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6334|回复: 0

《汉娜的旅程》—一种可能

[复制链接]

154

主题

0

好友

61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4-2-28 18:07:57 |显示全部楼层


谷秀


       周末看了场德国电影《汉娜的旅程》(Hannas Reise)。影片既无大明星,大导演,也非大制作,而且是在个能容一百多人的小放映厅里放映。这里通常放映那些小众电影,观众大多不超过二三十人,有时甚至只有几个人,可是当晚放映厅里竟然座无虚席,幸亏我预订了座位!来德国这么多年,我唯一经历的另一次“全满”,恐怕是李安的大作《少年派》。那么这部小成本,小制作的影片为什么吸引了那么多德国观众呢?


历史留给德国人的无奈

       影片讲述了一个26岁的德国大学毕业生汉娜为了得到一份好的工作,选择到以色列去为一个残疾人组织做义工,因为“作为一个德国人为犹太人工作会得到加分,对找工作很有利,而为犹太残疾人服务则是加倍的有利。”接下来汉娜在以色列的经历则把那本折磨﹑困扰了德国人近70年的旧帐又翻了出来:做为一个战后出生的德国人,能否,怎样摆脱罪恶感?影片并没有《辛德勒的名单》、《钢琴家》这类战争反思片的那种沉重和道德立场, 它看似轻松而富有挑衅的对白却展示了历史留给后人无尽的无奈。


《汉娜的旅程》中的剧照


       “你不觉得我们应该放下那段德国和犹太人的历史,像两个正常人一样在一起工作吗?”汉娜问那个总是对她的德国人身份冷嘲热讽的以色列同事,回答斩钉截铁:“我的祖父母在1936年也向纳粹提出过这样的建议。”“你难道没有负罪心理情结吗?”以色列小伙儿紧追不放。汉娜振振有词:“我生于1986年,和那场大屠杀毫无关系!”
       主人公们已是战后第三代人,但是他们无法摆脱历史带给他们的宿命。一边是无法化解的仇恨;一如人类的很多情感,愚蠢但可以理解。一边是火上浇油的辩解;就像我们的很多行为,徒劳但欲罢不能。放下过去,从头开始,有这种可能性吗?
       稍微了解一点德国历史的人也明白,导致二战爆发的根本原因是德国当时糟糕的社会经济,政治状况;它给纳粹的发展提供了土壤,而不是因为德国人天生就排外。战后德国政府不遗余力地赔偿,道歉,德国人力图以敬业,效率,严谨和诚信重新树立自己的形象。1970年12 月当联邦德国总理勃兰特双漆跪倒在华沙犹太人死难者纪念碑下的时候,这被称为“欧洲一千年来最强烈的谢罪表现”不仅使勃兰特获得来年的诺贝尔和平奖,也感动了全世界爱和平的人们,“跪下去的是勃兰特,站起来的是德意志民族” 。


柏林欧洲犹太人大屠杀纪念碑


       是这样吗?战后的德国一贫如洗,可他们在不到30年的时间里在断壁颓垣上建造了经济神话,全世界的高速上“奔驰”着他们的“宝马”,德国制造是质量和信誉的象征,他们的足球队总是在技术并不如对手的情况下反败为胜……他们的确站起来了,但历史留给他们的罪孽感却依旧压在他们的肩头,想甩掉负罪感的愿望积在心头,久而久之,沉淀为无形的结,落在心里某个角落,一触即发。


对德国的崇敬与烦恼

       中国远离欧洲,和两次世界大战并无直接关系(至少和欧洲战场无关),改革开放后,西方文化学术思潮传入中国,我们这一代文革前后出生的人有机会了解德国的一些历史和现实,我们知道了这是一个拥有无数思想巨人的民族,并“总是能在喧嚣和野蛮背后保存其沉静和强大的高贵”,这是文化名人余秋雨在他的游记《行者无疆》中对德国的评价。再加上过去的几百年间,中国人看西方大体上是个仰视的姿态,所以在到德国之前我从没有因为二战和排犹而对德国人怀有丝毫的反感和偏见,我想绝大多数中国人在这点上恐怕和我一样,我是怀着崇敬来到这个国度的。
       刚到德国的一两年间,对这里的气候、饮食、文化、人际关系等都不大适应,特别是这个北方民族特有的严肃而近乎于刻板的气质,直接而自我的待人方式都很挑战我的价值观和文化熏陶。那时每每有德国亲友问我“你觉得德国怎么样?习惯了吗?你想家吗?这里什么让你最烦恼”这类的问题的时候,我便大多直言相告“我还不太习惯,我很想家,让我烦恼的是……” 结果自然是得罪了很多人。我还很委屈,心想你们不是以诚实为做人信条吗人,怎么却不能接纳别人的诚实呢?其实是我没有听懂他们问话里的“潜台词”。大多数德国人问一个外国人是否喜欢德国,并不是只想了解你在德国的真实感受,而是想得到一个外国人的认可和夸奖。由于历史的污点,他们总是希望从他人口中找回自己的价值和尊严。
       德国人的批判理性使他们成为一个善于自我解剖的民族,就像德国哲人尼采所云“德国人总是在不断的思考什么是德国人这个问题”。我们这里且不去探讨为什么偏偏这样一个民族也常有“盲点”,也许真的如歌德所说“德意志就个体而言非常理智,但整体经常迷失。”不论是个体还是民族都希望得到他人的认可和尊重, 尤其是在他们遭到否定和唾骂后,更需要自我价值的认定。如果我早些明白这个道理可以少得罪很多德国人,自己也少生些闲气。
       当我被问到支持哪支球队的时候,只要说我更喜欢荷兰足球队的攻式足球时,我的德国公婆妯娌马上会一齐拉下脸来问“你为什么不去荷兰,呆在德国干什么?”当我被问到更喜欢吃哪国饭菜的时候,不管我的回答法餐,意大利餐还是希腊餐,亲友也常会不客气地道“你恐怕还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德国餐吧!”当我被问到最喜欢的欧洲城市时,我通常会从布拉格、维也纳数到佛罗伦萨,巴塞罗那,我的同事就会满脸失望的转身离去“看来咱们的口味不大一样,我觉得柏林和汉堡比那些靠着老掉牙的教堂充数的东南欧城市大气多了。”听上去他们真的很排外,总是不失时机地贬低他人,抬高自己。但实际上,这只是他们期望落空后的一点气急败坏。犹太人不必说了,即便是在欧洲,波兰人,俄罗斯人,包括英法两国人,和在德安营扎寨的土耳其人,便是嘴上不再提,心里对德国人也依旧怀着不同程度的怨。但德国人和中国人从无过节,他们希望从一个他们从未得罪过的,号称礼仪之邦的民族那里得到一些肯定,而我的回答让他们失望了,因为我当时并不懂他们的心结!
       和在西方生活的很多亚非拉人一样,我也曾直接和间接的经历了很多带有种族歧视色彩的“侵略”。我曾被我的德国大学同学当众不怀好意的问到是否爱吃狗肉,是否能为他们表演随地吐痰,旁观者哈哈大笑。我曾在超市付款时被强迫搜包,当收款员一无所获时,却连一句道歉的话也没有,身边的人熟视无睹。我曾在收到包裹签字(我的中文姓名)的时候被问是否是文盲,在中国有多少文盲?当我告诉德国公婆和亲友时他们却说“你肯定是听错了,误会了。”我曾慢慢认为很多德国人依旧排外, 而那些姑息养奸的旁观者们则是落井下石,我曾认为我明白了为何排犹和大屠杀会出现在德国,我曾真的恨他们。


了解德国历史而同情德国人

       后来我听到了很多德国人在国外的遭遇。我的公婆在60年代到巴黎去旅游,坐在街头的咖啡厅,这时突然从他们身后跳出一个老妇人,刹那间站到他们面前当众人指着鼻子“法西斯,纳粹 ……”骂个狗血喷头后扬长而去。我的一个德国朋友在70年代和几个同学同去荷兰度假,几个年轻人在草坪上谈笑正欢,突然闪出几个荷兰年轻人,不分青红皂白地要求这些纳粹立刻闭嘴,否则马上滚开。……我的一个同学在90年代到美国去做交换学生,当他介绍了自己的德国身份后,马上就有同学问他“你的纳粹祖父杀死了多少犹太人?”那时他只有16岁,第一次单独到国外……后来他跟我说:“反正只要是德国人,纳粹就成了你在国外的第二身份。”这时候愤怒和无奈同时写在他的脸上。这就是那个让我当众表演随地吐痰的同学!
       战后的绝大部分德国人并不仇恨外国人,他们恨的是自己被恨的现实,而这种恨很容易被无意识地转嫁到他人身上。就像犹太人依旧对当今的德国人不依不饶,尽管他们知道这些德国人并非杀害他们祖辈的凶手,但是那些没有被化解的恨总需要宣泄的途径。所以大部分德国人在看到外国人受攻击时会袖手旁观,甚至幸灾乐祸“轮到你们了,谁让你们总说我们是纳粹,这回尝尝被歧视,被攻击的滋味吧”!现实总是从历史开始。中国无法摆脱文革的烙印,日本人休想篡改侵华的历史,美国人曾怎样对待黑人,德国人怎样屠杀犹太人,这一切都已成为我们和他们身份的一部分,我们对此无能为力。
       这样想来,我突然对他们产生了巨大的同情,那个强大的从诺曼底南下从而敲响了西罗马帝国丧钟的日耳曼民族,那个建立了空前的自由和空前的专政的民族,那个用他们的语言书写哲学的民族,那个造就了康德和黑格尔,贝多芬和瓦格纳的民族,那个高不可攀的徘徊于神魔之间的巨人,原来和我们一样。他们和我们一样背负着历史的创伤,应对着现实的苍茫,遥望着未来的空旷。他们被负罪和无辜裹挟着,逼迫着,无奈,无助。他们无法以正常的姿态展示应有的爱国主义,这种被压抑的情怀使得一些德国人敏感,易怒,对外国人傲慢无礼。他们很想从头开始,但是“没有人能从零开始,因为历史是我们的一部分。”这是汉娜的领悟和现实, 她只有接纳。所有的人对历史只能接纳,不管是自己的,还是他人的。我们依旧可以继续争论“谁之过?”这样的问题,但那些声讨,控诉,审判,惩罚,最终是为了告别和放下。我们恐怕只有原谅他人,才能解放自己,只有放下历史,人类才能走近未来。


《汉娜的旅程》中的剧照


       《汉娜的旅程》放弃了居高临下的道德审判和刨根问底的历史反思,经历了一系列的挑衅,试探,无理取闹,反唇相讥后,汉娜和那个以色列青年宿命般地相爱了,这个看似俗套的结局却让观众看到了一些可能,这也许是电影院座无虚席的原因。
       后来每当有人问我“在德国最让你烦恼的是什么?”我通常回答“是天气。”对方总好像松了一口气!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19-12-15 05:53 , Processed in 0.066544 second(s), 20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