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5481|回复: 0

关说﹑监听与司法改革

[复制链接]

154

主题

0

好友

61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3-10-7 19:33:26 |显示全部楼层


       九月初台湾政治圏忽然狂风大作, 一连串政治动作令人目不睱接。先是特侦组以调查其他案件为理由,监听立法院长王金平的电话,接着检察总长跳过司法体制, 将这些应该保密的信息直接报告总统, 马英九总统召开记者会指控王金平涉嫌关说。最后国民党再依此理由, 撤消王金平国民党党员的资格, 使其失去国民党不分区立委资格, 当然亦失去立法院院长资格。而王金平在第一时间递交法院假处分之诉求, 由审理“王金平假处分案”合议庭的三位女性法官推翻了国民党的决定, 恢复王金平的党员的资格, 因而维持住立法院长资格。


      “关说”风波被演绎为“马王之争”


       个人非常喜欢与尊敬马总统, 原因是他的人格特质为今日台湾政坛所需要的, 而且依其天生本性非政治考量去改革各项不合时宜之体制。原本写此短文是想声援马英九, 但动笔后写写改改, 最后认为总统不该介入更换立法院院长的推动,改革须由制度面角度切入, 由立法院代表最多数人民或司法院代表理性制度处置, 所幸最后法官做出维持王金平党员资格的判决, 国家人员(含代议士)裁量权就由党转移到国家, 即使王金平违反了国法。
       试想台湾总统不但可以单独决定行政院院长, 司法院院长, 若可以动用国家检调机构做非法监听, 结果不交国家司法机构, 却交给党内法纪部门处理, 以党主席之权势,强力运作党机器撤销党员党籍, 以剥夺其立委资格,进而改变立法院长人选的做法,如此将危害自由民主的宪政秩序,而过程将改变台湾原有权力分立的体制。倘若总统此举变更了立法院院长, 将是无形中集行政、立法、司法三权于一身, 那不是又回去威权时代的政治强人? 就算今日马总统本身是绝对清廉, 且可以抵挡住变装的马屁精, 若日后总统有坏样学坏样, 却无马总统的天生政治净癖, 不出乱而变为専制总统才怪。
       今日台湾已经有了深度民主,但还没有对等深度的法治。台湾的法治素养与民主制度都需补强,这需要公民意识的滋长与成熟化,使台湾逐渐走向一个成熟的公民社会。这场政争对台湾人民的意义该是: 政争焦点不该放在人的身上, 不该因个人政治喜好而争论治标的方式,台湾更需要的是解套的治本与制度的改革。

规范关说
       台湾的法律受限于政治、文化、歴史等因素的诸多影向, 始终无法与时同进。 所以关说绝非是全然坏事, 反而常是无奈的补救途径。 现实上许多公众社团之事务, 不是有人来向你关说, 不然就是自己去向别人关说, 更何况处理全体人民的法令规章必有不周全之处。 若任由道德无限拉高来严厉批评「关说」, 遇有法令规章不周全之处, 将逼使「关说」地下化而良劣共处。
       应该正视“关说”所以存在的原因,藉由立法将关说搬上台面上来讨论, 再导入常态系统来管理、监督。 允许代议士依法公开游说,将公开游说列为合法, 仅对案情做监督确定是否为案情做正面性的补救。而对不公开的请托关说,不管案情之后的结果为何,以企图不当而列为违法依情处罚甚至判刑。

设置立法院自律系统
       立法委员既然是民意代表,就应该由民主选举来监督,不足之处由国会的自律机制来补救与自清。很高兴看到涉嫌关说案的民进党柯建铭, 已在9月18号宣布,将自己提交立法院纪律委员会。他呼吁尽快组成纪律委员会调查,并且说“只要能够公开透明审理,要参审制、陪审制乃至观审制,我都无所谓,结论我一概接受。”


         当年如此亲密今日反目成仇

       今日立法委员问政质量低劣, 不但造成跛脚的总统与无能的政府, 更使全体民众权益受损。 希望柯建铭立委不是在做秀, 而媒体与社会大众应监督立法院纪律委员会早日成型纳入体制, 以校正立法院的乱相,今日每遇政治议题, 媒体都唯恐天下不乱,将新闻综艺化描述为政争。大家批评台湾的立法委员低水平, 倒不如直接点出台湾的选民是如此水平。而造成台湾政坛如此情形的基本面, 却是现有民主体制之配套制度不健全, 例如台湾没有像德国国会编列充足预算来补贴电视台做长时间的现场转播, 没有将各国会议员之发言与书面资料都打印成册, 其至开始全面电子化, 并分门别类公开供各方参考。如此国会议员常有求一时不求千秋之举, 将问政如作秀, 以谋取有限的媒体版面, 与大多数无知的百姓, 若将信息全面化、实时化、公开化,不但会使国会议员认真问政, 选民的水平亦可随之快速提升。   

废除特侦组特权
       除了立法院纪律委员会须对王金平院长以及柯建铭委员进行调查外,监查院须调查涉及关说之公务员,前法务部长曾勇夫、检察长陈守煌、检察官林秀涛,尤其追究涉及滥权的检察总长黄世铭和特侦组之承办检察官。 特侦组竟可对立法院院长做非法监听;监听来的资料竟做非法使用;检察总长对非法监听来的资料竟泄密给非司法单位, 则日后监听、非用、泄密都会发生在任何人身上。特侦组是挟有不受限之调查一切的怪兽,如今却公然违背了司法的程序正义, 非法监听、使用甚而泄密,成为政治斗争的凶器。特侦组的调查结果原该移交给相关单位,怎么可以调查就好像已经判决一样,什么时候特侦组变成一个法院、一个审判机关呢?为何有些人都接受凶手的证词? 现在应该是谴责凶手的时候。



加速司法改革
       最后, 在任何争执时, 像这次政争是立法院与行政院的争执, 必然要透过司法来解决争端。今日台湾的制度改革己扩大到各个层面。 一旦制度变革遇到深层的基本价值观的冲突, 案子必送到各司法机关来解决, 若看不到案件的正确判决,则司法会被人民唾弃, 民间会走向街头暴力行为,立法院走向政治暴力举止而瘫痪立法院, 空转行政院。
       若司法愈清明,虽有争执仍容易达成共识与而社会更会走向和谐的道路; 否则,对立双方对和解或合作就会没信心,一旦没信心,像冷战时代彼此猜忌就会相互牵制扺销,所以台湾今天的蓝緑过度分裂状态,司法要负非常大的责任。对此台湾的司法必须更加清明,强化法治以使民主体制的优点更加发挥, 缺陷能被抑制住,所以司法改革达深度的法治是台湾未来各项改革的守护者。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20-3-29 19:38 , Processed in 0.073499 second(s), 24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