年前的那部把3分之一的法国人吸引到电影院的《不可触摸》(《Ziemlich bestFreunde》)讲述了一名刚出狱的贫困黑人青年在护理一个瘫痪白人富翁的过程中两人的冲突、摩擦、沟通以及最终成为挚友的感人故事。影片也揭示了当时法国社会中诸如种族歧视,贫富悬殊等诸多问题,它给出的结局是那么不可思议的完美,以至于人人都乐意接受。
     全球化下法国社会的缩影


       最近这部把上千万观众再次拉到电影院的《克劳代先生和他的女儿们》(《Monsieur Claude und seine Töchter》)既不是小资文艺片,也没有那法国式的顾影自怜,可它却打进了法国电影史10部最受欢迎影片的行列。我们无从知道诸如侯麦,特吕弗等树立了法国电影形象的大师们会对此现象作何解释,但是任何事物的发生和存在总会有它的缘故和道理。这部热热闹闹,有些俗套有点儿肤浅,提出问题,借助幽默,力图圆满的轻喜剧看来不仅很和法国人的口味,7月份在德国上映后也创票房新高。

“我们究竟做错了什么”?
       影片的法语原名直译为《Was haben wirdem lieben Gott bloß getan?》,《我们怎么得罪了上帝?》,其实已道出了法国人的心声……这部影片在法国极端右翼派在欧洲议会选举中大胜前后放映,正好切中法国当下最敏感的问题。那些被漫画化了的种族歧视和排外情绪,在电影中当然没有在现实中那么嚣张,而只是有些可笑。恐怕排外者和被歧视者都在片中看到了自我。
       克劳代夫妇到了颐养天年的年龄,辛苦了大半生,虽不算富有但还殷实。卢瓦河畔一座漂亮的房子养老,四个漂亮的女儿也到了嫁人生子的年龄,真是让父母既欣慰又兴奋,生活原本可以这样美好……老两口和成千上万在基督教传统下代代相传的欧洲小市民一样,希望女儿也能在教堂结婚,接受上帝的祝福,这本无可非议啊。但是他们的在多元文化时代成长起来的女儿们却另有所爱。一个嫁了犹太商人,一个嫁了穆斯林律师,一个嫁了中国银行家,老两口就这么一次次承受着说不出口的失望和打击。希望都寄托在小女儿身上了,直到她把黑人男友领到了父母面前。“我们究竟做错了什么(我们怎么得罪了上帝)?”克劳代太太彻底崩溃了。

“我们多少都有些种族歧视”
       接下来的一切简直就是当今法国社会的缩影。曾经遍及世界的殖民地给法兰西带来了各色人种,当然也带来了不同的宗教和文化。克劳代先生和太太的祖先们在扬帆远征的岁月里恐怕没有想过他们对亚非拉的征服和占有会给后代带来这么多麻烦。克劳代夫妇自己的确并没做错什么,他们只是被历史的惊涛骇浪抛到了现实的岸边。当今的法国人,不仅要面临历史留下的移民问题,还要应付全球化下的多元文化,也难怪他们应接不暇。
    又一个女儿嫁给了移民,克劳代夫妇有苦难 言


       曾经的种族隔离,宗教迫害,外族清洗都告诉我们,杀戮和驱逐只能导致仇恨和报复。多元文化的时代也让越来越多的西方本土人明白,强制性的同化并不奏效,只会招致反感和争端。欧洲人经历的血雨腥风使他们对种族问题小心多了。在德国,人们在讨论有关移民问题或外族文化时常常先说上一句“我并不排斥外国人,但是……”从道理上说欧洲人早已懂得排外是不光彩的,但从本能上说,“我们多少都有些种族歧视”。克劳代先生一语道出了人类的无奈。
       首先人都有个自我身份认同的问题,所以种族的归属对个人来说也是身份的归属。我们中国人常说自己是“炎黄子孙”,“华夏儿女”,“龙的传人”等,我们是在家庭的坐标体系中界定个人的身份,农耕民族的“家文化”“家天下”, 使中国人种族的概念不如西方人那么鲜明,倒是更看重家族和血缘。欧洲,美国都是多民族国家,是不同的种族在近代国家形成后重新组成的群体,这种“地缘社会”使西方人以国家来标志和象征个人的身份。我们常说西方人更爱国,中国人更爱家,也就是这个原因。越是多种族的国家,血缘越模糊(如美国),人们就越在意国家、这个以地域划分出的群体,因为它是使每个个体区别于其它同类的唯一标志。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克劳代先生说“我们多少都有些种族歧视”了,它几乎是人类的一种集体无意识。

总得有个替罪羊
    在天下太平的时候大家乐得相安无事,所以便是有些种族歧视也无妨,不过是茶余饭后插科打诨时的笑料。就如在《克劳代先生和他的女儿们》中,饭桌上先是犹太女婿和穆斯林女婿针锋相对,一会儿两人又一起对付中国女婿,最后父母﹑女儿也都参战,互接他人短处,弄得不欢而散……但几个月后又客客气气地坐到了一起,因为大家虽彼此有些种族偏见,但并无利益上的纠葛。只是凡有风吹草动,或是饥馑、灾荒,或是争端、骚乱,总之当生存受到威胁时,我们或多或少的种族偏见作为一种集体无意识就会不约而同地寻找替罪羊。因为人总是喜欢把错误和责任推到别人身上。目前的法国正式这样一个局面。在5月份的欧洲议会选举上支持极右翼的投票者们并非都是极端分子,更多是对现实和政府不满意而又找不到其它出路民众。他们平日可能也和克劳代夫妇一样,只是有一点儿“种族歧视”,而眼下却把对经济疲软,失业攀升的气愤宣泄到了替罪羊身上:他们反对接纳难民,反对发给难民救济,反犹,排外……这样果真能拯救他们的法兰西吗? 法兰西的现状难道是移民和外国人造成的吗?

别无选择
       和我一同去看这部电影的德国朋友恰巧也是四个女儿的母亲。观影时我们笑了个前仰后合,出来我冷不防问她“这事如果发生在你身上(四个女儿都嫁外国人),你会怎么做呢?”她耸耸肩叹口气,“我又能怎么做呢?”是啊,这既是法兰西走过历史到达的现实,也是全球化下的世界潮流,除了接纳,恐怕别无它法,克劳代夫妇也只能这样做:眼睁睁地看着并祝福他们的第四个女儿又嫁给了一个“外国人”,一个来自前法属殖民地的黑人小伙子。
       两年前的《不可触摸》似乎给饱受欧债危机困扰的法国注入了一记强心针,人们走出电影院时好像看到了希望。当下的《克劳代先生和他的女儿们》但愿又给焦头烂额的法国社会输入了一只镇静剂,让人们从一系列的倒霉中慢慢苏醒。两部老少皆宜的寓言式喜剧自然不能救国救民,但从法国人对这样皆大欢喜,和平共处的结局的接纳还是能看出他们对铲除偏见,和睦相处,互相接纳的向往。但怎样实现这个目标还要靠法国人自己,也许真的象在电影中那样,一次交流,几次尝试,一点儿宽容,一些幽默,一腔浪漫……一个崭新的法兰西。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19-12-15 05:58 , Processed in 0.070947 second(s), 24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