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6230|回复: 0

回乡记

[复制链接]

154

主题

0

好友

61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4-5-19 16:21:21 |显示全部楼层
谷秀


       一晃又近三年没回家了,打算在这里的春假(复活节假期)携夫带女回国探家,访友,购物,解馋。早订了机票,提前几天开始倒计时,打包,装箱:给老人的药品,给儿童的食品,给朋友的化妆品……,每次回国都不例外,尽管从没人向我索要什么。我们中国人对亲友不直接言爱 , 送礼便是表达爱、敬和思念的方式,礼轻人意重吗,因此从老到小人皆有分儿,不敢掉以轻心, 多年来几乎成了仪式, 它寄托着悠悠的思乡之情,思念中,心神早已飞了回去。
       依旧是法兰克福机场,依旧是汉莎航空公司每天一班由此飞往北京的LH720。前往登机口的路上照例要陪女儿逛逛免税店。正值花季的她对那些名牌香水和化妆品分外着迷,哪一款是新出的,什么香型,如数家珍。她正在一边流连忘返,一边叹囊中羞涩,忽从身后闪出一位大叔, 操着地道的东北口音问我们“香奈儿5号”(香水)在哪里,女儿迟疑片刻,用手指给他,大叔三步并作两步冲向香奈儿,不由分说,不看价钱地将好几瓶一齐揽入购物筐中, 匆匆走开,显然还有其它购物任务……女儿撇撇嘴,耸耸肩,叹道 “可惜了香奈儿”!“大约也是回去送亲友的”。我话音未落女儿又把头埋进了“兰寇”的口红专柜,专心致志地图试着,这时只见一只粗大的手伸向纤细的口红,一把抓了好几只,其中一只还掉在地上,那人慌忙捡起时,才发现又是一位大叔,他手里举着的仿佛是炸弹而不是口红,正在拿也不是,放也不是之时, 一眼见了我们,忙问“这管子里放的是膏儿,还是水儿”?(听口音是北方人,拿不准是河南还是河北)女儿忍着笑向他解释了一番,大叔似懂非懂,随手从不同的包装中各拿了几只,丢在筐里,又奔赴另一个名牌专柜。女儿用好几个月的积蓄买了一瓶中档价格的香水,排队付款时发现,购物筐里装满了国际名牌商品的中国大叔,大妈竟占了一大半。
       这样的大叔, 大妈们不仅在法兰克福机场免税店,而且在欧洲各大城市的豪华用品店越来越多,也因为他们的穿着,举止和那些时尚品牌反差较大,所以大叔, 大妈们以他们的“人品(品牌)”组合构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他们成群结队的涌入,大呼小叫的涌出,口袋里装满了信用卡,双手提满了购物袋,从劳斯莱斯表到路易、韦登包, 一掷千金,豪购名牌。也许只有这么做才不会觉得这突如其来的在乍富让人难以置信,会转瞬即逝,也许只有这么做才会弥补贫穷,落魄时的狼狈和屈辱,也许买了名牌才能证实身份……反正中国人有钱了,洋人有的我们也得有, 管它是啥。
      夹在双手提着许多名牌购物袋的同胞们当中, 不知不觉已到了汉莎的登机口。 排队登机时我意外地发现乘坐德航汉莎飞往北京的乘客中百分之八十以上都是中国人,以往我们乘汉莎回国,飞机上的中国人只是点缀,如今这里也成了华人的天下。
      “还没登上飞机就已感觉回到了中国!”女儿半抱怨,半调侃。中国人多的地方的确嘈杂些, 大家都旁若无人。“他们初次出国,马上要回家了,兴奋。”我还是有意无意地替国人辩解,到了飞机上我的开脱面对国人们的举止显得很无力。也不管后面的乘客是否就座了,尽管站在通道上抢先把自己的那些购物袋塞进座位上方的行李舱里。直到大家都各就各位了,该系上安全带了,很多人还在走动,喧哗,捣腾他们的手提行李……机舱里一片混乱。飞机上为数不多的德国人脸上大都带着反感和不满,按德国人的脾气,他们早该抱怨了,秩序可是他们的命根子,何况是外国人在他们德国人的飞机上。但在这般满是中国人的飞机上他们是绝对的少数, 面对那些来自五湖四海的操着各种口音的炎黄子孙们,他们显得束手无策,只好忍着! “看来人在别无选择的时候都会变得厚道和宽容”,我几乎有些幸灾乐祸的寻思着“让你们平日里总是那般得理不让人,这回可是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了,委屈一下吧!”
       没过多久,我就没心思再幸灾乐祸了。坐在我前面的一位大叔一会儿起来,一会儿坐下,像是在练杂技,还不时地站起来溜达, 后来索性把双腿放倒前面座椅的靠背上。 身边的大叔和大妈不停地大声说笑,吃饭时旁若无人的咂嘴儿、打嗝儿,好像这架飞机就是他们家的。 身后的两位大爷吃饭时喝了酒,便没头没脑地拿身边的一个德国人开心,那德国人一句汉语也不懂,凭两个中国大爷用几乎下流的语言和方式作弄,我几乎看不过去,女儿更是忍无可忍,几番回头用白眼瞪那两个农民企业家模样的大爷,不中用,直到航程过半,他俩乏了,才东倒西歪地鼾声大作。
       晚饭后,飞机上安静了些,回头望去,也有的睡了,也有闭目养神。我起身朝洗手间走去,打开门便知这是一架载满中国人的航班,便池上下一片狼藉,洗手盆内吐满痰液……我先忍着恶心清洗一番,发誓渴死也不再喝水了。我毕竟是见过这种场面的,只是久违了, 都受不了,那么同机而行的德国人们见此情景会做何反应呢?!素日里我讨厌德国人的死板,说他们是小市民,笑他们是规则的奴隶,可这会儿我还没回国就开始想念日尔曼人的秩序。
      中国人富了,全世界都刮目相看了,做为在海外的华人,心里其实很欣慰, 我们可以和洋人平起平坐了,我们也座着汉莎的飞机,开着奔驰和宝马,手提香奈儿和路易、威登周游世界了。 不错,这些在一定程度上都是身份的象征,但真正的身份却不止这些。那一行一动间的教养,举手投足间的庄重,吃喝拉撒时的克制,奢侈铺张时的优雅,有了财富之后的节俭,有了身份之后的谨慎……那太多太多标志身份、赢得尊重的软实力却是钱所不能购得的。 有了财富不代表就是贵族,品牌也不等于品位,若是我们的行动坐卧,言谈举止都和我们所购之物, 所拥之财不匹配,那最终我们就只是个笑话, 我们拥有的一切则只是笑料而已。
       为了不再去洗手间,我就再也没吃没喝。飞机由西向东,从黑暗驶向光明,北京快到了! 坐在前面的大叔开始早就站起来把上面行李舱里的购物袋抱了下来,后面的大爷都睡醒了,站起来骂骂咧咧地伸懒腰打哈欠,说座椅太硬, 两腿也没地儿放。身边的大叔和大妈抱怨机上早饭不可口,闹着要开水泡随身携带的方便面……
      机身重重地颠了一下,到家了。这次和同胞们一同飞往祖国心脏的旅程好像比往此长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19-12-15 05:36 , Processed in 0.066453 second(s), 23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