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5887|回复: 0

熊迹—华语电影柏林影展今昔谈

[复制链接]

154

主题

0

好友

61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4-3-10 19:44:40 |显示全部楼层

谷秀


        “柏林是华语电影的风水宝地”!哪怕只看金熊和银熊的头数,也知此话不假。2013的柏林电影节,评委会主席王家卫面对中国电影在电影节上的“留白”依旧气定神闲:“急不得,……仅仅是个时间问题……。”时隔一年后国产电影在柏林影展上的“井喷”应了王家卫的预言。刁亦男执导的《白日焰火》摘得电影节最佳影片“金熊奖”,该片主演廖凡获最佳男演员“银熊奖”;娄烨执导、曾剑摄影的影片《推拿》获杰出艺术贡献“银熊奖”(摄影)。中国导演和柏林虽有缘在先,但此番连中三元却是喜出望外了。从1988年张艺谋凭有象征色彩的寻根片《红高粱》首获金熊,到2014年刁亦男以爱情惊悚犯罪片《白日焰火》再夺金熊。四分之一个世纪中,华语导演们在逐熊之路上前仆后继。


《白日焰火》的导演刁亦男和主演廖凡分别捧起金熊和银熊


       《红高粱》对中国电影有着太多的象征意义,它对传统叙事方式的颠覆,对勃勃的生命力肆无忌惮的弘扬都是划时代的,它是第五代导演的宣言书,从此张艺谋们开启了他们寻根,反思的旅程。88年的金熊既使当时的电影人们获得了自我价值的认定,又向当时审美情趣尚未成熟,却有着强烈的审美渴望的中国观众暗示了新的审美潮流。我仍旧记得《红高粱》柏林擒熊后在国内电影院场场爆满的情景,当时几毛钱一张的电影票被黑市炒到了七﹑八元。很多人并非被电影本身所吸引,而是国产片首次在西方电影节捧金,抖擞了国人的精神。亲友见面时也会问“你看《红高粱》了吗?”那头西柏林(当时东西德还为合并)来的熊曾经引领了我们这个古老国度的审美时尚。


26年前《红高粱》红遍柏林, 首次擒熊


       紧接着,同属第五代的吴子牛以抗日题材为背景的反战影片《晚钟》获1989年西柏林影展最佳导演银熊奖。这部只花了几十万人民币的电影,仅以三票之差输给了那部耗资几百万美金的《雨人》,可见电影得奖与否,质量好坏和预算并无绝对关系。1990年,宝刀不老的第四代导演谢飞凭《本命年》展示了身处社会边缘年轻人的愿望﹑挣扎和绝望,又获当年柏林电影节的银熊奖。至此中国电影连续三年从柏林载熊而归。《红高粱》引起的万人空巷过度到《本命年》的理所应当,中国不再谈熊色变了。93年柏林影展上华语电影更是这边风景独好:善于关注小人物悲剧命运的谢飞携《香魂女》入围,当时依旧卧薪尝胆的李安带《喜宴》参赛。结果评委会破例将金熊奖颁给了两部片子。两位华语导演携手共擒金熊也是史无前例。《喜宴》这部整体轻松趣味影片里包含了东西观念之间,父子两代之间,义务与情感之间等众多冲突。每个人都在为自己爱的人做牺牲,但每个人都很痛苦。李安以东方人的宽容和委婉探讨着西方人的理念—尊重和接纳也许是爱的最好方式。这部小成本的华语片感动了当年的柏林,李安首获金熊。95年李安应邀拍摄众多实力派明星加盟的改编自奥斯汀同名小说的古装剧《理智与情感》。李安对复杂人物关系的驾轻就熟和对奥斯汀幽默的独特把玩使他柏林二度问鼎金熊!后来的李安继续以《卧虎藏龙》的轻灵﹑《断背山》的感伤﹑《少年派》的奇幻感动,征服着全世界的观众和评委,但柏林也曾是李安电影人生的第一站。
       在此之后,除2000年张艺谋的《我的父亲母亲》和2005年顾长卫的文艺片《孔雀》先后获银熊奖外,华语电影在柏林影展上虽常有影片入围但奖项寥寥。第五代们似乎在探索和迷失中成为前辈,转眼间第六代已羽翼丰满。他们生在文华革命期间,长在改革开放之时。对历史的反思对文化的寻根已不再是他们的使命,伴随他们的是社会转型时期的困惑和迷茫。他们告别了我爷爷和我奶奶们,将摄影机对准了他们熟悉的现实和自我。
       贾樟柯,这位因受《黄土地》感动而走上电影之路的第六代领军人物,也是从柏林电影节走向世界的。1998年,贾樟柯的处女作《小武》在送片已经结束后拿到柏林影展,立即受到关注,被德国影评家格雷戈尔称为“亚洲电影的希望之光”。这部纪实色彩很强的影片一反传统叙事结构地讲述了一个小人物当下的困境和挣扎,这也是后来贾氏影片一贯的风格和主题。当年不满30岁的贾樟柯获48届柏林影展青年论坛奖。纪实风格的拍摄和对群众演员的采用,使他的影片永远没有商业大片的光鲜亮丽和不菲票房,但他依旧不改初衷地讲述那些被时代裹挟着的底层人的命运,入木三分,发人深思。真爱电影的人会关注他。
       另一位也从柏林出道的第六代导演是贾樟柯电影学院的大师哥王小帅。凭2001年《十七岁的单车》和2007年的《左右》王小帅在柏林两次捧起银熊。这位深受法国新浪潮影片影响的第六代电影人走的也是小众文艺片的道路。王小帅片中的人物和这个社会多少有些疏离感,多年来他一直用摄影机关注命运对这些边缘人的捉弄,以及人自身的异化,“借西方的流派,讲自己的故事”,影片格调灰暗压抑,看后让人难以忘怀。


大气多元的柏林电影节对华语影片情有独钟


       同属第六代的王全安因拍摄改编自名著的《白鹿原》而家喻户晓,但柏林早在8年前就认可了王全安的才华。2007年王全安在影片《图雅的婚事》中所讲述的那个蒙古姑娘“携夫再嫁,嫁夫养夫”的感人的故事感动了57届柏林电影节的评委会,王全安作为第六代捧起了久违的金熊。时隔三年后这位低产低调的导演以《团圆》为题,讲述了一个离别的故事,因对故事和人物的出色掌控能力,获第60节柏林影展最佳编剧银熊奖。同年张艺谋的《三枪拍案惊奇》尽管遭国内观众和媒体诟病,仍入围柏林影展的主竞赛单元,无功而返。陈凯歌的《无极》﹑《梅兰芳》,也都曾在柏林“望熊兴叹”。柏林没有忘记第五代们,那个拍过《活着》和《红高粱》的老谋子,那个拍过《黄土地》和《霸王别姬》的陈凯歌。但那雄浑苍凉的东方景观,温存厚重的人文关怀,对历史和人性的深刻洞悉,在他们近十几年的影片里却找不到了。这恐怕才是第五代们的影片不再打动观众和评委的原因:他们失掉了他们特有的独一无二的“风格”,而风格是艺术作品的生命。
       此番第六代导演刁亦男凭借黑色荒诞犯罪片《白日焰火》擒得金熊,他的胜出让包括导演在内的许多人都很意外,这也许会给很多依旧摸索,奋斗的电影人一些振奋和启事。柏林影展素以“偏重文艺,关注现实,鼓励新锐”而著称。不管获奖是否有窍门,所有优秀的艺术作品的共性就是“动人”:对人类心灵的感动。纵观四分之一个世纪来获奖华语影片也不难看出那些感动了观众的电影同样也感动了评委。也许心中放下熊,眼中没有熊,手里才会捧起熊。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19-12-15 05:04 , Processed in 0.069748 second(s), 24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