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5787|回复: 0

狼来了

[复制链接]

154

主题

0

好友

61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4-2-7 20:06:58 |显示全部楼层

谷秀

       我们一家三口住在德国西部一座小城的郊外。 村子不过四百多口人,邻里间不大往来,日子过得单调,宁静。走出家门不过几百米,便是小桥,瀑布,湖水,森林, 景致可人。于是只要有空常和家人去散步,更喜欢的是一个人去跑步,特别是在傍晚,既能缓解白天的疲劳,又有利睡眠,也排遣了些孤独带来的烦闷,和阴雨导致的忧郁。十年如一日, 不计寒暑,奔跑于森林之间,湖畔之上,观春华秋实,冬枯夏荣,看涛走云归,雪飘絮飞,赏心悦目,乐趣多多。上了瘾,几日不跑,便没抓没挠,肝火上冒。
       一天忽闻,我家附近发现一只狼,而且就在我长期跑步的森林里活动。几天后当地政府颁发了不准居民射杀狼的公告,但是禁止狼吃人的规定却没有出台。人打狼要受罚,狼吃人不犯法。当时正值初夏,历经了一个冬天的阴雨,在户外锻炼的人明显多了起来,人们对狼的出现似乎置若罔闻,好象压根没这回事儿。我怕狼,更怕撞见狼,便向东家大妈打听狼的动静,大妈说:“是一只掉了队的小狼崽儿,不伤人,还怕人呢。”从小听东郭先生故事便知狼吃人,而掉了队的狼崽儿若是饿了,岂有不吃人的。我又向西家大叔询问狼的行踪,大叔讲:“狼俄极了,自会在田间地头抓些野兔,野鸡充饥,不会侵犯人,动物一般都怕人,何况一只没了娘掉了队的小狼, 但愿它不被人伤就好。”真是个坚强勇敢的民族,连狼都不怕,我心中不免佩服,入乡随俗,我照旧壮着胆子去树林里跑步。
       傍晚时分,森林里人迹稀少,偶尔传来几声乌鸦叫,于是从小听过的和狼有关的童话,寓言全都想了起来,心里发虚, 腿下发软。想着虚度半生,若是喂了饿狼也不体面, 家人只怕连抚恤金也得不到。想想这些,脚步和心情便沉重起来,跑步的乐趣没了一大半。回家把心事告诉我的德国丈夫和在德国长大的女儿:“如果我跑步超过一小时还没回来,就是被狼吃了,可要替我报仇啊。”还以为家人会怜惜,挽留我。没想到丈夫直截了当:“绝大部分动物伤人只是为了自卫,你别去惊动狼就什么事也不会发生。”


   这里是我经常锻炼身体的地方,是否有狼的踪迹?


       相比丈夫,女儿则语重心长:“万一遇见狼,千万不可以恐吓它,更不可以用凶器(如石头)伤害它,狼掉了队丢了家人,已经够可怜了,若是再遭到人的攻击真是天礼不容,人类对自然和动物犯下的罪已经够深重了……”我气急败坏:“你放心,只要我有幸撞见它,我一定心服口服地,一声不吭地喂狼,替全人类赎罪。”这丫头不依不饶:“一只小狼根本不敢吃人,你不伤它,它就很高兴了。”我哭笑不得:“若是狼放我一条生路,我就感恩戴德,把狼报回家来喂养它,就让狼睡在你床上如何?”我养了她15年,在她眼里混得越发连只狼都不如。他们西方人还有脸指责中国的人权问题,这才是个狼权大于人权的狼吃人的社会里啊。


         野狼重返德国,多地出现狼的踪迹


       虽是调侃,可女儿及众人对这支狼的反应还是让我想了很多。上个世纪60年代以后西方进入后生态时期,人们对环境问题的重视前所未有。西方源于狩猎文明,和大自然之间是探索和征服的对立统一关系,他们相信形而上的神,对自然本无敬畏,认为人才是自然的主人。突然有一天他们发现,在过去的几百年挖掘自然,改造自然的同时,也糟蹋了人赖以生存的环境,于是,他们以同样的激情和效率力图拯救被他们毁坏了的家园,但还是站在自然的对立面,把它当作了客体来处理,所以难免有矫枉过正和剑走偏锋的迹象。不可否认在这几十年中,西方人做了很多具体的整治,终于,河水又清了,天空又蓝了,鸟儿又歌唱了……同时也出现了很多极端的环保主义和后生态主义组织,他们抵制现代科技和生活方式,认为人类可以回到过去。
       我女儿从一年级开始便在森林村(Waldorfschule)私立学校就读,学校的教育理念简单说就是“天人合一”,孩子们没有竞争压力和书本之累,却有着身体力行地认识自然,了解自然的机会。从一年级开始,编、纺、钩、织、园艺、木工、冶炼、打铁、裁减、陶瓷、播种、收割……总之人类自有史以来所从事的生存,生产活动,孩子们几乎都有机会实践,学习,久而久之,他们和自然建立起了一种别样的关系。学校的老师,家长们很多是绿色环保主义者:不穿化纤类纺织品,不吃肉类,不吃基因食品,不乘飞机,抵制电脑,手机,汽车等现代科技产物。有人甚至仍然自己纺织,耕作,他们认为这才是“正确”的生活方式,而忘了我们已经远离了那个造就了“正确”生活方式的时代。
       我当时刚到德国不久,被森林村学校充满人文气息的教育宗旨所感动,让孩子上了这所学校。我们虽然依旧吃肉,坐飞机,开汽车,但女儿的思维方式还是打上了后环保主义的一些烙印,她对狼和娘的态度就说明了这一点。爱护动物当然无罪,但是“遇到狼千万不能恐吓,伤害它”则无疑是灌输的结果,任何无条件的服从都是灌输而不是思考的结果,而任何没有经过思考的接受都是盲从。盲从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它意味着大家同喊一个口号,同唱一首歌曲,同读一本宝书,同信一个人或神, 同干同想一件事, 同去消灭一个敌人。它是一场以牺牲个体为代价的集体主义盛宴,是一场传播极快而无法免疫的的瘟疫……人类有盲从的基因,这一点已经被历史千百次证明了。捷克大作家米兰.昆德拉把这种不治之症叫做“媚俗”,盲从的确从媚俗开始。人类趋利避害的本性使我们很容易被权力和意志所操纵,最终心甘情愿地为集权保驾护航。
       昆德拉是个来自于集权社会的思考者,但集权绝不仅仅来自于集权社会,它扎根于人性的土壤。我们通常认为西方的教育是培养人独立思考能力的教育,从理念上说是这样的。但只要这个社会中有强势和弱势,有权力和服从,有时尚和落伍,有主流和边缘,甚至只要有对错之分,一句话,只要有价值判断,就会有集权。 因为没有人甘愿被时代抛弃,被众人指责,被集体孤立,被权力镇压,所以只要“正确”存在着,人们就会趋之若鹜,集权就形成了。
       任何一个社会都有它的价值体系,为了维护这种体系,任何一种教育都会有灌输的成分,任何灌输都会让人放弃思考,而人只要放弃思考,集权就会长驱直入。我可以告诉孩子,不管这件事听上去多么可信和正确,思考和质疑都是必要的。但在当今的西方反“环保”,说得夸张点,就如在中国的文革时期反无产阶级专政,在希特勒的第三帝国反纳粹,是与时代背道而驰的, 这是一个15岁的孩子连想都不敢想的。   
       爱护自然,保护动物,人类义不容辞,但是怎样爱护他们却是个值得我们好好想想的问题。五百年前西方人面对资本的诱惑来不及思考这个问题就开始了开发自然的壮举,五十年前,西方人面对环境的逼迫来不及思考这个问题就投入了保护自然的战斗。从盲目的征服和利用,到盲目的服从和敬奉,“人类和自然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呢?”我问女儿, 她只耸了耸肩。“你把这个问题想明白了,就不会再说服你的亲娘去喂狼了。”说罢,我登上跑鞋,奔向森林。
       我一直没有有遇到狼,也仍旧坚持跑步,但却总是想起那只狼。想那只掉了队的小狼如今也羽翼丰满,伺机待发了吧。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19-12-15 04:48 , Processed in 0.068636 second(s), 24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