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2027|回复: 0

长歪了牙,入错了行

[复制链接]

154

主题

0

好友

61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3-1-17 19:45:42 |显示全部楼层



       阿云又出现在我的面前。她鼓起肿肿的腮帮,嚎叫起来:“妈呀,我真受不了德国的牙医啦!”细问之下,原来,她刚刚在牙医那里接受了一个牙龈的“深度清洁”治疗。进行那个治疗还要在牙周上打麻醉,想着都是挺疼人的。她眼睛一挑,问我:“我的牙医说,很多亚洲人的牙周牙龈都不好,容易发炎,你的牙好不好呀?”这问题太直接了,像是触动了私隐般,我有点不好意思地敷衍:还好吧,不过也小打小闹地补过。
       一提到补牙,她又在那里嚷开了:“我去年补的两颗牙,账单寄过来,我自己要付近900欧元哪。”我明白她的心疼之处。阿云的丈夫在一家超市工作,起早摸黑的,一天十二小时。家里的事儿全由她来张罗,自己白天在送走孩子后,还去给人做点小工来帮补一下。这两颗牙就补了900欧元,实在是要了她半条命。我也反问她,德国牙医补牙,价格和用料挂钩,你可以选择那些保险公司支付的材料来补呀!我记得生娃娃前一口气补了好几颗牙,全都是保险公司付费的呀。阿云说,你真是落伍呀,你去看看慕尼黑市和周围的牙医诊所,去看看现在还有几家诊所给你补牙让保险公司付费啊。几年前给你补牙的材料叫Amalgam,汞合金。德国政府都出来说话了,说这个材料对人体有害,要禁用的。
       有害?我想想自己满口的汞元素,打了个冷颤。不会吧,这汞合金材料作为补牙用都已经上百年的历史了,怎么突然现在说它不行了。我还一直对自己这几个汞牙很满意的。看看先生补的那颗金牙,也没有用几年就又要去重新弄了,我还一直嘲笑他花钱买罪受呢。
       只是,德国人什么时候研究起这个汞来了呢?德国是个科研巨人,什么东西都爱研究一下,这我知道。你看,新年致辞里,默克尔总理夫人不就在那里自豪地说:我们在科研和教育方面的投资是前所未有的大。我们坚信,这方面的投资是确保德国就业,确保德国富裕的重要因素!只是,这一会出来一个研究出来的新名堂,有时候把人都弄糊涂了。昨日翻看新闻页面,先是看到一则报道说,据一项对面包坊里直接夹在面包吃的新鲜猪肉末的抽样调查,百分之十六的肉末含有一种细菌,如沙门氏菌,而这细菌是对抗生素有对抗作用的。如果生吃这些肉制品(很多德国人很喜欢享用这个随便加点调料就夹在面包里吃的新鲜生肉末),细菌原封不动转移入人体内,那么抗生素可能在他体内就不起作用了。我正晕头晕脑地自语,那就不吃生肉甚至不吃肉了呗。继续往下翻,一个大大的标题又进入眼帘:素食者比肉食者更爱得抑郁症。这是德国某大学的学者经过对数百个素食者和肉食者进行的配对测试得出的结论。我才明白一个喜欢浪迹沙漠的德国友人对我说过的一句话:生活在德国的很多德国人是不懂得快乐为何物的,因为他们懂得太多了。而她在中国戈壁滩,非洲撒哈拉看到的很多人,总是有灿烂的笑容在脸上挂着。因为他们很多东西都不知道,也就没想到过要去苦苦拥有。
       而我对很多东西似懂非懂。可是我想做一个在德国的快乐中国人。又要轮到和孩子们去牙医那里例行检查了。这里的学校幼儿园总是搞个什么“狮子牙”的活动,号召家长们要一年两次带孩子去检查牙齿。这一次,我想和他们去那个名叫“湖畔牙仙子Zahnfee am See”的诊所去。那是一家夫妇诊所,慕尼黑大学出来的牙科博士,男的高大成熟女的窈窕能干,他们的女儿和我家女儿同一个幼儿园。一进诊所,真是与众不同,儿童候诊室里,城堡壁画配上童话王国里的玩具,让孩子们玩得不亦乐乎。轮到他们进诊室里了,躺倒在大椅子上,天花板就挂着电视机,护士给孩子戴上一副太阳镜,以免照射灯伤害了眼睛。如此舒适的就诊,难怪孩子们乖乖地听话张开嘴巴任由漂亮的女博士阿姨摆布了。一个牙齿一个牙齿看过做好记录了,医生皱皱眉头对我说:你看看,他这个大牙有蛀虫,开始有点小洞了。离换牙还有些年头,要把它堵住才行。我嘀咕起来:这年头,去儿童医生那里看个病也是橡胶熊糖果安慰,学校里头孩子念书好点又是橡胶熊糖果奖励,孩子过个生日总是回来大派巧克力,再加上那些数不清的小兔子呀尼古拉呀送来的巧克力,我们这些当妈的,真是只能慨叹 ‘既有糖,何有牙’ 呀!不过才一个小洞,我也该满意了。有个妈妈曾告诉我,带她十岁的孩子去看牙医,牙医一下子说有五个洞要补!
       医生继续对我说,他们的诊所不再用汞合金材料补牙了。建议孩子补牙用一种复合材料(有塑料,玻璃纤维和陶瓷颗粒成分的)。该材料性能好,色泽和乳牙相近,易抛滑,牢固。只是,保险公司不负担全部费用,每个牙洞需要我们自己负担六十欧元左右。我深深地抽了一口气,暗暗想着:人长得这口牙呀,真是无底洞啊。小小年纪就开始花钱填洞了,填到一百岁要填多少金银呀!
       回家后,脑子里继续似懂非懂地萦绕着那个关于汞合金的问题。我发现,我要快乐起来就非得弄清楚关于汞合金下岗的缘由不可。我还真有点后怕那满嘴的汞会在某一天把我深深毒倒了。于是上网翻找。原来,汞合金作为补牙材料,早在十九世纪二十年代就开始普遍使用。而对该材料的争议也是一直就有。二十世纪的二十年代,在德国,各路专家也挑起了对汞合金补牙的火热争论。而无论多么激烈的辩争,二百年了,都无法得出明确的论据,说汞合金补牙材料对人体造成实质性的危害。汞合金补牙材料以其价格优惠,牢固而寿命长,一直得到大众的欢迎,德国的医疗保险公司承担该材料补牙的费用。而别的新兴材料,如复合材料和陶瓷材料,因为加工的程序更为复杂,费用更高,而且寿命也没有汞合金材料长,所以医疗保险公司都只会承担极小一部分费用。越看我却越糊涂了:既然知道汞合金是价廉物美的东西,都二百年过去了,也没有找到它有多害的证据,为什么诊所都不愿意用它了呢?早在1995年,德国的国家药物机构就发文了,明确规定了汞合金不可以用在孕妇,肾功能不全者,以及对孩子慎用。可是,我们这些“健康”的成年人,为什么也不能继续享用“汞”品了呢?!
       一位身为牙医的良心人道出了真言:谁要看到一个民主国家黑暗的一面,就能想到,一个强大的工业巨头,为了让汞合金补牙材料消失,它会如何偷偷地让黑钱流入政治党派募捐里的。生产复合材料的企业,为了达到他们的目标,他们会想尽办法控制。而牙医们呢,当然,他们也乐意扮演“环保”的角色,拒绝汞污染。其实,更为直接的原因是,因为牙医加工汞合金材料时,需要安装汞除尘设备,以免环境受到污染。而这些费用,都需诊所自己负担。而我们这些要补牙的人,反正都要补了,汞也好,塑料也罢,只能料来张口了,哪里有选择的余地?!2010年,英国医生写了一本非常好的书,书中用大量的论据和调查结果重新再来阐述,汞合金补牙材料对人体有害的论点是毫无根据的。可是,这样的报道,又有谁会去热衷宣扬?
       知道我口中的“汞”品无损大碍,我快乐起来了。这时我又碰到来了阿云,我急着要给她解释,汞品无害。她听了又拉下了脸,沉痛地说:其实,在德国,这个补牙还不算是痛苦的。我有一颗大牙长歪了,烂了好久,前年就把它拔了。医生说要给我植牙,给我出一份费用预算来。你知道我自己要付多少吗?两千六百欧元呀!这可是我们一家四口一个月的生活费呀,德国的牙医真是疯了,赚钱呀,这些牙仙!我想了一想,也是呀,德国该也有不少人被拔了牙,又无力植牙的吧!可是,那些医生,包括牙医,为什么还年复一年地来集体罢工,要求加酬呢?而每次给他们加了酬,肯定接着就是医疗保险公司调高保费的了,我们接着遭殃,毫无退路。
       我想到了“湖畔牙仙子”这对博士夫妇,在幼儿园的门口,我总是看到今天是他开着一辆宝马来送女儿,明天是她开着一辆奥迪来送,夏天的时候,会有一辆保时捷跑车。三辆车牌是连号,他们的姓氏缩写加上 88,89,90。长长久久发发达达。星周刊曾经披露了医生行业的收入。有的牙医能月赚个一万欧元。如果罢工队里也有他们,我会把他们诊所的门给画道黑杠杠。
       算了,只能怪你长歪了牙,入错了行吧!我对阿云说,下辈子去做个牙医。

相关帖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19-12-15 04:47 , Processed in 0.064364 second(s), 23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